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詹文 来源:海峡导报 发布时间:2014-6-2 9:36:58
选择字号:
厦大67岁丹麦籍教授收获爱情 相差近30岁

 

当过铁匠、瓦工、潜水员,一个经历相当丰富的丹麦艺术家,来到中国。厦门大学艺术学院聘他为客座教授。
 
但他不喜欢在画室里教学生画画。他喜欢和学生们一起工作,在创作中互相学习。于是,他们把艺术学院那堵高高的外墙当成了画布,共同创作。
 
67岁的丹麦艺术家Vincent Flemming,让中国学生们看到了绘画艺术的另一面。而Vincent也很意外地在厦门,收获了他的爱情。
 
两人一起,分别在丹麦和厦门设立了艺术工作室。每天,两人都在画画,一个画油画,一个画壁画。Vincent的画里,有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他开始画中国门神、画观音、画中国龙,为自己的画配中国字。
 
老外档案
 
Vincent Flemming
 
国籍:丹麦
 
年龄:67岁
 
结缘厦门: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我喜欢和学生们一起工作,一起画画,互相学习。”
 
中国高校带着聘书请他“出山”
 
为什么来中国?Vincent深吸一口气,“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30年前,他在丹麦认识了一个迷路的中国画家。Vincent把他接到了自己家,相互看了各自的画,从此成为很好的朋友。
 
中国画家在Vincent家住了两年,一起创作,一起办展览,亲如兄弟。11年前,这位中国画家带着中国好几所大学艺术学院的院长,再次来到Vincent的丹麦家里。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看了他的画,院长们问他,愿不愿意到中国教画画。“当时我笑了,我说,中国学生的绘画技巧都要比我好,我怎么教啊?他们说,你就给学生们讲讲你的经历,你做的事情,你的构思。”
 
Vincent原本以为这是个玩笑,没想到,第二年,这两所大学真的带着聘书又来了。当时,他手里正好有个活,在洪都拉斯创作一幅大型壁画。这是联合国的一个项目,叫做“为了全人类的艺术”。
 
画完这幅画,他就来到中国。2005年先去了内蒙古大学,后来又到了厦门大学。
 
侍者、铁匠、潜水员,什么都干过
 
Vincent成为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的客座教授,教壁画。但他却对学生说,我没办法在画室里给你们上课。“我讨厌那样,我喜欢和学生们一起工作,一起画画。”
 
于是,Vincent和学生们一起,创作完成了厦大艺术学院展览馆外墙的三维壁画。每天,和学生们一起讨论,一起研磨颜料,一起爬上脚手架,以墙壁为画布。
 
休息时,Vincent就和学生们讲他的故事。
 
丹麦哥本哈根,1947年,他出生在那。Vincent从小喜欢艺术,12岁时就参加摇滚乐队去演出。他也喜欢画画,没有老师,自己学着。
 
但父亲告诉他,在欧洲,要靠艺术生存是很难的,得有一项真正的工作去养活自己。于是,8岁时,Vincent就开始兼职,高中毕业后,他离开了学校,自己养活自己。
 
侍者、领班、潜水员、教师、铁匠、瓦工,什么活都干过。但Vincent一直喜欢艺术,画笔没有停过。30岁那年,他觉得不行,得系统地去学学怎么画画。
 
他重新回到学校,进修大学课程,和不同的艺术家一起,向他们学习。
 
34岁开始,Vincent在丹麦和法国举办了一系列大型画展。他的作品,颜色鲜艳、用料独特、创意非凡,令人惊讶。有次在展览中,就有人半夜把他一幅作品偷了。
 
在厦大,他遇到了爱情
 
就在厦门大学,Vincent遇到了他的爱情。
 
厦门姑娘王鹭,工作几年后,又回到校园,在厦门大学读油画专业研究生。Vincent不懂中文,王鹭成了他的翻译。
 
姑娘对这个丹麦艺术家颇有好感,“他很善良,对艺术很认真执着”。但当时,那种好感只是纯粹的欣赏,从没想过会有别的感情,“两人之间,无论是年龄还是地域,都有太大的差距”。
 
然而,当Vincent回到丹麦后,两人突然惊觉,开始忘不了对方,总会互相挂念,会想对方这时候在干什么。两人在网上恢复了联系,不断邮件往来,经常聊到这边天黑,那边天亮。
 
两人交往了,但姑娘的父亲却坚决反对,两人年龄差了快30岁,“可我们都意识到,断不了了”。两人结了婚,并有了孩子。
 
父亲依然在气头上,不理会女儿,Vincent总会劝妻子,“你再给爸爸挂个电话吧,你再试试。”在外孙两岁时,父亲终于和女儿和好,“现在,女婿和丈人相处得很好,非常融洽”。
 
5岁的儿子,中文、英语、丹麦语都说得很溜。每到冬天,丹麦太冷,他都会跟父母说,“快回厦门吧,我等不及了,厦门暖和。” (原标题《67岁丹麦艺术家在厦门收获爱情》)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基因是如何被调节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