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12/15 15:41:19
选择字号:
日本大选上演“江湖恩怨” 评论指因政界缺人才

 

中新网12月15日电 据日本《东方新报》15日报道,此次日本大选中,虽然经济萎缩、日元急贬早已证明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有问题,但自民党却无法拿出更有效的替代政策,只能继续拿“安倍经济学”做文章。

在野党一方本可利用安倍经济政策失灵的弱点,集中火力攻击,但他们也提不出更好的策略,再加上缺乏协调,结果在野党的政策指针完全失焦,政策清单的内容五花八门。这就形成了自民党只讲经济、不及其余,而在野党除了经济什么都讲的局面,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根本没有形成政策上的对立轴。

尽管没有像样的政策之争,可大选的火药味一点不少,而让各位政坛大佬打得头破血流的则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江湖恩怨”。

安倍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谈及竞争对手——生活党党首小泽一郎时说,“这次选举能让小泽退出政界的话,日本政治就能迈向安定运营的环境了”,可以看出,自民党决心借这次选情占优之机把小泽一郎这个“眼中钉”彻底拔掉。小泽一郎曾是自民党大佬,可他在九十年代初率部下“造反”,造成宫泽喜一内阁倒台,持续了数十年的自民党一党独占政权的局面也因此终结;5年前,小泽一郎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联手打造的民主党在大选中大胜,自民党再次下台。可现在的小泽只率领着规模不大的生活党,对自民党已难形成威胁,自民党仍要对他穷追不舍也只是为报昔日的“两箭之仇”了。

小泽用来对付自民党的招数也翻“老黄历”。小泽一郎在竞选演讲中讲道“45年前,我成为田中角荣先生的门生……”,那时的自民党是与选区、选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自民党也因此成了保护民众利益的党,但小泉纯一郎执政后,自民党开始引入“自由竞争”原则,结果使大企业占据了更多的社会财富,贫富差距也因此拉大,现在安倍内阁又进一步强化了这样的政策。爱翻“老黄历”的,还有一直被安倍视为威胁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常在演讲中提到“田中先生曾对我说……”

在去世20多年之后仍被视为政治导师,可见田中角荣对当代日本政治的影响之大,而奠定田中角荣政治地位的正是小泽一郎谈到的45年前的“第32次众议院议员总选举”。当时,身为自民党干事长的田中角荣在大选中展示了自己作为选举总指挥的实力,提拔了一批年轻议员,其中就包括小泽一郎、羽田孜等。以那次选举为契机,田中角荣组成了自己的派阀,除小泽等人外,竹下登、金丸信等自民党实力人物和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等年轻议员也加入田中派。从那时开始,田中角荣与福田赳夫展开了竞争总裁、首相之位的争夺(史称“角福战争”),此后,田中和福田两派的争斗一直主导着日本的政局,直到今天这种局面还在继续。

几十年来,“角福战争”已从最初的派系争夺演成了两大政治集团的跨代际互动,从最初的田中角荣与福田赳夫之间的自民党“全面内战”,到竹下登与安倍晋太郎之间“君子之约”(两人相约轮流执政,但安倍晋太郎还未登上相位就去世了,这就是后来安倍晋三总提到说父亲“遗志”的原因),再到田中两大门生小泽一郎、野中广务与福田赳夫秘书出身的小泉纯一郎之间的乱斗,现在安倍晋三的政策仍继承着福田派传统的“自由竞争原则”,而小泽一郎也还坚持着田中派传统的“均衡发展原则”。

有人将田中角荣的政治理念概括为“金权政治”,田中也说过“金钱等于人数,人数等于力量”。田中农民出身,高小毕业,靠自身的努力一步步登上总裁宝座,这种经历让他深深体会到选票之重要,而选民投票是因为会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因此他非常重视对“地盘”和“派阀”的经营,其“均衡发展原则”也是为了用向地方倾斜的预算和投资赢得选民对田中派议员的支持,进而巩固议员对自己的支持。这套手法有着很强的控制力和支配力,田中派也一直是自民党内人数最多、实力最强的派阀。继田中之后,竹下登、小泽一郎、桥本龙太郎等一直沿袭着这个风格。

为对抗田中派,福田赳夫打出了“解散派阀”的大旗,声称“政治是最高的道德”,而派阀只是为了利益才结成的,因此要让政治重新恢复活力就要让议员根据政策主张来选择自己的立场,这就必须打破原有的派阀划分。实际上,在“解散派阀”的策略背后还有一句潜台词,那就是加强总裁权威,由于内部派阀林立,自民党的政策决议往往是各派妥协的结果,这就限制了总裁(特别是小派阀出身的)的决策权。

因此,要绕开最大派阀田中派的牵制,福田就必须使用这种“超派阀”策略。福田赳夫是东大毕业的高材生,毕业之后就进入大藏省,后来又得到岸信介(安倍晋三的外祖父)、佐藤荣作提携成为“自民党皇太子”,这些都让他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让他不是特别在意选民的感受,而是更强调政策的前瞻性和全局性,因此福田一直主张采取可能损害部分民众利益,但却有助于提升日本国际竞争力的“竞争性”政策。

小泉纯一郎上台以来推行的就是这种加大贫富差距的“竞争性”政策,达到了使日本经济状况好转的目的,同时还利用自己在民众中的威望实现了对自民党的“超派阀”控制。而现在安倍晋三得以在自民党内享有极大的权力,也得益于小泉时代所奠定的这一基础。

随着小泽一郎“造反”,55年体制被终结,日本政坛不复存在自民党和社会党两大党之间“保革对峙”的局面。在一系列政坛整合之后,出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两大保守党对峙、非保守政党大幅后退的局面,而民主党和其他保守政党在政策上与自民党又差异不大。

可以说,现在的日本各保守政党在党与党之间已不存在清晰的界限,融于各政党之中的田中和福田两大政治源流却反而更加凸显。但是,昔日的“角福战争”在派阀斗争之外,还有着非常丰富的政策内涵,如今的“角福战争”却变成了没有政策争论的“江湖恩怨”,这不能不说是日本政界人才凋零、活力缺失的一种表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