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媛 来源: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2014/9/28 13:51:50
选择字号:
微软“中年危机”待解 IT巨人转弯难

 

随着张亚勤在今年中秋低调去职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继而加盟声称欲在云计算领域挑战微软的百度,这一空缺职位的继任者,开始走到变革的前台。
 
相对于张亚勤、沈向洋和张宏江等几位前任,此番履新的洪小文之前的曝光度并不算多,然而他在业界的学术地位和威望与前任比毫不逊色。
 
如果说,张亚勤曾被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视为“微软的宝贝”,那么,洪小文也有着“比尔˙盖茨最倚重的台籍研发主管”之称。在此之前,洪小文服务微软已有20年之久。
 
成立于1975年的微软,如今亦已到了四十不惑之年。
 
遗憾的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昔日的“桌面霸主”微软却没有抓住时代。昔日巨头以为自己代表了产业方向,却忽视了颠覆性创新的萌芽。
 
“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这句话曾是比尔˙盖茨用于激励员工不断进取的经典名言。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刷之下,微软已然被颠覆,留给微软的机会并不多,戏言分分钟演变为现实。
 
时值微软在华经历政府“禁购”、反垄断调查以及大规模裁员等风波,日前,新接棒的微软CEO纳德拉于任上首度访华,这一举动亦被指为赴华紧急灭火,释放友好信号。对洪小文等人的任命,则体现了处于转型关键期的微软,对中国市场的决心和承诺。“学术派”高管洪小文在变革的临界点上,是推动微软实现自我颠覆,还是终将憾别此职,吸引着外界的关注。
 
\
 
(按照洪小文的规划,微软研究院的功能,就是依靠不懈创新,赚后天的钱,为催生下一代的产品储备技术力量。CFP 供图)
 
“学术派”洪小文
 
曾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现任金山软件CEO的张宏江表态称,张亚勤离开微软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近三年来,虽已有去意的张亚勤,在前任微软CEO鲍尔默的挽留下,帮助微软完成了Microsoft Azure、Office 365、Xbox等一系列产品及服务在中国的落地,对于微软来说,堪称功德圆满。
 
那洪小文的接棒,又代表着什么,或者能否改变什么?
 
对于新一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全球研发中心负责人索玛˙塞加这样评价:“洪小文博士将带领中国成熟的研发军团在‘移动为首,云为先’的时代突破和创新,汇聚科研成果,并致力于将其更快转化为生产力。”
 
相较于张亚勤、沈向洋和张宏江等几位前任,洪小文较少有公开报道,显得更为神秘。微软内部一名员工向记者介绍道,洪小文为人很有绅士风度,谈到技术总能令其兴奋,平时喜欢与爱好技术的工程师和年轻人打交道,身上的“科学家本质”和“学术派作风”非常鲜明。
 
洪小文已在微软工作了20年。而早在加入微软之前,洪小文就已经闻名业界。
 
师承图灵奖获得者、大名鼎鼎的罗杰˙瑞迪教授的洪小文,在就读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期间,就独家用悖离主流的方向研究语音技术,不料成果竟轰动了国际学术界。此后,他们将其语音识别系统命名为“斯芬克斯”(谜与智慧的象征)。时至今日,苹果、微软及其他公司与机构的语音技术研究仍以之为基础。
 
1992年,毕业后的洪小文加入了苹果公司,“官至”APP-ISS 部门技术总监。1995年,洪小文正式加入微软。2004年,洪小文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次年,联合创建了微软亚洲搜索技术中心(现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
 
凭借在基础研究和产品开发方面的丰富经验和高超的管理能力,2007年,在沈向阳履职总部后,洪小文接棒成为微软研究院第四任院长。值得注意的是,本是语音技术专家的洪小文,逐渐在多个研发领域都有所涉猎,涵盖了互联网搜索、数据挖掘、语音技术及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系统、无线与网络、平台器件以及媒体通信等诸多领域。
 
过去几年中,洪小文每年至少有三次机会与比尔˙盖茨接触,向其正式汇报工作。而在洪小文眼中,对于微软研究院,盖茨最关心的还是技术话题。“盖茨骨子里仍然是一个科技创新的人物。”这一点与洪小文不谋而合。
 
按照洪小文的规划,微软研究院的功能,就是依靠不懈创新,赚后天的钱,为催生下一代的产品储备技术力量。
 
洪小文曾表示,在微软,销售部门赚的是今天的钱,而产品开发部门,包括微软工程院就是赚明天的钱,而人数最少的研究院赚的是后天的钱。因为“销售、开发、研究是微软的一个循环产业链,这样能保证微软始终保持着活力。研究靠的不是人多,而是想法,微软研究院的宗旨就是把梦想变成现实”。
 
对于新技术的实现,洪小文表示,未来需要做更大的技术转让,加快研究成果的转化速度。同时一个好的决策机制也非常重要,好的技术才有可能落到实处,变成产品应用到市场。
 
在新的团队阵列中,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王永东则从2009年起一直领导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带领一千多名工程师,参与包括微软必应搜索引擎、人工智能、在线广告、语音及自然语言处理,以及移动互联网服务等全球核心产品的研发,并开发了一批满足中国及亚太地区用户需求的本地化产品。
 
张亚勤曾吐槽道,微软的移动技术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实际上微软是最早做平板电脑的企业之一,15年前也已经开发可穿戴手表了。而十年前,在没有安卓和IOS等竞争对手的时候,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曾辉煌一时。“但很不幸,微软失去了很多年,这也成为我最大的遗憾。” 张亚勤表示,过去几年在移动互联网错失了诸多良机,但巨人还有追赶的机会,如今微软下力气投入研发,也是希望能够利用技术赢得翻盘。
 
纳德拉来华灭火
 
今年2月份正式出任微软历史上第三任CEO的萨提亚˙纳德拉,刚刚于9月25、26日造访中国。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纳德拉以微软CEO的名义第一次正式造访其他国家,而中国成为第一站。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李易向记者说,此前中央政府采购禁用Windows 8,以及进行反垄断调查,事件至今仍未消弭。中国公民任职外企高管,陷入两头不落好的尴尬,这也成为促使微软老臣张亚勤决定离开的原因之一。纳德拉此行的目的实际上也是充当了灭火的角色。
 
上任之后的纳德拉便展现了不同的风格,带领微软提出了一场围绕“移动为先,云为先”的革命。纳德拉认为,微软的核心业务,是移动优先和云计算优先。这意味着,鲍尔默原先倡导的“硬件+设备”已经被抛弃了。纳德拉上台之后,便开始主导了一系列积极的变化,比如众多微软的产品开设跨平台化,特定设备的Windows授权开始免费等。
 
不过,在李易看来,眼下的微软则像是“一个过气的老剑客拔剑之后茫然四顾,不知东西南北,没有抓住要领”。
 
“微软在中国投入那么多时间、精力以及资金,建立研究院、工程院、人才智库,却一直在浪费时间,既没有在移动设备上取得突破性的成就,也缺少将科研成果加速商业化,这足以成为微软的致命伤。”李易说道。
 
IT巨人转弯难
 
过去十多年中,微软一直是IT行业中对研发投入最多的公司之一,早在微软研究院成立的前十年,就投入了超过80亿美元的资金。靠着windows系统、office软件等拳头产品,微软取得了市场上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刚刚过去的微软2014财年公告显示,目前全球仍有大约90%的企业桌面运行Windows7或8。
 
不过,让微软雄霸一时的PC时代终于要结束了。根据IDC提供的数据,2013年的智能手机市场,谷歌Android市场占有率为78.1%,苹果iOS的市场占有率为17.6%,排名第三的Windows Phone市场占有率为3%。也就是说,在决定移动互联网前途的生死大战中,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几乎没有存在感。
 
洪小文曾表示,与其他跨国公司设在中国的研究院不同,微软对亚洲研究院从不要求得到短期回报。因为过分强调短期的商业利润回报,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捆住研究员的手脚,妨碍创新。因此,别的公司周期为1一3年的研发项目,在微软可能会用到10年。
 
搜狗CEO王小川指出,互联网时代的研发在于极速的市场应变,微软研发体系层级结构过于复杂,决策效率低,再加上异地管理决策效率更加低下,难以支撑变革,微软的技术难以与前端的产品互动,必然会没落。相反,以苹果、谷歌和小米为代表的以用户为核心的产品开发模式正成为主流,用户模式大于工程模式。
 
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微软引以为傲的语音技术,目前,百度、腾讯、搜狗、科大讯飞等企业都抢滩于此,不少企业既有政府、技术的背景,又不缺钱,产品市占率又高,微软发力得太慢了。
 
李易向记者说,外资企业中,搞研究的华裔、亚裔职业经理人,通常都是比较边缘化的角色。微软明显没有融入中国,实际上要害的决策仍然控制在总部。基于整个营收架构,中国的业务实质上无足轻重,微软的高管实际上也并不认为中国的市场很大,不会让中国高管决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情况也不会改观。
 
互联网观察家洪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过去在中国市场,微软中国的主要任务是一家销售公司。前任CEO鲍尔默就如同一个超级推销员,执掌着微软大船的指挥权,这艘船有一个很成熟的盈利模式,就是卖产品。
 
然而,不管固守的商业模式如何备受抨击,也无论谷歌与苹果怎样抢去移动市场份额,微软业绩照样每个季度都很土豪。截至今年6月30日的2014第四财季显示,微软总营收为233.8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98.96亿美元相比增长18%;净利润为46.1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49.65亿美元相比下滑7%。盈利下滑是受到了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旗下设备和服务业务所带来的影响。
 
“因此,指望微软放弃既有的丰厚利润去开垦另一个荒地,把重心移到新业务上,是不可能的。不会求变,让微软注定成为上一个时代的产物。”洪波谈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广西那坡县发现世界级天坑群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