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军网·青年军事 发布时间:2014-5-15 16:20:15
选择字号:
解放军二炮神秘利刃特种部队曝光

 

在我军特种兵中,有一支年轻而又特殊的新生力量——第二炮兵某特种部队。近一年来,他们执行全军某专项目标侦察任务,率先发现目标;连续5个月驻扎深山密林,与数支导弹劲旅展开“红蓝”对决;派出6名队员参加全军两个类别狙击手骨干集训,全部获得优秀……战场上堪称“特战尖兵”,演兵场上甘当“磨刀石”,成为我战略导弹部队序列里一支不可或缺的新生作战力量。

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兵王”、“战神”是什么样子?这支年轻的“神剑利刃”又是如何炼成的?不久前,笔者来到这里,近距离领略战略导弹部队特种兵的风采。

向梦想进发,“利刃”队员这样产生

“你自豪吗?我光荣我自豪。我们靠什么生存?信任,我们相互信任。我们的口号是什么?忠诚、睿智、勇敢、奉献。你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冲在战友前面吗?我可以死,但我的战友会活下去!”

在特种部队训练场,一段问答形式的对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我们的特战文化,也是每位特战队员必须铭记的入营誓词。”第二炮兵某部政委王爱民介绍。誓词的旁边就是“利刃”的标识:一把利剑与一道闪电的臂章,一条铭刻代号和编码的项链。对于第二炮兵某特种部队官兵来说,能够戴上这样的标识,那将是莫大的荣光。

“猎人”训练场内,今天的课目正好是选拔新特战队员。在记者的眼前,“险象环生”的一幕上演了——

考核从5公里武装越野开始,队员们身负20公斤重的装备整装待发。在预设的路线上,他们必须在25分钟内跑回出发点。队员们刚一冲过终点线,未等喘口气的工夫,正式的“猎人”考核开始了。参选队员们两人一组,手抓绳梯,在晃动中悬空前进。接踵而来的是,快速通过2米高的软桥,在摇摆不定的平衡木上奔跑,攀向挂在空中的晃动轮胎……不少队员败下阵来。

水面浮桥出现在眼前。由于极度疲劳,队员们个个表情痛苦,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此时,就在他们的耳畔,响起了教练的厉声呵斥。“你们行不行了,看你们连三岁孩子都不如!”面对刺激和挖苦,一部分队员丧失了战斗力,遗憾地选择了退出。剩余队员陆续钻进长20米、直径50厘米的“鱼雷管”。由于管道狭窄,队员们只能窝着身体,匍匐前进。一个个高难课目接连上演,时刻考验着队员们的意志力和忍耐力。挺举60下轮胎,翻越高空横木,跑过梅花桩,再潜入冒着熊熊烈火的深水涵洞。出了涵洞,是一道长25米、高30厘米,地面铺满碎石的泥泞地桩网,而在队员们的前方,教练正手持高压水枪喷向他们。训练难度越来越高,危险系数越来越大,场上队员越来越少。

忠诚度也是考核的重要内容。他们模拟特战队员在实战环境下被抓捕,然后通过“严刑拷打”,检验其承受能力。最终,在严格的体力、智力和心理测试过后,20名队员脱颖而出。

庄严的入队仪式上,他们佩戴上崭新的“臂章”,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项链”,正式入编中国特种部队战斗序列。仪式现场,部队长吕烽板着面孔,开始了第一次训话:“你们戴上了‘利刃’标志,不代表你就是合格的特种兵!等待你们的,不是鲜花和荣誉,而是流血和牺牲!”

为荣誉而战,“菜鸟”练成绝顶高手

一拳劈下,砖块一分为二;一肘砸去,花瓶全都粉碎;一脚侧踹,木板断裂落地……这可不是大片里的钢铁战士,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第二炮兵某特种部队日常训练里的一幕。

“开砖、破瓶只是最低要求。要想真正成为兵王、战神,必须经过严苛的训练。”说这话的,是特种部队大队长张鹏,一米八的大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特种兵,执行的是特种任务,接受的是特种训练。部队训练的危险性比较高,而且是三栖,包括陆地、海中和空中。”张鹏说。

第二炮兵某特种部队在军中的首次亮相,便是在海上集训——

2009年5月,全军特种兵海上集训在某海域拉开帷幕。除了第二炮兵代表队,其他6支代表队的参训队员,个个都是特战领域的绝顶高手。曾经并肩战斗,或者多次过招的他们,相互间热烈地打着招呼。

报到那天,5名来自第二炮兵的特战队员,显得多少有点落寞。他们彼此间没说什么,但心中都憋着一股劲,“我们代表着战略导弹部队,绝不能输!”被选进集训队之前,5名队员中3名队员甚至还不会游泳!在驻地一家游泳馆里,经过为期一周的强化训练,他们便踏上了征程。

回忆当时的情景,那次集训的领队、现任该部司令部参谋的汪建辉情绪有些激动。报到第一天,抛进帐篷里的烟幕弹让他们乱了阵脚,紧急集合哨同时吹响。

浓烟中,他们迅速整理装具,奔向集合地域。那是一个大坑,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10多发烟幕弹扔了进来。队员们下意识奔向坑沿。此时,教官下达命令,“谁要上去,退出集训!”“二炮的,跟我上!”汪建辉大喝一声,5名队员在一个烟幕弹周边围成一圈。炙热的烧烤中,他们根本无法呼吸,鼻子好像失灵了一般,只能靠嘴呼吸。结果,包括该部张磊在内的3名队员出现呼吸困难,经检查是吸入性肺炎,被要求住院治疗。然而,张磊却悄悄回了营地,边打点滴,边参加集训。

首次亮相,大放异彩。“炮特”这一称呼也开始在全军特战部队中传开。

靠使命牵引,用行动诠释成长“密码”

如果说赛场的争锋,那是为荣誉而战;那么战场上显威,才是特种兵的价值所在。队长吕烽告诉记者,我们这支部队,说起来简单也简单,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以战术级的力量完成战略战役性任务。

刚从“红蓝”对抗任务中归来的中队长牛玉雷向记者讲述了团队的成长。

去年6月,该部千里机动,开进深山密林,执行第二炮兵“红蓝”对抗任务。已经第5天了,发放的野战干粮早已用尽。说是干粮,其实每天也就相当于正常供应量的半顿。二中队中队长牛玉雷带着“闪电班”在深山密林中穿插,刺探对手的作战行动。所谓“闪电班”,就是来无影去无踪,让对手摸不着北。演练一开始,牛玉雷就发现,“红方”较往年“狡猾”了。找了几天了,连“红方”的影子还没见到。找不到“红方”,找不准他们的行动规律,就展开不了破袭,预示着“蓝方”就得退出战斗。身为“蓝方”,他们想赢,但他们更想永远找不到对手。只有“红方”真正强大了,才能真正实现打得赢。

出发前,他们在身体裸露部分涂抹上了泥巴和木炭。牛玉雷说,这是他们从老百姓那里学来的,只有解决了生存之道,才能保持战斗力。一行3人保持着战斗队形,行进在一人多高的草丛里。凌晨1点,月亮躲在了乌云后面,四周漆黑一片。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炸雷响起,天空下起倾盆大雨。牛玉雷脚下一滑,半个身子陷进了沼泽地,他下意识挣扎了一下,结果越陷越深。听到声音,两位战友齐力把他拉了上来。饿了,他们捕来鱼、青蛙、蜘蛛和蚯蚓吃;渴了,他们就俯下身子,喝下雨聚下的雨水。一次快速前进中,牛玉雷发现一名队员掉了队,回头一看,口渴难耐的他正在舔树叶上的水珠。

数天后的一个午后,他们终于摸到了某导弹旅一个发射营的驻地。该营驻地依托山势而设,伪装措施极度严密,四周布控有瞭望哨、移动哨,还有警卫小组。牛玉雷小组在距离该营20米的地方潜伏下来,记录营地坐标,绘制驻扎地图,开始等待“战机”。

导弹车旁,十余名官兵正在检查装备,做着向预设发射阵地进发的准备。为了证明“蓝方”已经发现该营的踪影,牛玉雷倏地跃起,闪电般向导弹车旁投掷了一发烟幕弹。之后,带领组员立即转移。发现情况的“红方”岂能善罢甘休,十几名官兵冲了过来,他们知道,抓不到牛玉雷他们,就必须退出演练。转过两座山头,牛玉雷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方圆数公里的地盘上,“红方”持续搜索着。殊不知,此刻的牛玉雷小组正在他们的脚底下,覆盖在身上的是一堆堆的树叶。

搜索人员离牛玉雷最近时,距离还不到5米,他还听到了带队排长的叹息声。天渐渐暗了下来,搜索人员渐渐远去,牛玉雷他们胜利凯旋。他们的对手很多都是久经沙场的导弹劲旅,导弹发射场上尽显神威,让这帮“毛孩子”给搅了局,多少有点不服气。

这不,“红蓝”双方交换意见阶段,不少旅团指挥员发起了牢骚。可牢骚归牢骚,到了演兵场,特战队员依然不留情面。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没有强有力的“对手”磨砺,就会遭到真对手的破袭。

“特种兵的忠诚,就是要把我们手中的刀磨得更快。”该部政委王爱民说,正是在一次次的使命任务中,特战队员的精神得到了升华,意志受到了磨砺,已成为一支能够让党放心、让人民放心,军政素质上特别过硬的“铁拳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