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12/10 10:16:26
选择字号:
顾海良:功夫要下在教师队伍建设上

 

培养创新型人才,教师必须要有创新、创造、创业的头脑,否则教师按部就班、墨守成规,而让学生去“三创”是做不到的。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随着“双一流”大学建设的提出,越来越多人将焦点放在了全方位、大刀阔斧的改革上。事实上,去年12月,北大、清华综合改革方案正式获批,这标志着全国高校综合改革正式启动。那么,在综合改革过程中,今后我国高校教育改革的重点是什么?试点改革的院校又能为其他高校发展带来哪些启示?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原校长、北京大学教授顾海良。

着眼于“最根本”

《中国科学报》:如何在综合改革的进程中,看待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大学?

顾海良:中国高校正在通过综合改革,纠正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一些误导性的东西。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大学需要强调三点。第一,我国的高等教育相对而言历史不长,发展水平也不高,需要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高校的办学经验。第二,高等教育必须回归本质,遵循规律。世界各国高等教育发展中认可的做法、规律,我国高校也要尊重、借鉴。第三,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世界上所有大学的首要任务都是为本国、本民族的发展服务,并没有脱离本国国家的根本利益和社会发展办大学的。

在我们学习和借鉴国外高校的过程中,要学习为我所用之处,而不是照搬照抄。怎样把以上三点确立起来,是中国办大学的根本。

《中国科学报》:向国外大学学习,我们要重点学习什么?

顾海良:在向国外大学学习的过程中,我们要学其最根本的东西,比如怎样培养人,怎样提高教师的科研、教学水平等。

多年前,我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访问,讨论经济学系的培养方案和课程设置。该校校长说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你是中国大学校长中第一个和我讨论该问题的人”。我们的校长在国外访问中最关心的是怎么评教授、教师待遇如何、生师比如何等,恰恰将教学的核心问题——教师与课程设置摆在了次要位置。

在我看来,建设高水平的大学,我们应该落在解决人才培养的问题上。大学培养人与社会培养人的不同在于,大学在教师的指引下培养人,教师起示范作用,教学生为人、为学、为事。因此,解决提高教师教学水平的问题,解决教师成长环境和培养渠道的问题……无论是综合改革,还是大学发展都应该重视。

如何从综合改革中受益

《中国科学报》:仅在中国最顶尖的两所大学做试点改革,那对于其他类型的高校鼓励探索人才培养模式,该怎么办呢?

顾海良:中国最好的大学在办学中遇到的问题,与其他大学在办学中遇到的问题肯定是不一样的,他们培养的人才规格、要求就有很大的差异性。只能说综合改革提供了改革的思路和体验,改革的很多具体措施都不具有可模仿性,但是,我相信,中国高校以后可能会在不同层次上都有相应的改革先行者。

《中国科学报》:对于其他高校,您认为哪些是可以向试点高校借鉴的?哪些无法借鉴?

顾海良:现在大学的条件、经费已经今非昔比,教师队伍的建设如何跟上,是我们的忧虑、困难所在,也是成功之所在。

我历来以为,大学的事情,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学者、学术、学科、学风、学生这“五学”,居“五学”之首位的学者也就是教师。但是,一讲到改革,并不是给教师增加压力,让教师产生“改革就是整我”的感觉,而是把他们的积极性、创造性调动起来。现在所谈,落脚点一般都是“学生应该怎样”,实际上,首先应该是“教师应该怎样”。培养创新型人才,教师必须要有创新、创造、创业的头脑,否则教师按部就班、墨守成规,而让学生去“三创”是做不到的。

至于教师选拔、待遇、业绩考核等一些量化的指标,我觉得不具有可模仿性。北大、清华的标准可能会定得高,但对于其他大学,其精神实质是怎样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办好21世纪中国特色现代大学。

教师评价应注重教学

《中国科学报》:很多人呼吁教师评价制度改革,在您看来其改革的要点是什么?

顾海良:把教师的注意力引导到教学上去,提高他们的教学水平。

这就和制度改革、体制改革有莫大的关系,现在进高校非博士不可,进校后的评价标准是发了多少论文、上了多少课。然而,科研有期刊标准,教学没有明确的质量界定,即便有所谓的教学质量界定,高校也未必认真执行。哪个难度高、受益多,教师就多配置自己的精力,这就造成青年教师的禀赋、资源能力的分散,归根到底还是制度导向的问题。

《中国科学报》:着眼于教学的教师评价制度,我们需要注意些什么?

顾海良:这里首先要纠正一个误区。我们现在认为博士和教授是直通的,获得博士学位就可以一步步从讲师评副教授、教授,其实并非如此。博士只是对学术能力的认可,但博士没有天然的教学能力。不排除一部分博士学术领悟力强,但大多数人的教学是对前10年间(本科4年、研究生3年、博士3年)自己从学的教师的重复与模拟。由于助教制度的缺失、讲师制度的缺位,使得大部分博士作为教师的职业训练是缺乏的,如果不在刚从教的两三年中把教学能力补上去,以后也较难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另外,教学本身也能够激发科研灵感,学生在课堂中迸发出的问题,教师可以通过科研去思考、解决。因此,我赞同,青年教师要多上一些课。

由于前期高校扩招,高校教师队伍的快速壮大,未来20年内我国大学教师队伍的“新陈代谢”速度将呈缓慢趋势,如果我们没有对现有的教师培养重新审视,未来我国的高等教育发展将面临更棘手的问题。

《中国科学报》 (2015-12-10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