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12/27 15:22:54
选择字号:
俄欧“斗气”谁是最终赢家 普京“退”策赢空间

 

近来,俄罗斯因油价下跌、美欧制裁导致的卢布贬值、国内经济恶化而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各方都在猜测俄罗斯经济何时会崩溃。在此背景下,俄总统普京在本月上旬对土耳其和印度的两次出访意义重大,凸显了俄罗斯寻求打破美欧制裁的新路径。尤其是普京在土耳其宣布因欧盟的非建设性态度俄关闭“南流”,并与埃尔多安商定合作修建通往土耳其的“新管道”,让本想“拿”俄一把的欧盟“一脚踩空”,不仅没了天然气管道,更要紧的是中南欧国家的气源也没了着落。这几天,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到保加利亚总统鲍里索夫接连发声劝说俄罗斯继续该项目。看来,普京的 “退”似乎为俄罗斯赢得了更大的回旋空间。

关闭“南流”转建“大蓝流”

12月1日,在土耳其进行国事访问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会谈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在现有情况下不可能继续实施“南流”项目。普京称:“在获得保加利亚同意之前,我们无法启动海上工程,不能靠近保加利亚海岸项目就得停止。这简直太荒唐了。”普京透露,俄罗斯将转而加强与土耳其的能源合作,计划修建经黑海海底到土耳其的新管道,该管道与“南流”输气规模大致相同,俄还考虑在土耳其和希腊边境建立一个天然气中转站。

俄总理梅德韦杰夫10日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欧洲国家可以加入俄罗斯的土耳其新管线项目。梅德韦杰夫说:“我们将增加‘蓝流’(指俄向土耳其供应天然气管线)输气能力,将在土耳其境内建立枢纽,天然气可以从那里输往其他国家。这也很有意义。欧盟成员国或其他伙伴也可加入。”他补充说,这将是有别于“南流”的另一个项目。

“南流”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意大利埃尼公司于2007年开始的管道项目。截至目前,俄气已在“南流”项目上投资近46.6亿美元,还投入1万亿卢布用于扩建俄境内的管道等基础设施。该管道从俄罗斯经黑海海底到保加利亚上岸,在保加利亚境内分为两条支线,西北支线经塞尔维亚、匈牙利、斯洛文尼亚至奥地利,西南支线经希腊和地中海通往意大利。管道年运输能力为630亿立方米,目的是让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出口多样化。俄罗斯与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希腊、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已签署了项目陆地部分的政府间协议。2012年12月7日,“南流”在阿纳帕开工,预计从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进行商业供气,2018年全面投入使用。

早前,欧盟制定第三能源一揽子文件,规定从事天然气开采的公司无法成为地区天然气管道的所有者,目的是防止俄气在“南流”项目上实现从气源到管道的垄断,影响欧洲的能源安全。今年6月初,保加利亚时任总理奥列沙斯基下令暂停“南流”项目框架下的工作,以便同欧盟委员会进行磋商。

此后,欧盟又将“南流”作为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施压的砝码。欧盟能源事务专员厄廷格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关于修建“南流”天然气管道的政治决定是不可能的,直到俄罗斯承认基辅政府。直到最近,俄罗斯多次与欧盟和保加利亚沟通未果。

捷克Vemex燃气运营公司市场总监雨果·库赛卡认为,欧盟迫使俄罗斯停止“南流”项目建设是犯错。“南流”从经济上有利于项目所有参与方,保加利亚首先是项目停止的原因。他说:“政治打乱了计划,我主要是指保加利亚政府及其欧洲‘同谋者’打算‘破坏’这个项目的行动。他们犯下巨大错误,令欧洲能源安全遭受重大损失”。他认为,俄土决定共建年输气量630亿立方米的水下管线是双赢,“俄罗斯今后将能继续出口本国的天然气。当然,土耳其也是赢家,可毫无问题地确保本国天然气供应。”

欧盟做土耳其工作难有效果

在普京访问土耳其一周后,由欧盟外交事务及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欧盟扩大委员会专员哈恩、欧盟人道主义援助和危机管理会成员克里斯托斯组成的代表团8日访问了土耳其,莫盖里尼不仅同土耳其当局就如何阻止外国武装分子穿越土耳其边境进入叙利亚进行了讨论,还讨论了关于推动土耳其加入欧盟谈判取得进展的方法。莫盖里尼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总理达武特奥卢及外长卡乌索戈鲁举行会晤后发表声明称,此次访问表明欧盟与土耳其关系的战略重要性以及双方加强合作的渴望。

外界认为,欧盟代表团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劝说土耳其放弃与俄罗斯就建设新管道进行合作,加入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行动。土耳其目前是唯一未加入对俄制裁的北约成员。欧盟对土耳其建设输送俄罗斯天然气的新管道表达了担心,提醒土耳其这可能影响土耳其参加的“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TANAP)计划的实现,该管道是欧盟实施的旨在绕过俄罗斯的“南部走廊”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欧盟来说,能够吸引土耳其的最大的“胡萝卜”就是允诺土尽快加入欧盟,但考虑到入盟的严苛程序和欧盟内部的分歧,土耳其最快在未来10年内都无法加入欧盟,欧盟的劝说很难取得成效。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出于国家利益考虑很难放弃能给土带来巨大战略利益的项目。

“南流”流产损害中东欧国家利益

欧盟内部本来就对拿“南流”作为对俄罗斯施压的手段存在分歧,塞尔维亚从一开始就表示反对,奥地利、匈牙利态度模糊,保加利亚则明确支持欧盟的决议并于今年6月暂停了“南流”工作。12月9日,欧盟28国能源部长理事会在布鲁塞尔举行例行会议,并在会议框架下召开参与“南流”项目欧盟八国能源部长会议就“南流”关闭的影响举行磋商,塞尔维亚等国要求欧盟保证其能源供应,保加利亚则关心“南流”关闭的违约责任,法德等“老欧洲”国家也担心土耳其在未来将如何利用对欧洲的“影响力”。欧盟内部出现挽回“南流”的声音。

塞尔维亚外长达契奇8日表示,停止落实“南流”输气管道项目不仅给塞尔维亚造成损失,也给欧盟造成损失,塞尔维亚将没有供气的替代途经。欧洲能源专家认为,放弃“南流”对保加利亚造成的伤害最为严重,该国将每年失去4亿欧元的过境运输费、50亿美元的管道基础设施投资和7000个新工作岗位等。

12月19日和22日,塞尔维亚外长达契奇和国民大会议长戈伊科维奇接连访问俄罗斯。塞尔维亚议长戈伊科维奇在俄国家杜马发言时说:“我们(加入欧盟的)战略决定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是进一步发展与俄罗斯兄弟般关系的障碍。塞尔维亚永远都不会制裁俄罗斯,因为制裁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好处,也不会促进任何问题的解决。”

此外,俄总统普京在12月7日还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塞尔维亚总统尼科利奇分别进行了电话交谈,讨论了双边合作的迫切问题,以及在停止实施“南流”项目后双方在能源领域进一步开展合作的前景。可以看出,俄罗斯对“南流”参与国实施了“奖罚分明”的策略。

土耳其是最大赢家

土耳其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伊斯梅尔接受俄新社采访时称:“土耳其是天然气领域的可靠伙伴,一直按时支付天然气款,我认为俄罗斯对此表示珍视,采纳了土耳其有关向其提供天然气折扣和修建通过土耳其的新的输气系统的建议。这不是一时的决定,而是两国总统的战略决定,是俄土经过严肃洽谈后迈出的审慎的一步。”

俄专家认为,从欧盟企图封锁“南流”项目或在没有俄罗斯参与的情况下实施该项目的角度看,土耳其是赢家,俄罗斯也没有输。土耳其将买到有折扣价格的天然气,并成为天然气储存和中转中心,不仅获得过境收入,还将加强对欧洲的影响,安卡拉获得了控制从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出口线路的能力,欧洲不得不从土耳其手中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

根据在普京访问期间俄气公司与土耳其BOTAS公司签署的经黑海向土耳其方向建设海上输气管道的谅解备忘录,每年可输送天然气630亿立方米,其中140亿立方米输往土耳其,剩下约500亿立方米将输往土耳其和希腊边境。俄方还承诺从明年起对出口土耳其的天然气价格给予6%的折扣,并将出口量增加30亿立方米。(驻外高加索记者 杨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