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河南法制报 发布时间:2012-10-19 12:39:20
选择字号:
博士为离婚杀妻毁尸 将安眠药当催情药骗其喝
 
幼年遭遇父母离异,母亲改嫁后却迎来了一个暴戾的继父,苦读到医学博士却留下一段短暂的婚姻。因与学校闹翻没能留校任职,在一家医药公司谋得了一份不错的职位后,终于找到一名医院的医学硕士建立婚姻家庭。 医学博士刘咏,命运多舛的生活似乎就此不再波折,但他在选择了AA制婚姻生活后,不断地否定着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妻子。
 
最终,这个38岁的医学博士选择了杀死自己的妻子,并毁尸灭迹。
 
在他作案前,一个女人曾闯入了他的生活。在他落网后,这个女人说,她从未想过真正进入他的生活。
 
没有人能准确判断刘咏的人生轨迹对他性格形成的影响,包括被他杀害的妻子。
 
妻子不见了
 
刘咏妻子王梅不见了。3天后,妻子的哥哥带着刘咏一起报了案。
 
发现王梅不见的,是王梅家的保姆王慧。
 
2011年12月11日17时多的时候,她看到王梅下班回到家中,和孩子玩了一会儿,然后给她说她要去找丈夫刘咏好好谈谈。此前两人因为吵架而分居,刘咏自己住在那边。
 
天气渐冷,王梅专门给刘咏买了保暖内衣。临走前,她对王慧说,她可能19时就回来,或者晚上就住在那边不回来了。
 
当晚,王梅没有回家。
 
第二天中午,王慧给王梅发短信问她回来吃饭不,但没有接到回信。16时,她给王梅打电话,对方关机。
 
王慧有些担心了,她给刘咏发了条短信询问,也没有接到回信。
 
等不及的王慧给刘咏打电话,对方也关机了。随后又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关机。
 
12月13日早上7时许,刘咏终于给王慧回了电话,说他因为开会没开手机,王梅没有找过他。他说先到王梅单位看看,帮她请个假,先找找再说。
 
一直到19时,刘咏才给王梅的家人说王梅失踪了的事。王梅的家人赶紧从外地赶来,一番寻找后没有结果,第二天赶紧报案。
 
让王梅的家人感觉异样的是,刘咏面对他们和警方心神不宁,谈吐间也闪烁其词,便对他起了疑心。而保姆也向警方提供证词说,11日傍晚王梅离开家时,对她说要去刘咏的住处找他好好谈谈,此后一去不归。
 
但刘咏一直否认那晚王梅找过他。
 
警方很快发现他在说谎,他们从摄像头当晚的录像中发现,那晚,王梅正是去了刘咏的楼上,而且随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录像中还显示,当晚刘咏多次下楼搬运物品。
 
刘咏为什么说谎?王梅去了哪里?刘咏往楼下搬运的又是什么呢?
 
美满的婚姻
 
在警方的调查中,刘咏与王梅的婚姻情况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刘咏1973年出生于新郑市一个农家,幼年时父母离异,母亲带着他改嫁,继父性情暴烈。
 
1993年,刘咏考入大学学习临床医学,毕业后又考入本科硕士,毕业之后留校任教。2002年,他考入中南大学湘雅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其间,他有一段短暂的婚史,因性格不合两人很快离婚。刘咏博士毕业后原本准备留校工作,因与学校发生了一些矛盾,于是辞职离校,出任了深圳一家医药公司郑州办事处推广经理,月薪近两万元。
 
2009年5月的一天,刘咏因为牙疼,到一家医院口腔科看病,接诊的是一名30多岁的女医师叫王梅。在聊天中刘咏发现,王梅竟然是自己大学时期的同年级校友。
 
互留电话后,两人不时相约,参加同学会或者单独约会,在一次酒后,两人有了肌肤之亲,从朋友变为恋人。相处中,刘咏得知王梅成长在一个干部家庭,家境很好。
 
频繁约会的两人很快感情升温。那一年10月,王梅找到刘咏对他说自己怀孕了。一个多月后,两人结婚,住在王梅所在医院分的房子里。次年6月,两人的女儿出生。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医学硕士,都有着不错的工作,又有了孩子,被人们普遍评价为幸福的这个家庭,似乎并不幸福。
 
刘咏曾对朋友说,他其实对王梅并不十分喜欢,但既然有了孩子,她的整体条件也不错,才决定和她结的婚。据两人的保姆王慧介绍,两人关系并不好,刘咏曾提出和王梅离婚,王梅没有同意,后来两人就开始分居。
 
博士丈夫杀妻
 
刘咏在妻子失踪前后没有见过王梅的谎言被揭穿后,警方将其列为首要嫌犯进行调查,随后在掌握了大量技术性证据后对其进行突审。很快,刘咏承认了是其将妻子杀害并进行了碎尸。
 
刘咏说,2011年12月11日18时许,王梅来到了他在郑州市丰庆路的家里。王梅告诉他,她是来向他解释一下两人之间的一些误会。
 
“天冷了,我给你买了保暖内衣。”
 
“不用再解释了,我已经决定离婚了。”
 
王梅沉默了半天,说:“离婚就离婚吧,我们是在这里结婚的,让我们再过一个夜晚吧。”
 
刘咏无法拒绝,便同意了。见王梅开了酒,他便从包里拿出几片安眠药,放进了王梅的酒杯,告诉她这是催情药,王梅没有多想一饮而尽。刘咏拥抱着她倒在了床上……
 
事后,王梅说很困,想睡一会。刘咏就独自到书房去玩电脑。21时许,刘咏回到卧室,发现王梅依然昏睡不醒。
 
他看着她的脸,突然对她有厌恶感,想着这两年在一起,王梅给他造成的感情家庭方面的种种不是。他恼怒感上来,有掐死她的念头。
 
这个念头很快遏制不住,他抓起床上的被子,紧紧地捂住了王梅的头部。王梅微弱地挣扎没几下,便不再动弹,刘咏掀开被子一看,发现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意识到自己杀死了妻子,刘咏大脑一片空白,他坐下抽了几根烟。他想把王梅的尸体拖出去,扔得越远越好。他出了门,可是发现楼道里不停地有人来来往往。这样把她拖出去,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他想到了碎尸。
 
刘咏跑到楼顶上,找了七八块当初装修时剩下的橡胶皮,把橡胶皮铺到卫生间的地上,然后下楼到自己家的地下室里搬来两箱硫酸(这本来是他准备用于老家宅基地搞绿化用的)和两副橡胶手套……他开始残忍地肢解妻子的尸体……
 
次日5时,刘咏起来,趁着凌晨楼道里无人之机,把装有王梅尸块的包装袋搬到了自己的车上。7时许,刘咏出门上班,并顺便把一些分尸用的工具和王梅的衣物等扔到了小区的垃圾箱旁边。在单位待到10时30分许,他开车出来,往新郑方向找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沟边,用准备好的铲子挖了一个坑,将装尸袋儿扔进去埋了起来……
 
警方按照他的供述找到了埋尸地。
 
后经法医检验,王梅是服用氯硝安定后被他人压迫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AA制生活
 
刘咏的月收入一两万元,而王梅月薪只有3000多元,但两人是按照AA制来生活的。这样一来,王梅的经济就显得有些紧张,而刘咏苛刻地按照AA制的生活方式,他支付保姆工资,就要求王梅承担其他的开销,连几十元的菜钱也会算清楚,这让王梅觉得难以适应,为此,两人曾大吵过几架。
 
在王慧和王梅看来是苛刻的AA制生活,刘咏看来自己却是个受害者。他说他逐步发现两人之间的性格、家庭生活习惯都不同,他认为王梅的性格较强势,他们之间的小摩擦不断。如果不是女儿,他会更加坚决地提出离婚。
 
更重要的是,刘咏认为王梅在经济上一直欺骗他。虽然王梅自己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但刘咏发现她每个月的花费已经远远超过3000元。他曾查过王梅的工资卡,发现她每月除了正常的3000多元工资,每月都有几千元不等的进账,而这些她都没有向他提起过。
 
另外,刘咏发现王梅在投资理财上也有投入,但也从未向他提起。2010年,王梅突然向他说起有一套房子需要装修,这让刘咏更加恼火。
 
2011年11月23日晚上,刘咏酒后回家发现王梅在用网银购物。见到王梅又网上买东西,刘咏就觉得不高兴,第二天再次查询王梅的银行卡,惊奇地发现她的银行卡里出现了一笔20万元的存款。晚上,王梅回家后,刘咏拿着银行的查询单质问妻子。王梅丝毫不肯示弱,两人大吵了一场。
 
刘咏气恼之下向王梅提出离婚。王梅认为他们夫妻俩确实有点摩擦,可毕竟还是有感情基础的,孩子还这么小,不同意离婚。最后,刘咏收起自己的东西离开,两人就此分居。
 
后来王梅的哥哥证实,那套房子和存款都是他们的父亲留给王梅的。
 
王梅曾向他哥哥抱怨,刘咏工资比她高,因为选择了AA制,她担心自己的收入、存款、花销比他大,提到经济问题就敏感紧张,没法沟通。
 
其实,在2011年三八妇女节,刘咏在一次授课后认识了一名中年女子,这名女子主动找到刘咏,告诉她自己因为无法生育而离婚,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生育一个孩子,希望刘咏可以从专业上帮助她。
 
这名女子称,自己因为所在的都市村庄拆迁获得了近千万元的赔偿金。刘咏享受着这名女子在各种高档场所慷慨的招待,并积极帮助这名女子进行检查和治疗。而这名女子也为此对刘咏更加关怀备至。很快,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即便如此,这名女子明确地表示绝不会破坏刘咏的家庭。
 
经过调查取证,警方发现刘咏这段时间与这名女子交往甚密。警方为此传唤了她,希望她提供一些与案件有关的情况。
 
这名女子得知刘咏竟然杀妻分尸,惊愕不已,称自己明确表示不会破坏刘的家庭,只是希望他能帮助自己,对他有些好感但也并无过多的想法。倒是刘咏曾表示要离婚娶自己,自己当时并不在意。
 
刘咏也否认自己杀妻是为另娶他人。
 
一个AA制下的不开心生活,最终让刘咏选择了杀妻。在接受郑州市检察院检察官提审时,谈及当时动手杀妻碎尸,他说:“心乱如麻。”
 
目前,该案已经被检察机关公诉至法院,法院尚未开庭判决。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利用大连相干光源发现冰立方新结构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