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师昌绪 杨锐 李铁藩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11-15 8:48:36
选择字号:
师昌绪杨锐李铁藩撰文纪念李薰院士诞辰一百周年
 
上世纪60年代初期,李薰在实验室工作。
 
李薰,1913年11月20日出生于湖南省邵阳县。著名冶金和金属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曾任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中国科学院沈阳分院院长、党组副书记;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主席团成员、技术科学部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冶金组副组长、冶金新材料组副组长;中国金属学会副理事长,《金属学报》主编;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三、四、五届代表;中共辽宁省委委员、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辽宁省科学技术协会代理主席等职。
 
1937年李薰考取公费留学英国,先后获得谢菲尔德大学哲学博士和冶金科学博士学位,任该校研究部负责人。20世纪40年代初,他研究发现钢中氢导致发裂及去氢规律。这一成就轰动了西方科技界,被公认为该研究领域的创始人。新中国成立伊始,应中科院院长郭沫若之聘,李薰毅然回国创建了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主事三十年,成绩卓著,蜚声中外。他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注重科学研究面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他十分重视原始创新工作,主张学术自由,在学风上主张“三严”精神,团结合作,为金属研究所树立了良好的学风和所风。
 
他领导金属研究所从建所初期为我国钢铁工业发展服务,到1957年后转向发展新材料新技术,由改进钢质量、支援武钢、包钢、鞍钢、本钢建设,直至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个重返地面人造卫星、第一架超音速喷气飞机、第一艘核潜艇,提供关键材料,开拓尖端技术,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此,金属研究所获3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覆盖奖)、1项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和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李薰毕生为国家科技事业,特别是多次为规划我国冶金科技事业发展蓝图建树功绩,他是我国冶金学科领域享有盛誉的学者,是我国科技事业卓越的领导人。
 
1961年12月,李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优秀党员。他秉性耿介,刚直不阿,疾恶如仇,平易近人,治学严谨,博闻强记,是一代师表。
 
1983年3月20日晨,他为探索中国科学院面向经济建设的新途径,在前往攀枝花钢厂视察行经昆明时,不幸溘然长逝,时年70岁。
 
李薰先生的治学思想与爱国精神永存
 
——纪念李薰诞辰一百周年 
 
■师昌绪
 
今年是李薰先生诞辰100周年,我们纪念李薰先生,就是要弘扬我国老一辈科学家的科学思想和爱国精神,激励后辈积极向上。
 
李薰1937年考取公费留学英国,1940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上世纪40年代初期,李薰研究发现钢中氢导致发裂并找出了钢中除氢的规律。在1942~1948年间,他发表了关于钢中氢研究的一系列有价值的学术论文,全面地阐述了合金结构钢中裂纹的发生机制,提出了解决的措施和有关扩散除氢温度范围等工艺参数,在理论和实际两方面贡献突出,被公认为该研究领域的创始人,于1951年获冶金科学博士学位。新中国成立伊始,应郭沫若院长之聘,毅然回国,擘画新建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1953年4月3日,周恩来总理亲自签署任命李薰为所长。
 
李薰先生是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的创建者和首任所长,主持金属研究所工作30年,始终坚持科学研究主要面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主战场,同时重视基础理论研究。金属研究所建立初期,李薰主要抓三方面的研究工作:其一是接受国家任务,为武汉钢铁公司和包头钢铁公司的兴建服务,集中所内选矿研究室全部力量和分析化学室的大部分人员,从事大冶和白云鄂博两铁矿的选矿研究;调集耐火材料研究室的主要研究骨干,配合地质部门的勘察,为苏联援建两公司的耐火材料厂,提供了技术设计的科学依据。其二是指导耐火材料研究室为鞍钢炼钢平炉强化冶炼过程,对该室所发明的镁铝砖深入研究其使用损毁机理,奠定了科学基础;并与鞍钢合作,开拓和改进了炼铁高炉用高铝砖。这两种耐火材料的研制和应用基础研究,都是金属研究所的创新。其三是研究改进钢质量,强化炼钢过程,提高收得率,减少不合格品。例如:与大连钢厂合作,在国内首先实现电炉氧气炼钢;为鞍钢当时生产钢板、重轨等,从压力加工到热处理,解决了质量问题。上世纪50年代末,国内冶金部门和各大企业的科技力量逐渐成长,国际科技发展步入新的阶段。1957年李薰访苏归来,审时度势,考虑到我国开拓喷气飞机及航天技术的发展需要,认定发展高温合金和高强度材料是主要方向。于是在所内迅速组织力量成立了高温合金、难熔金属、金属陶瓷、表面涂层等研究小组;同时也加强了合金钢的力量。为配合我国核技术的发展,成立了铀合金研究组。不久后,这些研究组又拓展为研究室。自此,新材料的研究与开发成为金属所最主要领域部分。为我国成功地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发射第一枚重返地面的人造地球卫星、造出第一架超音速喷气飞机、造成第一艘核潜艇等,研制某些关键和部件材料,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
 
金属研究所在李薰的领导下,应用基础研究和理论基础研究也得到应有的重视,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极左思潮的影响,未大幅度地左右摇摆。自建所之日起,设有以葛庭燧为室主任的金属物理研究室,从事晶体缺陷与力学性能的研究,金属所虽经两度调整各研究室的研究方向,该研究室未加改变。60年代初,又成立以郭可信为室主任的合金结构研究室。李薰曾号召全所高级研究人员,一定要开展基础研究项目,他本人率先攻坚,结合难熔金属存在的要害问题(金属氧化)作为他的研究对象。
 
李薰对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作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1956年,国家编制十二年自然科学长远发展规划,李薰是冶金科技技术方面的召集人,并参加综合组工作,规划出我国冶金事业发展蓝图,成为其后一段时期的指导性文件。国家科委成立后,自1962年起,又多次邀集专家规划全国科技事业的发展,他均负责冶金学科,后出任国家科委冶金专业组和冶金新型材料组的副组长,高温测试组和航空材料组组长。历时20余年,他为制订各方面的发展规划,审查年度计划,亲自起草文件,编写说明,对各项目提出意见和建议。团结协调各方面的力量,运用自己的才能和智慧,引领着全国冶金科技事业前进。
 
李薰始终重视科技人才。在他受聘组建金属研究所之初,即广泛罗致人才,除了邀请在英国的学者张沛霖、方柄、张作梅、庄育智与他一同归国创业外,在50年代至60年代初,还先后有自美欧回国的学者葛庭燧、何怡贞、师昌绪、郭可信、斯重遥、吴鼎铭等来金属研究所工作。李薰主动诚挚地团结他们,充分依赖,任其施展才华,使这些海外归国学者各自开拓学术领域,均作出贡献。
 
李薰十分重视人才培养。金属研究所建所初期,分配来的几十位新毕业的大学生多数不是学材料和冶金专业的,缺乏钢铁工业生产的知识。况且,那时还招收了上百名中小学毕业生,对研究工作更是一无所知。李薰制订了边建所、边工作、边培养、边学习的方针。组织高级研究人员授课,在教专业课的同时,还教他们如何查阅文献、做实验、写文章,使研究所工作很快走上了正轨。同时,还将他们编成工作组,派赴钢厂,一方面协助工厂解决问题,一方面学习生产实际经验。这样不仅使人员专业素质在实践中得到锻炼提高,也为所厂之间长期合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使科学研究人员不断更新知识,提高理论素质,金属研究所经常举办讲座,邀请所外著名专家前来系统讲课。一个至今仍被传为佳话的事情是:李薰和所有参加学习的人一样,一同听讲,一同考试,并将考试成绩张榜公布。李薰总是名列前茅。他的这种学而不倦、治学严谨的精神,身教言教,带动了全所的优良学风。
 
我比李薰先生小5岁,也算是同龄人。我自1955年9月从美国回国后,被分配到金属研究所工作,与李薰先生共事二十五载。那时,他是所长,我是室主任,但我们一直是志向相同、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那是我们人生最精华的岁月。金属研究所从欧洲和美国科研第一线回国的学者有十余人,他们回国不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机遇,而是一心为了报国,谋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在所内形成了一个“学术自由、勇于创新的和谐小社会”。虽然彼此间也有分歧意见,甚至有时会争吵,但是大家一致都服从党的领导,牺牲小我顾大局,以国家的任务为重,这对金属所良好学风的形成起到了带动作用。
 
1981年5月,李薰先生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和技术科学部主任。他非常重视科学技术的重要性及其对经济建设的现实意义,为了探索科学院面向经济建设的新路子,在考察攀钢等冶金企业行经昆明时,于1983年3月20日晨不幸溘然长逝,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科学家,失去了一位科学界的老前辈,失去了一位长期和我们并肩战斗的老战友和指挥员,是我国科学事业的一个重大损失。
 
为纪念金属所创始人李薰的业绩,2001年金属研究所科研楼西大楼正式命名为“李薰楼”。同时,还设立了“李薰成就奖”和“李薰讲座奖” 等“李薰系列奖”,以缅怀先哲,启迪后人。
 
愿李薰院士的爱国与治学精神永放光芒!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名誉所长)

 
追忆李薰先生 
 
■ 杨锐
 
在庆祝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成立60周年后不久,我们将迎来首任所长李薰先生诞辰百年纪念日。
 
李薰先生那一代人的心愿,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惟图国强”。那时候没有也不需要“千人计划”这样的设计,只是郭沫若院长写了一封信托人带过去,他收到信后就开始进行回国的相关安排,回来后按照“靠近前线”的想法将金属研究所建在了毗邻若干钢铁企业的沈阳,然后一干就是30年,成绩卓著,蜚声中外。
 
李薰的治所理念是基础研究与解决工业技术问题并重,理论与实际尽量结合,强调科学研究面向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以任务带设备,以设备带学科。
 
在建所初期,他领导金属所以服务国家钢铁工业恢复为主要任务,从事冶炼、加工、热处理、耐火材料、选矿方面等方面的研究,为国家钢铁质量的提升作出了关键贡献。
 
20世纪50年代末期,他审时度势,领导金属所将研究方向转为新材料研究、新技术开发并建立相应的新测试方法,在高温合金、难熔金属、陶瓷石墨、高温涂层、核技术等领域排兵布阵,为我国“两弹一星”提供了关键材料与技术,为国家作出了贡献。
 
至70年代末,李薰将金属所的研究方向调整为材料科学与工程,使金属所的研究工作始终适应时代要求,处于发展前沿。
 
李薰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在北京筹备处时期,他就开设“走廊课堂”为新分配的大学生授课。到沈阳后,他安排大学生下厂边学习、边工作,以求掌握实际经验。建所初期,李薰身体力行,倡导和组织各种学习班,形成金属所善于学习的风气,他亲自参加考试并公布成绩的故事至今在金属所仍然是一段佳话。
 
李薰鼓励研究人员要有下“五洋捉鳖,勇于探索”的精神和勇气,有所发现、有所创造,而不是简单地模仿和重复前人已有的工作。
 
他提出“科研选题要搞老祖宗的工作”,讽刺那些只会改变不同成分配料,以此获得“新”钢种的研究方式,称之为“炒菜”。他曾语重心长地告诫科研人员说:“‘炒菜’谁都会,只要有锅灶,如果长此以往,就会落在别人后面。”李薰的这些科研理念至今仍影响着金属所的科研工作。
 
李薰的治学态度十分严谨,一篇论文必须千锤百炼、修改多次才能出手,他的文章、报告及讲话稿都是亲自起草,不假手于人。对那些处理科学数据不严肃的科研人员,他经常提出告诫;对个别伪造数据的人,给予严厉处分。
 
在他的言传身教下,金属所逐步形成了崇尚三严(严谨、严肃、严密)精神的优良学风和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
 
李薰先生离开我们已经30年了,今天在岗的大部分金属所人与他未曾谋面,给我们更多印象的是金属所为缅怀和纪念他而命名的“李薰楼”、“李薰讲座”和“李薰塑像”。但李薰先生倡导的“三严”精神已经成为金属所血液中一种重要的文化基因,代代传承,历久弥新。他那严谨耿介的品格和气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金属所人。
 
在这个特殊日子里,我们缅怀告慰李薰先生,他所创建的研究所走过了60年风雨征程,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已经发展成为我国材料科学和工程研究的重要基地,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世界材料科学前沿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个过程无疑贯穿和凝结着李薰先生的科学精神、科研理念和科技方略。
 
我们将继承他的遗志,学习他的风范,使金属所不断发展进步,早日实现向国际一流研究所的整体跨越。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所长)
 

1953年7月31日,中国第一台定氢仪由李薰(右)带领科技人员研制完成。
 

1971年,李薰不负周恩来总理和叶剑英元帅的重托,解决了航空工业材料质量的关键问题,受到高度赞誉。图为李薰(中)在实验室与郭可信(左一)、王仪康(右一)等讨论关于飞机大梁的裂纹问题。
 

1975年11月,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发射成功,金属研究所承担并圆满完成了该卫星蒙皮的研制任务。图为李薰(中)在实验室与庄育智(右一)等讨论难熔金属的熔炼问题。
 

1981年,李薰(右)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期间考察西安光机所。
 
 
深切缅怀著名物理冶金学家李薰
 
■李铁藩
 
今年是著名物理冶金学家李薰先生诞辰100周年。他是我科研工作的启蒙恩师,作为学生和助手,我和他合作共事长达30余年,直到1983年李薰先生在考察途中溘然长逝于昆明。
 
科学院初期在原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基础上决定建立一批新研究所,从国外遴选知名科学家负责筹建。当时在北京文津街三号院部除了华罗庚先生筹建的数学所、王大珩先生筹建的仪器馆,还有一个就是李薰先生筹建的金属所。李薰先生和王大珩先生的办公室相邻,两位科学家早在英国已相识,都十分平易近人,很乐于和我们青年人交谈。我们听说李薰先生在谢菲尔德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Ph.D)10年后又获冶金博士学位(D.Met),不知两者有何不同。后来听王大珩先生说,英国只有谢菲尔德大学冶金系是英国政府批准的唯一能授予冶金博士学位的学府,获得者必须是学术上有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者发明了不锈钢,李薰先生是第二位,这归功于他在钢的氢脆研究方面的杰出成就。
 
李薰先生发明的定氢仪具有里程碑意义,他解决了长期以来的一个难题:无法精确测知发生氢脆时钢中具体的氢含量。定氢仪的发明使氢含量的测定从以往定性描述提升为定量阐述,明确指出钢中氢含量只有达到一门槛值(≥3ml/100g)钢才发生氢脆。李薰先生还深入研究发现钢中氢脆的滞后现象,即钢中氢含量达到了门槛值后不立即脆裂,而是经过一定时间才产生发裂现象,称为“氢脆孕育期”。在研究各种钢中氢脆能变与扩散规律后,李薰发现高温氢以原子状态扩散进入钢的缺陷处(深陷阱),原子氢结合为分子氢,分子氢不能迁移扩散,不断积累于陷阱中产生巨大压力,氢气压力一旦达到钢的断裂强度而萌生微裂纹,裂纹扩散导致氢脆,即高压氢脆理论。这一理论被同行学者所认同,李薰先生也被赞誉是为钢中氢脆奠定了科学基础的先驱者,从而获得冶金博士学位。近年来发展的新型材料—金属间化合物基合金的氢脆仍然遵守高压氢脆机制。
 
李薰先生崇高的爱国敬业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楷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三次重要抉择。
 
首先是应郭沫若院长邀请,毅然放弃了在英国良好的工作条件和优厚的物质待遇,选择回到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擘画筹建金属所,今天可以告慰李薰先生的是他30余年呕心沥血创建的金属所已蜚声中外。
 
第二次是关于所址的抉择。科学院原拟将金属所建于首都北京,当时李薰应东北人民政府重工业部部长王鹤寿盛情邀请到东北考察之后,放弃了在全国文化与政治中心北京建所的想法,选择了改址沈阳。他对筹备人员解释说,沈阳地处鞍钢、抚钢、本钢和大连钢厂的中心地带,便于直接了解冶金企业生产实际情况,更有利于为钢铁企业发展作出贡献。
 
第三次抉择是:金属所初始设立六个研究室,李薰深知国内冶金工业生产技术远远落后于英国等西方国家,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提升冶金技术水平是当务之急。为此李薰放弃他的物理冶金专业,交由张沛霖先生负责物理冶金研究室,他另辟冶炼物理化学研究室并兼任主任。李薰先生亲自指导钢中气体与钢质量等课题,建立我国第一台定氢仪及夹杂物测定技术,为提高钢质量提供了有力的技术与手段。当时金属所还举办了全国各大钢铁企业技术人员培训班,培养了一批业务骨干,通过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提高钢的质量。
 
这三次抉择饱含了李薰先生的拳拳爱国之心和对科技事业的执着追求,这三次放弃体现了他为国家事业发展不计个人得失、勇于担当的开阔胸襟和人格魅力,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楷模和受益终身的精神财富。
 
李薰先生十分重视人才培养和树立良好学风。在金属所筹备初期,李薰先生了解到我们新到的五位大学生或学物理或学化学,唯独没有学冶金与材料的,他就要求我们补习冶金专业课。当时院部没有教室,他就在走廊尽头讲课,给我们讲了第一课铁—碳二元平衡图,通过这一课我们才了解到钢与铁的区分在于碳含量,以及纯铁存在相变温度与磁性转变温度。他还邀请葛庭燧先生给我们讲金属物理、朱觉教授讲电冶金等课程。1951年底筹备处迁到沈阳,东北分院院长严济慈派行政人员参加了金属所的筹备工作。李薰先生随即分别将我们派送到抚钢中心实验室实习和哈尔滨工大攻读研究生。1953年金属所科研大楼落成,李薰所长利用大学暑期举办了暑期学习班,聘请知名教授讲授了一系列课程:材料力学、金属电子论、量子力学等,规定凡参加学习人员必须参加考试并公布成绩。过了一段时间,出人意料的是李薰宣布他也参加学习和考试并公布成绩。我们不解一级教授为什么这样做。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其中奥秘,原来李薰所长了解到有的学员以科研工作繁忙为由,提出不公布分数的要求,李薰先生没有批评而采取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的方式,在他承担繁忙的所务工作情况下,以普通一员身份参加考试公布成绩,这一举措极大地激励了所有学员,当时金属所科研大楼彻夜灯火通明,星期天也不例外,科研人员释放出了巨大的能量,浓厚的学风传承至今,成为金属所看不见的潜能和兴旺发展的源泉。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3-11-15 第7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3-11-15 9:55:18 seebrightpla
感佩老一辈科学家为国为名的情怀和坚韧严谨的科学精神!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揭示土星木星内部惊人差异 “旅行者1号”再立新功
改良木薯 养活世界 “垃圾DNA”不“垃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