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苗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2-13 9:06:24
选择字号:
与动物权利博弈 欧洲深陷灵长类研究泥沼

 
我在深思熟虑后才决定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人类的大脑,我相信这是必要的。
 

图片来源:GARY NEILL
 
神经学家Andreas Kreiter已经捍卫他的研究16年了。他在德国不莱梅大学使用猕猴进行大脑研究,在处理动物权利活动人士的激烈和周期性暴力活动方面经验丰富。20世纪90年代末,抗议活动达到顶峰时,他甚至在警察的保护下生活,但仍然坚持研究。“我在深思熟虑后才决定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他说,“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人类的大脑,我相信这是必要的。”
 
后来,Kreiter发现他又多了一个陌生的敌人:不莱梅政府希望限制当地的灵长类动物研究。2008年,不莱梅官员拒绝续批Kreiter使用猕猴的执照。此后,他的研究开始游离在法律边缘。
 
在欧洲,逐渐增多的地方性法规可能会扭曲欧盟近日的一项指令,欧盟明确允许进行对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研究。虽然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该指令让他们有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但是另一些人却面临着动物权利活动人士改变策略所带来的阻碍,这些活动人士通过对地区政策制定者施压来威胁研究人员。
 
一些欧盟研究人员也在改变策略:将其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的更多信息公开。不过其他科学家已经彻底停止使用猴子,或者通过在其他国家,特别是亚洲开展有争议的合作研究,从而回避在欧洲遭遇的困境。
 
“灵长类动物研究人员应该时刻作好面对压力的准备,因为我们所使用的是一种有价值和敏感的资源。”英国伦敦大学学院Roger Lemon如是说,他希望自己关于大脑如何控制手部运动及相关疗法的研究可以在受到影响后重新运作。“然而这就出现了一种悲哀的讽刺局面:这种至为关键的研究发展所转移到的地区,并没有像我们这样高水平的动物福利。”
 
多方博弈
 
不久前,欧盟似乎开始进一步采取措施以稳定灵长类动物研究的环境。2010年9月,在经过10多年的公开辩论后,欧盟采用了一条指令管理以研究为目的的动物使用。通过谨慎平衡动物福利与研究需要之间的关系,该指令似乎注定会缓和紧张的局势。除此之外,它建立了适用于所有动物的最低福利要求,规定了疼痛强度的定义,并禁止大多数类人猿研究。
 
欧盟各成员国被要求在2013年1月1日前将该指令收纳于国家立法之中,而且它们不能制定比欧盟规定更为严苛的国家法律。
 
然而,动物权利活动人士仍在继续他们的战斗。他们令更多的媒体关注其活动,并推迟了一些国家实施该欧盟法令的时间。在荷兰和比利时运作的联合反对动物实验组织(ADC)的活动管理人Robert Molenaar称,动物权利组织现在更多地在政策制定者身上下功夫,而不是科学家。
 
同时,ADC也在建立国际合作关系,与Luke Steele所管理的英国反活体解剖联盟(AVC)紧密合作。2012年,Steele因骚扰哈伦实验室的员工被起诉,入狱9个月。他说,狱中的日子很有趣,他用这些日子反思活动策略。“我意识到我们需要从政策制定者入手。”
 
AVC与ADC是停止活体解剖倡议的主要发起者,该请愿于2012年发起,用一年时间收集了欧盟中超过100万个签名,呼吁废除欧盟的动物研究指令,并完全禁止动物研究。目前这些签名正处于验证阶段,如果该倡议获得通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将会就其展开听证会。
 
“这将再次引起辩论。欧盟委员会、科学家和动物福利组织为最终的折中方案都将付出很多,这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欧盟委员会制定2010年指令的顾问、德国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主任Stefan Treue说道。
 
个别科学家开始在自己的网站上表达对这件事的看法。荷兰神经科学研究所的Pieter Roelfsema称,迄今为止,动物权利活动人士并未针对他的实验室工作人员,但他担心这在不久后就会发生。去年春天,荷兰议会的少数派政党提出了一些正式的问题:研究使用猴子是否必要?是否有其他替代方式?政府资助的使用猴子的研究数量是否可以减少?
 
随着事情的发展,Roelfsema正在计划仿照德国蒂宾根的马克斯普朗克生物控制研究所负责人Nikos Logothetis的网站,制作一个关于灵长类动物研究价值的公共信息网页。Logothetis的网站每周浏览量达数千次。
 
然而,与Kreiter的不莱梅不同,蒂宾根市的研究人员拥有一个支持其研究的政治环境。就连蒂宾根的市长作为绿党的成员,也公开批评动物权利激进分子所散发的宣传信息是不真实的。
 
“这体现了当地政府在使用猴子进行研究的难易程度上的影响力。”Treue称。他的研究中心也从哥廷根当地政治的支持中受益。对于像Treue这样的科学家,欧盟的指令为他们带来了安全感。
 
重重阻碍
 
意大利的科学家几乎没有这种感觉。2012年,动物权利活动人士袭击了布雷西亚附近的猎犬养殖场所,后来该场所关闭。2013年,他们又破坏了米兰大学的相关实验。上个月,这些活动人士张贴传单,内容包括大学研究人员的照片、地址和电话号码。
 
到2012年,一些民粹主义的政客已经采纳动物权利活动人士的意见,并用之影响意大利政府对欧盟指令的实施。其拟议的法律限制超出欧盟指令范围,要求禁止在成瘾研究中使用动物和异种移植。
 
意大利科学家在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其中的威胁,于是组织请愿试图保护动物研究,该请愿在几周的时间内就得到1.3万人签名。去年12月,该请愿在议会通过。
 
使用猴子开展研究的科学家还担心意大利遵循欧盟指令制定的法律中的模糊条款。“条款中并没有清晰指出,基础研究是否允许使用动物。”欧洲神经科学学会联合会动物研究委员会主席、罗马大学神经生理学家Roberto Caminiti说道。
 
意大利的法律还要求包括使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猫和狗在内的研究计划须得到高级卫生委员会的批准,该部门可对药物许可和临床协议进行授权。Caminiti认为,这种额外的控制将会减慢和破坏研究进程。
 
该项法案将于3月敲定。Caniniti和同事计划在其敲定后迅速向欧洲法院提出上诉。“我们有信心获胜。”他说。同时,Caminiti预测,意大利使用灵长类动物的实验室都会表示,其工作有益于人类健康。
 
在比利时,政府匆忙通过了一个有诸多限制的相似法令,禁止在成瘾研究中使用灵长类动物。
 
政治决定已经影响了瑞士(非欧盟成员国)的相关研究。2000年,瑞士改变宪法,以保护动物的尊严,该举动导致法院开始限制在转化研究中使用猴子。
 
而在不莱梅,Kreiter已经在其大学的资金支持下,花费了5年时间与当地政府在法庭上进行了一系列争斗。现在,他正在等待莱比锡高等法院的另一个判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他说,“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苗妮)
 
《中国科学报》 (2014-02-13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