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科峰 王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5-9 8:14:02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绿色和平“夜盗水稻”事件始末
 
■本报记者 彭科峰 见习记者 王珊
 
5月5日,农业部向全国各转基因研发单位下发《农业部办公厅关于严防转基因试验材料流失的通知》,要求“严防转基因材料遗失和被人恶意扩散,避免我国科研核心机密和种质资源材料被窃取,给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事件起始于一则近日新浪博客的博文。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严建兵在这篇名为《绿色和平人士赖芸在海南夜盗科研单位的水稻材料》的博文中讲述,4月初,3名来自绿色和平组织的人员非法进入华中农业大学海南陵水水稻基地试验田,试图盗窃种子且被当场抓获。
 
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为何夜探水稻基地?《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调查发现,针对该事件,华中农大与绿色和平各执一词。绿色和平声称,“盗窃”种子的人的确来自绿色和平组织,但此举旨在取证调查该基地转基因水稻的情况,并非有意盗窃水稻种子或试验材料。
 
与此相反,严建兵则表示华中农大南繁育种基地确实承担着转基因的实验材料,但都是合法的试验行为。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全权负责此次事件的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王婧告诉记者,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关注转基因水稻的非法流通。而今年二三月份在海南发生的转基因玉米非法种植事件更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据介绍,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走访了海南的数个基地,但均未发现明显的转基因水稻流出现象,且由于这些基地管理比较严格,工作人员也没有找到进入基地的机会。
 
而与此相比,王婧说,华中农大育种基地的地块非常暴露,管理也非常分散。“我们在基地外围并没有发现明显的标识。”王婧说,华中农大转基因作物的围墙,跟外围的田块中间大概只有一个不到10米的玉米田间隔,而这个间距远小于《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规定的100米。
 
王婧声称,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3名工作人员怀疑华中农大试验田的管理不足以防止基因的飘移和污染。因此,就在外围的田块采集了少许的样品。
 
针对100米的间隔,严建兵也给予回应。“100米间距的前提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环境,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而华中农大的试验田有2.7米高的围墙,其主要目的是阻碍花粉的传播,以及阻碍人畜接触。在半封闭的、有围墙间隔的环境中,试验田无须考虑100米的间距,而这是管理部门认可的方法。
 
此外,就没有经过允许私自进入华中农大育种基地是否违法,双方也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王婧一再表示,采用这种行为是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在当时情况下唯一能够确认试验田是否存在转基因污染以及合规与否的手段。
 
而严建兵则非常气愤,他指出,首先“进行试验的种质资源是携带有科研信息的”,这些信息有着非常多的科技含量和科研机密,都是要保密的。“如果没有学校或者当事人的允许,任何人是不可能带走一片叶子或一粒种子的。”
 
在严建兵看来,绿色和平的行为是在窃取国家机密。
 
然而,撇除转基因种子的争论不说,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研究员喻海良认为,绿色和平毁坏、剽窃科研样品,属于“违法行为”。
 
对于此次偷盗事件,有关专家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该事件反映了我国对本土物种资料保护意识的落后。
 
“中国人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相对比较薄弱,这次事件是一个很好的体现。”严建兵说,去报警的时候,当地公安部门很不理解,他们第一反应是“偷点种子算什么,能值多少钱?”“种子的重点在于其携带的‘科研核心机密’,理应受到保护。”
 
而事实上,因为意识的薄弱,中国正成为其他国家攫取遗传资源的新目标,生物遗传资源流失的确切数量难以统计。据估计,引进和输出的比例为1:10。
 
喻海良认为,当前国内科研机密的保护亟待加强,“这种赞同并不针对转基因农作物,而是泛指所有涉及知识产权的科研工作”。(详细报道见第4版)
 
《中国科学报》 (2014-05-09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