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11-6 9:55:08
选择字号:
细菌耐药已成“全球威胁”
 
青霉素对许多致病菌不起作用了;结核病常规特效药对相当数量的病人失效了;青蒿素在非洲也遇到了耐药……
 
■本报记者 王静
 
日前,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等单位在《自然—基因组学》上发表了揭示结核分枝杆菌耐药性的文章;与此同时,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在《艾滋病免疫综合征》上发表了关于HIV基因进化与传播耐药研究的重要进展;而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朱宝利团队也发现了人体肠道中的细菌耐药基因。
 
似乎一夜之间,细菌或病毒耐药问题研究呈现“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局面。那么,什么是吹开万千科研之花的“春风”?
 
超级细菌来袭
 
“青霉素对许多致病菌不起作用了;结核病常规特效药对相当数量的病人失效了;青蒿素在非洲也遇到了耐药……从全球看,过去很多有效的治疗药物,正逐渐失效。”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毕利军说。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曾预测,人类即将进入‘后抗生素时代’,甚至对许多普通感染性疾病都将无药可用,病原菌将再一次不能被杀灭。”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万康林说,“如果人类不迅速采取措施,将面临耐药性危机。”
 
一种细菌若携带多个耐药基因,就被称为“超级细菌”。万康林举例说,如NDM-1能够抵抗利福平、红霉素、链霉素、氯霉素等多种抗生素,还能对抗消毒剂和磺胺类药物,携带多种耐药基因,且有可能在不同细菌菌株之间穿梭传递,还可能在转移中发生重组,具有广泛的细菌宿主。如果其在致病菌中快速传播,将带来灾难。
 
毕利军说,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们,对超级细菌的致病机制十分感兴趣,因为大家都希望尽快找到能与耐药细菌或病毒对抗的新的特效药物。
 
耐药性危机
 
朱宝利认为,截至目前,媒体所报道的超级耐药菌感染还只是偶发事件。从超级细菌发现后的几年迹象来看,超级细菌在传播上有局限性。
 
科学家发现,超级细菌与其他细菌类似,其耐药性由耐药基因决定,而这些耐药基因存在于细菌细胞内的一些“额外”的基因载体“质粒”上,而质粒是细菌细胞内额外的遗传物质,因此细菌如果在没有抗生素的环境中繁殖,会很容易将其丢失而失去耐药性。同时,超级细菌的质粒中携带多个耐药基因,载体很大,会给细菌的繁殖增加负担,在没有抗生素的环境中繁殖,其生长速度要比不耐药的细菌慢。因此,只要临床不滥用抗生素,耐药细菌会逐渐减少。
 
事实上,目前超级细菌尚未广泛传播,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朱宝利认为,耐药菌的最大威胁仍来自医院内感染和呼吸道感染。
 
检测的“短板”
 
朱宝利告诉记者,呼吸道类感染后的主要治疗药物为青霉素类、阿奇霉素和红霉素等。在临床治疗过程中,由于缺乏快速简便的检测方法确认细菌耐何种药物,临床大夫常常只能给患者开最好的抗生素,以快速消除感染。实际上,这种用药方式有很明显的盲目性,但在缺乏快速检测方法的情况下,临床医生治病救人时别无选择。因此,只有提高检测速度,检测到细菌究竟耐什么药,给医生提供准确的信息,病人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
 
然而,在我国,目前绝大多数感染性疾病的病人还难以开展药敏试验,生病后不可能有针对性地进行个性化治疗,感染后面临的耐药性难以避免。
 
对此,毕利军认为,对于公众而言,遭遇细菌感染后,在治疗上首先不能单一用药,而应进行多种药物的联合使用,尽可能避免产生耐药。此外,应该全程按严格规范进行治疗。而尽早解决快速检测和诊断,研制对抗耐药菌的新药,则是科学家们正在为之奋斗的目标。
 
《中国科学报》 (2013-11-06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