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1-21 7:48:57
选择字号: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做科学家的后勤部长
 
一封邮件,一个批示,一场座谈会,三者紧密相连。其中的纽带,正是中科院党组正在着力推进的“3H工程”——
 
■本报记者 祝魏玮 吴昊
 
2012年9月9日,周末。中科院院长信箱收到一封15位青年科研人员反映住房困难的求助邮件。
 
10日下午,中科院动物所党委副书记李志毅正紧张地筹备座谈会。他接到通知,中科院院长白春礼非常关注青年科研人员的生活现状,看到邮件之后当即作出重要批示。
 
12日上午9点。邮件发起人之一、中科院动物所副研究员葛德燕在座谈会上用幻灯片讲述着她和中科院无房互助QQ群“群友”的想法。
 
此刻,在这场由中科院后勤部门、京区部分研究所主要负责人与青年科研人员共同参加的座谈会上,她认真地倾听着中科院副秘书长吴建国对“3H工程”(Housing:住房,Home:子女入学和配偶工作,Health:健康)的介绍,生怕漏掉一个字。
 
“真没想到院领导这样快就作出回应。原来院领导一直都在关心和重视我们年轻人的住房问题。”听完“3H工程”的介绍,葛德燕惴惴不安的心里涌起了期待。
 
困扰
 
虽然已经是副研究员,葛德燕可是地地道道的“80后”。她和在中科院植物所工作的爱人租住在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附近的一套老式小两居里。为了帮助照顾孩子,父母从老家来到北京,和他们挤在一起。4000多元的房租、水电费,用去了她月收入的一大半。
 
然而,让她真正下决心在教师节前将集体拟就的求助信发出的,还是源自那个周末早晨的触动。那天,正准备去实验室加班的葛德燕发现母亲将头埋在被子里轻声抽泣。
 
“妈,怎么了?”
 
“我想回家!”
 
这个回答葛德燕并不陌生。漂泊的生活、经济的窘迫,一直让老人觉得自己和小两口一样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葛德燕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家”。她理解母亲的委屈,却无力改变。
 
和葛德燕有着相似经历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她的一位群友甚至因为提前晋升副研而沮丧。为了能够获得机会申请“限价房”,他一度“出下策”,让妻子辞了工作,以控制家庭收入。谁知,晋升副研带来的小幅收入增加彻底打碎了他的梦。
 
在中科院遥感所党委书记赵忠明眼里,这些青年科研人员就是自己的孩子辈,有着独特的成长轨迹,他非常理解他们的苦恼:同龄人已经工作赚钱,他们还在继续读书;同龄人而立之年已小有社会积累,他们却刚刚毕业,仍一穷二白;同龄人谈论着跳槽另谋高就,他们却泡在实验室里……
 
关怀
 
中科院历来关心职工在住房、子女入学等方面的困难和“后顾之忧”。实施“3H工程”即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实际行动。
 
33年前,小平同志那句“我愿意做科学家的后勤部长”,曾让多少在特殊时期饱受伤痛的科学家百感交集。
 
甫一上任,白春礼就提出要关注中国科学院的后勤工作,“事实上,只有解决了科学家在这三方面的实际困难,才能够让他们心无旁骛地潜心钻研”。“3H工程”随之启动。
 
座谈会上,作为建院以来中科院唯一一位分管后勤工作的副秘书长,吴建国受白春礼委托,为青年科研人员详尽地介绍了“3H工程”进展。
 
“白春礼院长提出实施‘3H工程’后,行管局抽调精兵强将,专门成立了‘3H办公室’,落实各项具体工作。”中科院行政管理局副局长占剑说。
 
“在院党组、分院以及各研究所共同努力下,仅仅不到一年时间,‘3H工程’取得了重要进展。”中科院北京分院党组副书记杨建国说。
 
在解决科研人员子女入学方面,积极贯彻落实国家相关人才引进政策,与北京市就中科院人才子女小升初签署协议,海淀区部分中小学接收中科院符合“百人、杰青和海外留学博士”条件人员的子女。
 
在科研人员医疗保障方面,与海淀区卫生局联合,分阶段、分步骤、分内容、分医科地开展医疗保健服务;与海淀医院、306医院合作,为科研人员提供特色医疗服务等。
 
在科研人员配偶就业支撑方面,与部分地方政府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建立了人才需求信息渠道,为科研人员家属提供双向选择的优先服务。
 
在科研人员住房支撑方面,同北京等地的相关部门协调部分周转性公寓,拟为承担重要科研任务的青年骨干人员临时过渡使用。
 
此外,对于青年科研人员,中科院也同样予以关怀,目前正积极争取建设流动公寓来解决年轻人的燃眉之急。
 
“‘3H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在院党组的领导下,各个院所高度重视,承办部门坚决推进,整合资源、齐抓共管,多层次、多角度地开展工作,才能形成合力。”吴建国如是概括全院大后勤的下一步工作。
 
思考
 
“3H工程”关注的困难,并非只有象牙塔中的科学家需要面对。住房、医疗、子女教育,已经逐渐成为全社会关注的民生问题。
 
“要明确定位。‘3H工程’希望通过主动解决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安心科研。这是工作的初衷,却不是义务。”中科院青藏高原所党委书记谢鹏云强调说。
 
“既不能完全大包大揽,又要主动作为,关心科研人员。我们要积极思考,不断在细节上完善‘3H工程’。”这是中科院北京基因组所副所长李俊雄站在基层管理者角度上的理解。
 
无法否认,在高校等其他科研单位以拥有医疗机构、附属中小学、企业等丰富的行政后勤资源吸引人才方面,中科院处于劣势。“3H工程”的开展,是作为科研“火车头”和“国家队”的中科院,保障创新人才队伍建设与可持续发展、保障“创新2020”和“一三五”规划顺利实现的必要举措。
 
“对于一线科研人员来讲,‘3H工程’某种程度上是感情留人,感情凝聚人的重要体现。”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白春礼深情地说。
 
座谈会结束了,葛德燕充满期待。虽然她和43位群友还不能立刻与困难说再见。
 
《中国科学报》 (2012-11-21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