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靖云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2-9-10 16:22:13
选择字号:
评论:北大“梦桃源事件”背后的大学荣誉

 
邹恒甫以著名经济学家、博士生导师的身份,通过微博爆料,北大院长奸淫梦桃源服务员,这条有“诽谤”嫌疑的微博被转发7万多次,此事迅速发酵成一个公共事件———北大“梦桃源事件”。在众多网友围观和追问下,北京大学作出回应,称微博所说是不实内容。
 
8月29日晚,邹恒甫在微博表示梦桃源事件实际是自己说话夸大,但是自己确实了解北大少数领导和教授好色淫乱,已经给北大纪检委提供了最新的线索和材料,将会继续推动调查,丝毫没有收兵道歉之意。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北大表现得不依不饶,先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言论当真诚自由即责任》的文章,引用桑斯坦的名言“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自由和真相之间的某种平衡”,批评邹恒甫不真诚不负责的爆料与“文革”大字报相类,更隐晦指出网络民意跟风,唯恐天下不乱的情绪。8月31日,又发表声明称,邹恒甫歪曲事实、无视法律、愚弄公众,破坏了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行为准则。并正式起诉邹恒甫。
 
捍卫名誉与为教育神圣呐喊
 
算起来,北大已经和这位前员工有五年持续的交火了。自2005年邹恒甫公开以北大两位知名教授作靶子批判国内经济学界水平低,风气不正,梁子就已经结下了。到2007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不再续聘邹恒甫,双方正式闹翻。邹恒甫甚至致教育部长公开信,指责北大光华打击自己。而北大则列举学校的具体规定逐一反击,指出自己不再续聘有理有据。从那时起双方口舌之争似乎就没有消停过,似乎也注定了此番纷争是迟早的事,而下一次纷争亦是不远。
 
其实邹恒甫不是第一个批判北大和中国高等教育与科研体制的知名学者,也不是海归学者与国内大学冲突的第一人。就权威程度而言,学术成就远远高过邹恒甫的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先生,就曾经连续公开批评北大打压其他高校,引进人才弄虚作假,设项目骗钱。就震动而言,亦远远不如世界知名的生物学家饶毅和施一公教授2010年在著名的《科学》杂志上发表《中国的科研文化》一文,全面抨击中国的科研教育体系中的资金分配潜规则,被高层阅读后批示,造成了整个科研体系的震动。但是就持续时间之长,内容之丰富,邹恒甫和北大之间的恩怨绝对属于第一。就其情形而言,已经不再属于我们所熟悉的大学教授抨击大学教育和科研体制,而更类同于我们曾经很熟悉的传统单位和个人之间关系。一个老单位和其刺头员工,总是有些说不清的恩恩怨怨。当然北大不是一般的单位,邹恒甫也不是一般的刺头,所以这幕戏持续的时间就长,观众也很多。虽然北大一方以坚决捍卫学校名誉要穷究,邹恒甫以痛恨教育腐败,为教育神圣呐喊发威到底。但是毫无疑问,这出大戏已经沦落为一幕闹剧,不管是北大还是邹恒甫教授,其实都不甚光彩,也不是双方所期望的。
 
如果追忆往昔,邹恒甫和北大也曾经亲密无间。作为1949年之后中国内地第一位哈佛毕业的经济学博士的邹恒甫,于1999年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聘用为应用经济系主任。彼时的北大正全面发力,意欲赶超世界一流大学,其中光华管理学院又被看做是改革的先锋。邹恒甫先是设计新的课程,创办了第一份全英文的学术杂志,这些都是以国际化为目标的,其实也是邹恒甫和北大共同认可的。事实上,直到现在光华管理学院依旧沿用这些课程,而邹恒甫本人在武大、中央财经大学建立的高等研究院,采取的教学改革措施,也基本沿袭他在光华设计课程的经验。可以说从高等教育改革的基本内容来看,双方并无大的分歧,甚至是高度重合。邹恒甫自己曾经讲过,聚英才而教之不亦快哉!虽然从光华的记录来看,长期在国外生活的邹恒甫本人授课甚少。而他确实喜欢在各地推广现代经济学教程,建立实验班,也的确贡献很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邹恒甫虽然厌恶大学官僚体制,但是从来不反对运用这一体制设计新的课程。事实上他自己也曾经说过,自己如何被拿掉系主任。可见邹恒甫并非不知道中国高校的官场做派的机关所在,但是他却没有与之彻底断绝联系,更喜欢运用这种机制所带来的好处,所谓特聘教授可以长期不上课拿全额工资,行政权力可以不必顾忌地搞大刀阔斧的改革,按照所谓的国际标准来衡量教师工作。而且虽然有诸多不满,就其对高等教育的评价标准而言,邹恒甫和北京大学所实行的也并无太大的不同。邹恒甫对光华的前院长不满,主要就是指责其学术能力不佳,换上了具有国际学术水准的蔡洪宾之后,他也曾颇为称许。事实上,很难区别邹恒甫与北大自2003年开展的全面改革有什么大的分歧。如果说有,那就是校方按照这套标准来将其扫地出门。除此之外,邹恒甫更多认为北大改得远不够彻底,完全不够国际标准。
 
官场似的沉默凸显北大尴尬
 
有了这些高度相同的意见,则可以发现,邹恒甫攻击火力虽猛,但是并无多少建设性的意见。相反这种揭老底的办法,倒是让“围观群众”甚为欢乐———高高在上的大学,身份崇高的教授到底是怎么回事?剧透的内幕重点在于哪些院长是淫棍,教授之间也不过是这副模样。这些东西似乎更为吸引人。至于说大学周边有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到底妥善与否?大学的校产如何形成的,本身又存在哪些问题?似乎都被淡化了。所谓斯文扫地不在于邹恒甫教授去揭发冰山般黑幕的一角,而是众多的人更多想象黑幕到底有多黑,到底有多烂。早在邹教授掀起这幕微博爆料高潮之初,其好友,香港科技大学金融学教授谢丹阳就在微博上指出:恒甫微博声称将通过微博直接回答北大纪委,自是文责自负。北大如果清白那只是恒甫一人的不耻,而网民担心的却是真理可能在恒甫一边———那将是全民的不幸啊。的确,这种网络围观某种程度上确实不幸,但是更不幸的是群众更多的是担心真相不在邹恒甫这边,大家白围观一番,此种心态流布,恐怕这才是更大的不幸。
 
整个事件发展演变到这个程度,一般意见都是指向高校本身的行政化,行政化的体制导致了北大诸多问题。行政体制办事,辞退邹恒甫惹得一身骚,同时某些教授自己不干净,外出走穴捞钱,自身腐化堕落。另一方面则是指邹恒甫本身人格偏执,略缺大家风范,挟私怨而不负责。高校行政化确实也属于问题核心,而邹恒甫的偏执,连他自己都不讳言。但是此轮交锋,北大显现的倒不仅仅是我们一般所谓的大学行政化所造成的教授、学生权利被忽视的问题。而是彻底地变成一个行政机构,完全没有大学应该有的做派。
 
自古学校作为一个特殊的组织都是有脾气的,所谓学生一直有丘九的称号,其实说明大学其实也是不好惹,不太讲理。一般来说有人对某一个大学横挑鼻子竖挑眼,学生和老师就要跳起来,更何况是这样无端的指责。但是本次邹恒甫爆料后北大的反应出奇安静,运作得有条不紊,像是一个一般的政府机构作出的反应。发言人出面,迅速展开调查,向社会公布信息。而作为此番受攻击最甚的教授群体,除了光华管理学院陈玉宇副教授,生命科学院饶毅教授做出反击之外,并没有什么动静。大小教授表现得像官僚一样安静,并没有显示出学人对于清誉本身的重视,这实际上是让人诧异的。事实上为了学院的荣誉,学科的荣誉,乃至学派的荣誉,大学教授往往是冲锋敢死,出于本能地向前。此番北大教授如此之安静沉默,看起来就像是学校统一安排的一样,这其实是非常奇怪的现象。教授的表现丝毫没有血性,而如同官僚般冷漠和城府,这颇让人觉得可怕。上上下下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丝毫都不觉得这是对北大严重的挑战。
 
整个北大上上下下显示出的这种官场气息,实际要比日益严重的大学行政化还要可怕。套用钱理群教授的话,精致的利己主义,其实是官场文化的真实写照。而如今,我们的大学教授表现得如官僚一般老练,学校横遭此劫,依旧忙着自己一亩三分地,这实在不能不让人觉得邹恒甫的指责北大死气沉沉,教授都忙着自己发财是颇有道理的。
 
缺乏自我意识的大学也缺乏荣誉
 
就现代文明而言,大学是个特殊的地方,美国思想家萨义德以批判西方现代思想的霸权体系而闻名,但是他却称,美国的大学是人类最后的乌托邦。此话充分说明了大学对于一个国家的内部文明有何等重要的意义。从宏大叙事的角度讲,一个国家最有生命力,可能也最有破坏力的思想存在于大学,大学是最不应该有功利主义的地方。正是各种理念的冲撞,才使得学子能够充分调动自己的潜力。同样因为大学的这种纯粹,这种不妥协的精神,社会的惰性以及垂暮的习气才能被遏制。就小微叙事的角度讲,一般大学校园,教师和学生都有我的地盘的概念。比如在美国大学校园中,既能找到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也能找到彻底的保守主义者,而不管其相互间歧见有多少,对于捍卫本大学荣誉和地位则是共同一致的。一者不允许有内部人损害大学的独立性和名誉,二者更不接受别人随便指斥自己的大学。
 
就中国传统而言,除了我们所谓的道统、法统之外,还有将二者联系到一起的“学统”。传统中国,相对独立的学校教育以及学者共同体一直绵延不废。学者的尊严和学术的尊严,学校的尊严俱为一体,丝毫不可分离。任何官场的规矩,在学校必须要让位于学校的规矩。而各地的庠序、书院也都有自己的传承和地盘观念,也不容他人撒野。类似东林书院那样,虽有门阀气息,但是其作用不可小觑。北京大学是中国最高学府,担负着建立中国现代文明的重任,同时作为汉武帝设立太学以来绵延两千年的太学———国子监的继承者,北大也是中国传统的学统继承者。这双重的任务之下,北大似乎不应是这种表现,北大教授也不应是此种态度。对于北大而言,清誉与名声,绝非是一个校纪委的调查就可以捍卫的,也绝非任何政府机构能担保的。而是每个北大人发自内心的荣誉感,士可杀不可辱的气概。如果没有这样一种气质,今天一个邹恒甫随便爆料可以顷刻颠覆北大,明天还有更多张恒甫、赵恒甫在后面。知名华人经济学家姚树洁教授撰文称中国大学一般都有山头主义,比较排外,但是这次看,至少北大的山头主义并不强烈,没人真站出来保卫北大的山头。
 
在“梦桃源事件”将逐步淡去之际,对于北大这所承载众多重任的大学而言,可能需要反思的问题很多。但是最应该问的恐怕是为什么没有北大人站出来捍卫自己的荣誉,而任由闹剧持续上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