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孟祥超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2-6-4 10:09:12
选择字号:
甘肃卫生厅推广中医调查:吃中药可百分百报销

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设立的针灸馆。根据甘肃省的政策,中医针灸、拔火罐等100%报销。

5月29日,甘肃省第二医院食堂一角,摆放着猪蹄等药膳。

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室的经络模型。

 5月29日,甘肃省卫生厅家属院墙上,挂有四季养生的宣传板。(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力挺了一个“真气运行培训班”,甘肃省卫生厅长刘维忠被举国关注了。这个培训班号称让41人打通了任督二脉。随后,刘维忠被舆论“围攻”。
 
记者采访发现,早在“打通任督二脉”之前,刘维忠发展中医药的步子就迈得很大。做厅长4年来,他对中医的“扶持”,渗透到各个方面。例如要求每个西医科室配中医,例如让西医脱产学习中医,职称考试考中医。
 
按照甘肃省中医药发展规划,再结合甘肃省人口数,到2015年,甘肃预计每人年均看中医21次。
 
41人“打通了任督二脉”,刘维忠自己站在了风口浪尖。
 
5月26日,甘肃省卫生厅宣传处处长杨敬科说,厅长刘维忠近来压力大,气色不好。“无药治病”事业正被质疑。
 
此前,5月22日,刘维忠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来自卫生厅官网的新闻:甘肃省47名医务骨干参加了“真气运行法”培训班,经9天培训,41人“打通了任督二脉”。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刘维忠此前推崇猪蹄治病、黄花菜治抑郁症等,又被媒体翻了一遍“旧账”。
 
刘维忠微博回应:打通任督二脉只是让气血更加通畅
 
不过,刘维忠推崇的真气运行法(下简称真法),并不认为自己只是让气血通畅。综合媒体此前报道,真法曾称能治乙肝、癌症、尘肺病等80多种重、慢疾病,很多病症能治愈。
 
今年2月,甘肃省卫生厅曾发文,号召全省医务人员学习真法。据媒体报道,刘维忠厅长要让全省人人练习此法,以达养生保健,无药治病之效。
 
真法,是刘维忠发展甘肃中医药的众多创举之一。2008年刘维忠从甘肃省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一职调任省卫生厅长。4年来,甘肃省卫生系统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颇富争议的中医运动。
 
运“真气”无药治病
 
真法传人李天晓称,真法治过癌症晚期、艾滋病,效果很好
 
汪龙德是“打通任督二脉”的41名学员之一。这名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副书记,称自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大学时就练过真法,但当时年少无法静心,一学期下来没感觉。这次培训,他7天就打通了任督二脉,“后背发热、四肢发麻”。
 
根据刘维忠自己的说法,他对真法的认识也是大学时候开始。
 
2011年7月,《中国中医药报》曾连载刘维忠文章《欠发达地区发展中医药工作的实践与探索》。文中刘维忠称,大学时有同学得了乙肝休学半年后转阴,这名同学称练习了真法。后来这个同学“教我们班上每个同学练习了真法”。
 
刘维忠还在文中提到“真气运行法创始人”李少波,“甘肃中医学院老中医李少波教授今年100多岁了,他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非药治疗”。
 
5月27日,李少波的女儿、真法“传人”李天晓说,父亲少年时用祖传“吐纳引导”之术治好了肺结核,后来还治好了尘肺病等。李少波去年去世。
 
李天晓称,真法治过癌症晚期、艾滋病,对这些医疗界无解之症,“效果很好”。
 
去年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成立了“真气运行研究室”。李天晓说,省卫生厅审批了真法诊疗乙肝、消化性胃溃疡的科研课题。
 
在有关真法的一份“学术会议”资料中,列举有几十例重症患者康复的“现身说法”。一学员称练功时背后冒黑粉,丹田发亮光。
 
李少波2002年出版的《真气运行法》中提到练真法者“可元神出窍,见到美好景致”,“头上可出现光色”,“可见神鬼来侵”。
 
一名甘肃省卫生厅人士注意到真法中“元神出窍”的描述,他称不可思议,不知厅长是否读过《真气运行法》。
 
西医奖金与中药挂钩
 
发展中医的举措有,考核西医科室的中药用量,“上不去的扣奖金”
 
在号召医务人员练习真法前,甘肃省卫生厅已推出诸多措施,“扶持中医药发展”。
 
2009年2月,甘肃省卫生厅下发文件,要求“西医学中医,中医学经典”。省里最少每年办两个为期半年的脱产班,每年培养100人以上。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西医大夫张炜报了名。学完中医,他又学了“经典”,还参加了40多人的中医研究生班。按卫生厅文件,研究生班每年每人补助1.2万元。
 
李丁(化名)是一家三甲医院的西医,他也报名学了中医。他想趁机放个大假,单位还工资照发。
 
根据甘肃省的文件要求,西医晋升高级职称时必须加考《中医学》,占20%分值。一些西医不能接受,“你们没有事干了吗?”要求取消这个政策。
 
据刘维忠文章讲述,卫生厅当时压力很大,“只好找省委书记陆浩和省长徐守盛作了批示,《甘肃日报》和甘肃电视台播发了领导批示。这才统一了大家的认识”。
 
卫生厅要求综合医院成立中医管理科和中医科。刘维忠称“中医管理科就是考核西医科发展中医的情况”。并要求“每个医院都要考核西医科室中药用量,上不去的扣奖金”。
 
还要求每个西医科室配一名中医,建立西医科室邀请中医师查房、会诊制度。“西医查完房后,中医查,这样中药用量就上去了”。
 
所有综合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都必须配中医,“中医和西医同时开展抢救,要让抢救成活率提高5个百分点”。
 
“我们改了等级医院的验收标准。三级、二级医院验收,中医发展情况做到一票否决。中医发展不起来,等级医院不能通过验收,逼着他们发展中医。”刘维忠在文章中总结。
 
省卫生厅还曾发文提高中医床位补助,中医科补助提到西医的1.5倍。
 
根据卫生厅规定,综合医院里的西医科,也必须挂上中医养生知识。天水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内科大夫说,卫生厅2010年有要求,西医也要开中药。他说自己不懂中药,只好开一些中成药。
 
中药报销“百分百”
 
“只要患者吃中药,报销率提高30%。”刘维忠称此举旨在推广使用本地中药材
 
5月28日,兰州某三甲医院一名外科主任说,他的科室,现在用中药的人占一半。中药能全部报销,作为西医也能完成“开中药”的任务。“老百姓高兴,我们也高兴”。
 
2010年3月,甘肃省卫生厅发文要求每个县编10个左右的中医处方,治疗县域内常见病。后来卫生厅与人社厅联合发文,使用这些处方,100%报销。除此,门诊吃中药、使用针灸、拔火罐等疗法,也100%报销。
 
“只要患者吃中药,报销率提高30%。”2011年,刘维忠在《欠发达地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践与研究》(以下简称《实践与研究》)一书中称,此举旨在推广使用本地中药材。
 
上述那位外科主任说,他读过刘维忠关于医改的论文,其中提到“在综合医院设支持中医奖,哪个西医宣传中医宣传得好,介绍病人到中医科去,就给他奖”。这名主任认为“介绍病人”是将患者当成利益分配工具,“你把老百姓当什么了”。
 
2010年,甘肃开展省、市、县、乡、村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试点。在全省选1000位“名中医”,每人带1至3名徒弟。省财政给每个师傅补助6000元、每个徒弟3000元。
 
一家省级医院中医科主任说,他没找到合适的徒弟,最终带了3名西医。
 
对这一活动,刘维忠有描述:“我们还在皇甫谧坟前,举行了拜师仪式。”(皇甫谧被认为是中医针灸鼻祖——编者注)。
 
在推出各种政策的同时,宣传中医的文化活动也在进行。2010年,甘肃省卫生厅出资100万,庆阳市出100万元,排演陇剧《医祖岐伯》。岐伯是传说中的远古名医,一般认为是庆阳人(另一说四川盐亭人)。刘维忠也是庆阳人。
 
节目进行了招标,中标的是庆阳市陇剧团。此前,该剧团已排演了秦剧《皇甫谧》,耗资也是200万,省卫生厅、平凉市各一半。《皇甫谧》还先后两次进京“汇报演出”。
 
医院须设药膳科
 
刘维忠推崇药膳。甘肃省3月份发文,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成立药膳科
 
在学习中医之后,张炜这名原西医大夫,两个月前被任命为中医管理科科长。
 
5月29日,张炜说,他上任后通过与医院继续教育科合作,要求全院医务人员都参加中医培训。
 
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魏清琳所在的针灸科,几年前只有一个科室5个床位,现在5个科室,100多床位。
 
她说,以前做课题,最多3000元经费,现在,中医科研项目成为省重点课题,科研经费有10万。根据甘肃省卫生厅官网统计,截至今年2月,近5年来,该省立项各级别突出中医特色的课题180多项。
 
5月29日,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餐厅一角摆放着药酒、粥、猪蹄等添加了中药的药膳。医院张贴有领导视察该院的报纸,大标题是“送水果不如订药膳”。
 
文中称,领导指示“要逐步改变患者家属亲友探视习惯,将买花、送水果引导为到药膳科订药膳。”
 
今年3月30日,甘肃省卫生厅与商务厅、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文,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成立药膳科”。
 
甘肃省二院去年刚获批三甲。一名工作人员称,该院的中医参与率达到85%。刘维忠曾多次点名表扬。
 
刘庆伟(化名)是一家三甲医院的骨科医生。据他讲,舟曲泥石流发生后,一些病人被安排到他们科室。治疗中,有人拿来很多中药,说是卫生厅要求给患者喝。刘庆伟说他不知道这些药什么成分,没敢给病人用。“我们很忙,他(刘维忠)自己玩吧”。
 
“把西医说得一文不值,把中医说神了。”刘庆伟觉得,这不是科学态度。
 
根据刘维忠自述,几年前,甘南发生甲流疫情两个病人昏迷。院长打电话给他,刘维忠说:“用上中药,人死了我不找你麻烦,不用中药,人死了我要找你麻烦”。
 
“我有个经验,病人做完手术后吃猪蹄子或通过胃管灌些猪蹄子煮的汤,7天左右伤口就长好了。”无论写文章还是微博,刘维忠很多次提到猪蹄的疗效,也因此被网友戏称“猪蹄厅长”。
 
他曾说省内医院重点科室都在用猪蹄,“效果非常好”。5月29日,两名不愿具名的ICU医生说,猪蹄是营养学的事,与治病救人没关系。他们称并未在用猪蹄。
 
一名三甲医院的中医科主任担心,刘维忠把中医说得太玄了,反而可能会害了中医。
 
西医出身迷中医
 
一名医生发现,无论会议是什么内容,刘维忠必然会谈到中医
 
熟悉刘维忠的人,对他的印象是不循规蹈矩,办事干脆。一位卫生厅人员称,刘维忠执行力很强。
 
任督二脉事件后,刘维忠一直未接受采访。在回复记者的短信中,刘维忠说“不能采访,会影响这项事业”。
 
6月3日,兰州市城关区,省卫生厅家属院门口,畅家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在搞装修。工作人员说,这是按照市卫生局要求的统一标准在装修。他们为此扩租了200平米,设置中医病区。这名工作人员说,服务中心夏天每天十几个病人,冬天不过四五十人。不知道以后服务中心如何生存。
 
在刘维忠居住的单元门口的墙上,挂着中药养生食谱。小区内的墙上,挂着春、夏、秋、冬四季养生的宣传板。
 
兰大一院的刘东汉教授,是刘维忠最推崇的中医之一。5月27日,刘东汉说,刘维忠虽然大学学的是西医,但是个地道的中医信徒。
 
“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西医传入中国也就100多年的历史。西医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人看病只能靠中医……”刘维忠认为“中医和西医相比有不少优势”。
 
刘维忠1978年至1982年在兰州医学院读书。甘肃省中医界流传着刘维忠学中医的故事,说每到寒暑假,同学们都回家,唯有他跑到兰大一院实习,抄中药方子。刘东汉是他当时的老师之一。
 
刘东汉了解到,刘维忠在农村老家的母亲是一名土中医,“很会用中药”。
 
大学毕业后,刘维忠并没成为医生,而是做了行政工作。
 
一名甘肃省二院的医生说,他曾参加过几次刘维忠出席的会议。给他的印象是,无论会议是什么内容,刘维忠必然谈到中医。
 
刘东汉说,刘维忠懂得阴阳五行,还写了与此有关的书。在刘维忠的《实践与研究》中,他用阴阳五行的理论,给舟曲泥石流堰塞湖的破除工作,分析了“病情”。“形成堰塞湖的主要原因是土克水,最初人们用爆炸的方法,即用火来克土的方法解决堰塞湖的问题,7天没有一点进展。后来用挖掘机挖土,即木克土的方法很快就见效了。”
 
刘东汉认为,刘维忠发展中医的做法是对的,只是有时显得意识超前。“有些西医不理解,是还没尝到中医治病的甜头。”
 
中医教育“娃娃抓起”
 
在庆阳市,小学生和幼儿园大班生被要求每天朗诵“中医药歌诀”,不能少于15分钟
 
“甘肃人穷啊,医改摸索点传统的、简单的方法,包括食疗、无药治疗(锻炼、针灸、刮痧、真气运行等)方法治病。”5月25日,刘维忠在微博中说。
 
2011年7月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甘肃省签署协议,甘肃成为中医药发展综合改革试点示范省。
 
根据甘肃省中医药事业“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中医医院总诊疗人次超过5.5亿。同时,中医数量将从1.7万增加到4万。
 
根据甘肃省社会事业“十二五”的规划中,全省常住人口2015年控制在2653万人以内。以此计算,3年后,甘肃人均每年看中医约21次。
 
“气为元,功能强,天地道,化阴阳……”在刘维忠的老家庆阳,已“从娃娃抓起”中医药启蒙教育。
 
庆阳市教育局、卫生局2011年3月联合发文,要求全市小学、托幼机构,开展“中医药歌诀诵读”活动:每天安排一定时间诵读,并要求学生在家诵读不少于10—15分钟。
 
除此,校园和教室里,要装饰中医的内容,张贴、悬挂中医名人画像、书法作品。
 
4个月后,庆阳市卫生局“不完全统计”:市内所有小学和幼儿园大班学生都能熟背《中医启蒙三字经》和部分《中药方剂汤头》。
 
甘肃中医药发展,目前扩大了推广面。
 
今年5月25日,甘肃省食安办、农牧厅、卫生厅三家联合发文,要求中草药在养殖业发挥作用,在动物防疫中,优先使用中草药。
 
在任督二脉事件后,5月25日,刘维忠在微博中称,愿意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换来甘肃中医的发展。
 
6月1日,一则消息被广为传播,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所被认为涉嫌违规开培训班。
 
当天,另一则新闻传播更广。卫生部发言人回应“任督二脉”,称真气运行学培训班“主要目的是使医务人员了解和掌握更多的中医知识和方法”,并称“鼓励开展理论探索、实践创新和学术争鸣”。
 
这天一早,刘维忠在微博上连续两次转发了这条新闻。
 
■ 相关链接
 
中医药治病“档案”
 
○酒泉甲流死了1个人,当地卫生局长很厉害,把负责的大夫叫来骂了一顿,问为什么不给病人吃中药。然后全市做了个规定,所有的甲流病人喝中药预防和治疗,喝了中药的,如果患者死了,大夫不给处分。没喝的……要给大夫处分……后来1个都没有死。
 
○青海玉树地震的时候,转送到甘肃340多个病人……开始很多人不理解,说甘肃胡整哩,给骨折的病人喝中药汤能好吗?……我们安排340个病人都吃了猪蹄子,喝了黄芪水,伤恢复得非常快。
 
○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美国死亡1.2万人,中国死亡人数不到800人,这些都是中医药的功劳。甘肃防治甲流有300万人服用中药,疫情很快就得到控制。(摘自刘维忠《欠发达地区发展中医药工作的实践与探索》)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