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潘媛 来源:成都商报 发布时间:2014-7-9 9:44:28
选择字号:
厦门大学副教授谢灵受访讲述其“炮轰”生涯

 

说起写信
 
“这封信不是我弄出来的,要弄的话,我直接把照片甩上网,不是效果更好么?现在再来炒作餐厅这件事,我觉得很反感。这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不想出他的洋相。现在,食堂有了一些改善,有菜了,虽然没有猪蹄、饺子。不过还算改善吧。我跟校长无冤无仇,我是为公道写信。”
 
回应质疑
 
“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其实十年前就说我学术不端了,查我也查了十年。2012年学院有三个人被聘正教授,有一个是破格的,条件是不符合的,9篇文章里有6篇是会议文章,会议文章在我们管院是不算的。我写信给人事处,但后来我自己倒被说成是条件不够。”
 
厦门大学校长:正在查该副教授学术不端问题
 
昨日,一则厦大女副教授谢灵写给校长的信,突然在网络上引发热议。谢灵在信中指责厦大教工食堂在饭点常常无菜可吃,而校长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本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但由此反映了厦大官本位思想的严重程度和对老师人格尊严的践踏。”
 
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自己到涉事教工食堂就餐并不规律,“食堂的人都不知道我何时会去”,也没有校办人员随同,都是自己刷卡就餐,并不存在特殊待遇。他表示,欢迎媒体到食堂实地采访,还原真相。朱崇实进一步表示,公开信提及的不实说法是对自己和厦大的“诽谤”,但不会追究当事老师的责任。不过,他表示,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
 
谢灵其实早在2005年前后就开始了质问、炮轰、举报之路,矛头则指向同事和领导学术不端、生活作风等各类问题,更在网络上被人“起底”为“神经有问题”,是“最危险的人物”。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写信的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
 
一年前写的信忽然火了
 
“我现在的感觉是搞笑、纳闷,为什么这么小的事,突然被拿出来说。”
 
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这封公开信写于去年,为什么整整一年后才被突然关注?
 
谢灵(以下简称谢):这不是公开信,是我写给校长的工作邮箱的电子邮件,当时抄送给了管理学院的一些老师。几天前不断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我这封信在微信朋友圈里疯传。我现在的感觉是搞笑、纳闷,为什么这么小的事,突然被拿出来说,还这么热。有朋友说,要不你给学校解释解释?我说我不,我为什么解释?
 
记:当时为什么想写这封信?
 
谢:我其实很少在教工食堂吃饭。一直都有同事跟我说,食堂一到12点就没有剩下什么吃的了。我去年6月18日去了一次,校长来了,但学生在我没说什么。第二天我还去,他一来,就有菜了,我拍了照片,有饺子、鱼、猪蹄,我们去的时候就没有。我还当面跟校长说了,我说为什么你来了就有饭吃,吃顿饭还吃出差别来了。校长一言不发。结果,还是没有改善。我就在25日写了那封信。
 
记:你在信里说,如果校长置之不理不予纠正,就要放到互联网上去出他洋相。
 
谢:所以说再次证明这封信不是我弄出来的,要弄的话,我直接把照片甩上网,不是效果更好么?现在再来炒作餐厅这件事,我觉得很反感。这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不想出他的洋相。现在,食堂有了一些改善,有菜了,虽然没有猪蹄、饺子。不过还算改善吧。我跟校长无冤无仇,我是为公道写信。
 
听人说书记说她不合格
 
“想问问他我哪里不合格。可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挨个找纪委、信访办、校办。”
 
记:你跟校长有私人交往吗?
 
谢:一般的人怎么可能跟校长有交往。我对他们的印象就是傲慢。反正对你反映的任何问题,都是不予理睬,在公开场合就说,厦大有山有水,想来的人多的是。
 
记:一般想要找领导反映情况,可以直接找到他们吗?
 
谢:有一次我通过关系找到新来的书记的电话,我也不认识这个书记,但听人说他有一次在中干会议上提到我,说我这个副教授不合格,我找人要了号码,想问问他我哪里不合格。可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挨个找纪委、信访办、校办,最后没办法,就写信,也群发给别的老师。你猜后来书记怎么找我的?他不直接找我,去找纪委,纪委又找我们管理学院,再找我谈话。有这必要吗?
 
记:所以你经常使用写信的方式来反映问题吗?
 
谢:我没有统计过写过多少封,大概有二三十封。有反映学术腐败的,有反映官员和女博士生丑闻的,我就想问问校长,你们管不管?还有规定大学校长不能在外担任独立董事,为什么你在担任?还有一些厦大的文件上有法律问题,我想跟他辩论。
 
记:得到了哪些回复?
 
谢:没有一个字。现在我被列为黑名单,邮件都拒接了。
 
面对“学术不端”的质疑
 
“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
 
记:过去几年,你在网络上似乎是以一个“斗士”的身份在活跃。2005年你实名举报陈汉文学术腐败,2013年发帖揭露厦大副校长的家庭丑闻,现在对校长特权和聘任制度进行抨击。
 
谢:我觉得大学里要有两个底线,一个是学术底线,一个是官员特权。触犯了这个底线,我就要质问。
 
记:有人认为你是在自曝厦大“家丑”。
 
谢:我写信也好,发帖也好,从来都是署实名。2004年我与陈汉文辩论,说难听点就是吵架,我这个人吵完就完了,可是网上出现了一篇文章,说厦大陈某有学术不道德行为。学校认为是我搞的。可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我不会匿名的,后来我就真的实名举报了。
 
记:可现在被指学术不端的人换成了你。
 
谢:我52岁才是一个副教授,我学术不端能这样吗?其实十年前就说我学术不端了,查我也查了十年。2012年学院有三个人被聘正教授,有一个是破格的,条件是不符合的,9篇文章里有6篇是会议文章,会议文章在我们管院是不算的。我写信给人事处,其实我是不针对这个老师的,我对事不对人。但后来我自己倒被说成是条件不够,说我文章有问题,当年9月我就出书了,文章有什么问题?
 
丈夫被副校长骂了之后
 
“我听后非常生气,我跟他(副校长)吵架,他说了粗话,我打了他一耳光。”
 
记:所以说一直以来你在学校都受到很大的压力?
 
谢:我根本不在乎。我热爱教学,也热爱学生,我是不会主动辞职的。所以就只能你开除我,就算你明天开除我,我也不怕。外面有的是地方要我,企业、中介机构经常找我,那么多民办学校,我有饭吃。
 
记:可是你先生也是厦大的老师,你不怕他受到影响吗?
 
谢:我先生是个书呆子,一心只读圣贤书。我曾经跟厦大原来的副校长吴世农打了一仗,就是因为他当时跑到我先生所在的生命科学院,去骂我先生,我听后非常生气,我跟他吵架,他说了粗话,我打了他一耳光。我先生以前也劝我不要去管那些事,后来他也明白了,说我有理。他跟我讲了一句话:我们不惹事,不怕事。
 
记:因为你“一直在网络上折腾”,网上也有针对你的一些所谓“起底”的长帖,说你精神有问题,是“最危险的人”,你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你觉得过得辛苦吗?
 
谢:其实我活得很开心。在生活里,我家庭幸福,我是一个贤妻良母,我也不想出人头地,跟同事都是客客气气的。所有这些事,我不是搞任何人,我只想让校长你们知道,在你们的管辖之下,有我这样一个正直的人。我又不当校长,不跟你抢官做,我搞你干啥?其实所有特立独行的人,都会被周围误解。
 
记:所以你也认为自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谢:我唯一特立独行的就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工作,我永远都跟我的顶头上司没有过个人的亲密关系。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不需要去讨好领导。可是领导下台了,不干了,我反而会客客气气招呼他。
 
记:听说你的学生很喜欢你?
 
谢:是的,当然有时候我也会骂他们,但是大多数学生喜欢我。他们这几天都在网上给我留言、回帖,对我进行无声的支持。我要好好保护他们。 (原标题《写信批评校长开小灶,火了女副教授:我还打过副校长耳光 这名厦门大学副教授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讲述其“炮轰”生涯》)
 
 
 
 
【成都商报记者专访写信指责校长就餐特权的厦大女教授谢灵】此人其实早在2005年前后就开始了质问,炮轰,举报之路,矛头则指向同事和领导学术不端,生活作风等各类问题,更在网络上被人“起底”为“神经有问题”,是“最危险的人物”。谢灵对种种是非争端一一作出详细回应,讲述自己“不惹事,不怕事”的人生。(记者 潘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地膜覆盖增产多少?最新数据出炉 新细胞黏附分析技术可同时监测多种细胞
“大卫星群”可能是天文观测“杀手” 科学家发现两颗超级地球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