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玮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7-8 13:35:01
选择字号:
厦门大学女教授发公开信炮轰校长就餐特权

 

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前前后后给校长写的信已经数不清了。CFP 资料

最近,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发现自己被“群众路线”了。

去年6月18日,她写给校长朱崇实的一封信,指责教工食堂对普通教职工冷漠怠慢,仅在校长出现时殷勤服务,而校长对此听之任之。

“很好笑,写的是群众路线火热,其实是老黄历了。”谢灵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om)记者。

过去几年,谢灵似乎一直很愤怒,也一直未放弃直言。从2005年实名举报陈汉文学术腐败,到2013年揭露厦大副校长吴世农的家庭丑闻,以及对教工餐厅和学校聘任制度的抨击,她前前后后给校长写的信已经数不清了。

谢灵说,尽管有些状况已经得到改善,但蔓延在厦大的严重“官本位”作风还是让普通教职工感到压抑颓丧。

澎湃新闻:网上的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谢灵:网上传的这封信是去年的6月18日我邮寄给他的。因为太过分了,你既然搞了个教工餐厅,我们去吃竟然要多收20%的钱。教工餐厅是自助餐,11:45开饭,一到12点就没有饭吃。长期都是这样。本来我也没注意,两次去都是这样。第一次学生在那边,我没好跟他发火,第二次去还是这样。他一来,哇,就四五个人上来服务了,所有菜都端出来了。他不来,东西就剩下个底。那你既然没东西就别让我们刷卡嘛,一刷就是20块钱,多带一个学生进去30块钱。

去年写了这封信,他也不回。后来有次我在食堂里面当场就说他了,我说,睁着眼睛说瞎话嘛,为什么校长来了就有饭吃,老师来了就剩个底。怎么还吃顿饭吃出阶级差别来了。

这件事后,有老师给我打电话,“昨天听说你发飙了?今天还是没改变啊,还是没东西吃啊。”

于是我就写了封信给他。

我快一年没去了,最近去发现有改变,但改变不大。我前几天12:20去的,青菜和豆腐是有的,但鱼啊,肉啊没有,总比以前好点。

这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也不想在这上面做什么文章,它改进就好。

澎湃新闻:你前前后后写了多少封信给朱校长,有收到过回复吗?

谢灵:很多封,记不清了。我给朱校长写了很多封信。每次给他写信他都不回。所以我每次写信都会抄送副校长,群发给我们厦大的其他老师,一般发100封。

澎湃新闻:那你当时写这些信的意图是什么?

谢灵:关键是厦大官本位太严重。简直不得了,无法无天。

搞一个教工餐厅,本来校长和老师吃饭是一件好事。我们一桌人在那里吃饭,他进来了,眼皮都不抬的。所有给他反映的东西,从来都不回的。

澎湃新闻:你第一次跟他写信是何时?

谢灵:2005年第一次给他写信,写的是陈汉文的学术腐败问题。余绪缨教授还在世的时候,然后我们就一起写信给学校反映陈汉文的学术腐败问题。学校三年置之不理。

2006年8月我出国前,我们把这封信发到网上去,当时吴世农是学校管人事的副校长,还跑到我先生所在的厦大生命科学院,让他们院长来骂我。

朱崇实在学校期间几乎没有处理过学术腐败,唯一一次是医学院副教授冒充哥伦比亚大学博士。

澎湃新闻:平时能见到校长本人吗?

谢灵:校长和书记是永远找不到的。他们17楼校长、书记办公室都是有保安,要门禁的,我又没有这个卡,就进不了。

澎湃新闻:跟他约也不行?

谢灵:他都不理你了,去哪里跟他约。现在我两个邮箱给他发邮件都发不进去,都拒收了。他还作秀,什么跟学生吃一顿早餐。还有搞笑的,他跟老师一起早餐会,老师可以报名抽签。我每次都报名,结果每次都抽不到签的。他不会见我这种人的,永远都是抽到那些说好话的老师。

澎湃新闻:您本人有受到过厦大校领导的刁难和指责吗?

谢灵:2008年2月,吴世农当众骂粗话被我扇了记耳光。到2008年8月校方给了我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

2012年聘任制以后,全校评最受欢迎的女教授还有十大最受欢迎老师,我每次都是名列前茅的,学生给我的票数都非常高,但每次都被他们和谐掉,这个我也就算了。

聘任更搞笑,6月份聘任考核的时候,我的教学很受学生好评,科研也完成了规定的两倍多。7月份的时候要签合同,当时我们学院三个人聘教授,有一个人破格聘任,但此人连正常规定都没达到。另外两个达到规范的却被刷下来。我觉得不合理就写实名信举报,举报完了之后,那个人还是聘为了教授。这个人又被挑拨来举报我,说我科研里面有本书还没有到位。因为我是6月填表考核,9月份出版社出的那本书已经到我手里了。10月份竟然说书没有出版,暂缓聘任。

后来我说不聘任那就法庭上见,一直到第二年的3、4月份校方来跟我说给我聘任。

现在人家知道我课上得很好,钱还是拿得最少。

澎湃新闻:你的同事和学生对你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吗?

谢灵:同事当然特别高兴,有人肯出来说话。领导就说我是精神病。学生也很少管我们老师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也很少发到学生那里去。什么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大学就应该有批判精神。专门培养奴才怎么行?要有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

澎湃新闻:有人说你言辞尖利,披露别人隐私,或者说你“很文革”、“很大字报”,你自己怎么看?

谢灵:最早我是不管事的一个人,很多东西都是被激发出来的,本来仅仅是个学术腐败的问题,然后学术腐败不处理,专门来整我们个人。

我们只要做事对得起自己良心,光明磊落就好。一个人做事不可能所有人满意。我要给我的学生做个榜样,告诉他们正直的人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原标题:厦大“愤怒女教授”谈炮轰校长始末:每次写信说问题他都不回)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吉利德研发出新HIV候选治疗药物 沿海湿地可减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补丁可修复心脏损伤 脱水帮助细胞处理废物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