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冀强 来源:山东商报 发布时间:2012-8-20 14:02:38
选择字号:
复旦大学副教授状告母校讨职称
 
外审评议风波
 
感觉连续两年遭受了不公正待遇,陈云觉得“憋屈”。尽管如此,她选择了忍耐——甚至包括父母在内的至亲,她都没有告知诉说。
 
时移世易,转眼到了又一年的教授职称评选。2011年6月,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启动了“2010年度的高级职称聘任”工作,这一次,包括陈云在内的五名申请人,均通过了第一轮投票。
 
但事情似乎总要有些风浪。原本以为“终于能通过正教授”评审的陈云,在时隔半年后的12月底,被告知自己在评选的外审环节中,没能通过。“我的成果是最突出的。”陈云觉得愤怒而委屈。事发当天,她递交了申诉书,并直言自己的申报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在高级职称申报者中名列前茅,出现这样一个反常的结果,“要么是外审专家给出了不恰当结论,要么就是受到了外部干扰或暗示。”但复旦大学人事处却并不这样认为。有工作人员介绍说,外审是盲审,即审与被审的双方都不认识,“选上了就高兴,选不上就不高兴。三年都没上,我只能说她的对手太强了。”
 
在陈云向记者提供的一众教授名单中,的确有人认为陈云外审未通过,其原因来自她自身竞争力不够。“评选教授,大家的水平都很高。而且考验的是参选者的综合素质和水平。”而对于是否如陈云所言,她在连续三年的高级职称评选中都遭受了不公正待遇,该教授并不愿发表意见。
 
也有人为陈云叫屈。有专门嘱咐记者不要提及姓名的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学校在送外审材料的时候,都会给外审专家一些暗示,“外审虽然叫盲审,但实际上评审材料拿出去的时候都是有对方的单位和名字的,彼此之间打招呼也是经常的事,这算是高校的行内潜规则。”
 
为了给自己要个说法,陈云向复旦大学申请公开每位外审专家的评审意见和结论,以及外审专家的基本情况。今年3月底,校方答复了陈云,但内容却让她沮丧。在答复内容中,五名专家被分别以数字1至5代替,“不予公开评审专家的个人信息”。五人中仅有三人同意其申报教授职称,一名专家的反对理由是,“三份代表作,日文版与英文版是相同内容……遗憾的是,代表作均为两人合作,而不是申请人个人的成果。”
 
而在陈云看来,参加外审的专家基本情况(主要是专业背景)并不应成为秘密。尤其是目前的外审专家的客观公正性理应受到严重质疑,校方理应公开相关信息。
 
在校方的答复中,同样拒绝公开的还有连续三年教授职称评审中,各申报人的申报材料。复旦大学的回复称,“学院已经进行了公示,评审结束后,申报材料已经退还了申请者本人。因此,学校无法提供该三项信息”。对于校方的这一答复,陈云感到了彻底的失望。她决定寻找新的途径,为自己寻求公正。
 
高校信息 公开第一案?
 
陈云决定起诉母校。终于知晓了实情的父母,从绍兴老家急匆匆赶到上海,听完女儿的讲述后,两位老人目瞪口呆,“在他们看来,复旦大学毕竟是我的母校,是我成长的地方,是我应该感恩的地方。”可冷静下来,他们又支持女儿这种有理有节为自己讨说法的行为。
 
其实矛盾的并非只有父母,陈云自己也曾经为此纠结。在她看来,起诉母校,既是为了自己的权益,也是为了挽救母校的声誉,“过多的忍让,就成了纵容,只能让这种不公变本加厉。”
 
而在校园内,陈云也处于夹缝之中。有人在陈云博客中留言质疑甚至指责,也有她自己的学生为她举手支持,当然,更少不了前来劝慰的同事——陈云将他们称为“说客”。
 
在陈云转发给记者的一封邮件中,有同事表示“理解你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三次没有上教授被逼到墙角的感受,以及你个人尊严受到的挫折。但任何一个旁观者都清楚,现在你在墙角,其实校和院也在墙角,到了这一步,棋都很难下,甚至根本下不下去。有和才有解,所以,我觉得僵下去,最后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所以,你退一步能赢得主动,进一步则可能永远难解无解。”
 
但已然感到筋疲力尽甚至窒息的陈云显然不打算退一步了事。
 
7月18日,她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继续要求被告复旦大学向她公开连续三年正高级职称申报人的相关材料、2009年度评审会议记录以及2010年度外审专家的基本情况。
 
在另一份同时提起、递交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诉状中,她也同时起诉了教育部,理由是希望能对复旦大学在教授职称评审中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作为国内知名的行政诉讼律师,袁裕来代理了陈云起诉母校及教育部的案件。如果顺利开庭,此案将成为全国高校信息公开诉讼第一案。“这是高校教师职称评审中比较典型的授权组织的行政行为。”
 
袁裕来说,在高校中这是个很普遍的事情,这就好像黑幕里的黑洞一样,需要被人揭开。“陈云在这个事情上是非常有勇气的,只有更多的人去争取自己的权益,社会才会进步。每个人争取自己的权益,不仅是公民的义务,也是对社会和国家的义务。”
 
截至记者发稿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退回了陈云的诉状;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尚未作出任何回应。尽管有律师界人士,对此案是否能够开庭表示并不乐观,但仍在等待的陈云表示,自己申请的信息公开,仅仅是前戏,重点是这其中的腐败和不公,并希望能够达到正本清源的效果。“不管结果如何,该走的程序我一定会走完。”
 
在自己的博客中,陈云说复旦大学已经有超过一百年的历史,无论是创始人,还是历任校长,抑或一名学生、一个老师,我们都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希望所有她的有缘人,都能对得起煌煌校史。”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