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祥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1-4-19 9:56:25
选择字号:
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点评药家鑫案,接受批评不接受歪曲

 
“我始终认为,一个学者是要耐得住寂寞的。”很少接受人物专访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告诉记者,这一次确实是有话要说。打开李玫瑾的博客,涉及药家鑫案件她的评论和回应将近十篇,博客的更新频率超过以往。在新近的几篇博客中,有三篇是回应清华大学肖鹰教授的文章。很多人由此认为,李玫瑾眼里只有清华大学的教授。其实,这其中的原因是,在李玫瑾看来,肖鹰教授代表了一类人:“他们这些人是大学教授,不是普通的网民,他们作为有学术素养的人,应该知道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是不能随便批评的。” 一切都来得太仓促。药家鑫案件审理当晚,中央电视台的直播引起了轩然大波。关于道德的、法律的、逻辑的所有讨论,尤其是孔庆东教授在网上的“开炮”,让李玫瑾措手不及地卷入了这场风波。
 
不要让调笑专家成为一种风气
 
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于2010年10月20日深夜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六刀(又说八刀)致其死亡。10月23日,药家鑫在父母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今年3月23日,案件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一般的犯罪人想置人于死地,扎两刀就会走,可为什么药家鑫要连续捅六刀?这点让我很疑惑。”李玫瑾在给药家鑫的问卷写道,“在女孩的呻吟中,你扎了她那么多刀,你在这过程中是什么样的心态?”这个问题在审案当晚的直播中也被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提问到了。
 
“我当时没有想到会问这道题,因为专业问题是无法在电视直播中说清楚的。可由于是直播,所以我只能回答。”李玫瑾在直播中说,药家鑫连捅六刀(又说八刀)杀人是“弹钢琴的重复性动作”。在中央电视台对药家鑫的生活进行报道之后,李玫瑾作出了如此的分析,这让很多观众以为,李玫瑾和中央电视台在为药家鑫辩护和开脱罪责,很多人开始了咒骂,并为药家鑫扣上了“富家子弟”的帽子,调侃李玫瑾为“砖家”。之后的一个节目中,李玫瑾将此观点修改为“药家鑫的第一刀是有杀人的念想,之后的几刀则是弹钢琴的习惯性机械动作。”但即使是修改过的分析,也仍然让她疲于去“应战”。
 
李玫瑾应战的对手中,有的人声望很高,比如孔庆东。在一段网络视频中,孔庆东评价央视关于药家鑫事件的新闻节目时认为其“毫无廉耻”、“毫无人味”,央视请来了一个“狗屁专家”来评论。该视频被迅速分享,被网友认为是“很给力”的评论。虽没有直接点名李玫瑾,但其所指观众都能品味到。
 
同时,凤凰网等媒体上也出现了刘辉撰写的《教授,请勿在亡者的伤口上撒盐》的文章。文章把矛头更直接地指向了李玫瑾,批评她将“罪犯杀人的凶残”,“变成了艺术”,而这在李玫瑾看来是一种歪曲。但公众尤其是网民几乎一边倒地站在了代表“正义”和“良心”的一面,将李玫瑾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随便在一个论坛中找到李玫瑾的帖子,都可以看到对其不堪入目的人身攻击。
 
争论远远没有停止的意思。《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当调笑“砖家”成为一种风尚》认为,当今社会,调笑某些“砖家”已然成了一种“风尚”,因为他们习惯于“说一般人听不懂的话”。“但我认为,这不是风尚,而是风气。哥白尼是怎么死的?不正是公众调笑的结果吗?其实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因为我没有活在秦朝,或者‘反右’和‘文革’时期,要不然我连命都没了!”在一定程度上说,已经是“众矢之的”的李玫瑾说到这里却并没有很愤怒的感觉。
 
做一个“不妥协”的学者
 
“我接受批评,但我不接受歪曲。网民骂我可以,但这些教授作为有学术素养的学者,应该知道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是不能随便批评的。”李玫瑾说此话时格外冷静,一字一板。
 
尽管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甚至谩骂,但这一次李玫瑾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只分析了药家鑫的行为,而没有分析他的观念和动机,没有为他开脱的意思。”至于药家鑫应该判什么刑,李玫瑾对所有人都说,她不是刑法专家,不能解答这个问题,最多也只是希望判决不要被舆论左右。
 
在此之前,李玫瑾作为犯罪心理学学者而被人记住,是通过2004年对马加爵案件的分析。当时很多报道对马加爵表示同情,并“引导”读者认同马加爵是因为贫穷而杀人,很多人甚至质疑马加爵作案时精神是否正常。就在此时,李玫瑾的调查得出了新的结论:马加爵是因为无法面对潜意识而产生了心结,最终导致杀人。和现在一样,李玫瑾被众人激烈地批评,但一直强调专业素养的她也没有妥协。
 
2004年2月中旬,正值寒假。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在三天内杀害了同宿舍四名同学。案发现场收拾得很干净,被害人的尸体也被藏在了宿舍的衣柜里。马加爵作案后立即逃跑,办案刑警认为“预谋的特点很突出”。
 
4月,一个刑警找到李玫瑾问她:“正在逃亡的马加爵的犯罪心理你有没有分析过?目前我们搞不清他的犯罪动机。”令刑警迷惑的是,四名被害人都是穷学生,所以不可能为财;马加爵的犯罪行为很有条理,现场“很干净”,所以也不可能是精神病人作案。李玫瑾对这个问题也充满了疑问,所以得知马加爵在海南落网后,她最关心的也就是马加爵的犯罪动机。
 
第一次听说马加爵犯罪动机时李玫瑾更加迷惑了。海南警方介绍道:“据他自己交代是跟同学打牌吵架,同学说他偷牌,他很生气就杀了他们。”在海南的逃亡中,马加爵还买了复读机和10盘磁带,其中有两盘是他自己用方言录的音。至于内容,只有等广西警方“翻译”后才能得知。
 
马加爵落网后,各媒体开始争相报道。“我当时的感觉是,有些媒体在有意或无意地同情马某,而事实上则在对刑事审判进行着一种不公平的社会导向。”网络上曾经传言,马加爵有一段时间逃课,是因为没有钱买鞋。一直等到学校发了助学贷款,他才买了一双拖鞋去上课。这个消息来源是一个女同学。“但我不明白,没上课的马加爵没有女朋友,他的宿舍没有女生,为何同宿舍的男同学不知此事,却由‘某女同学’说出来?”李玫瑾几乎对所有的报道充满了怀疑。“稍有专业背景的人都不会相信,所以我决定去云南昆明调查一下马加爵真正的犯罪心理问题。”李玫瑾在得到了领导的支持后,飞往云南。
 
但李玫瑾最终没能见到这个让她困惑很久的大学生。按照侦查程序,在李玫瑾到达云南的前一天马加爵刚刚指认完犯罪现场,回来后就开始绝食,不说话,心理状态不是很好,办案的刑警不太希望外来调查人员与他接触。但好在刑警们把所有的讯问资料毫无保留地借给了李玫瑾。
 
讯问材料里涉及到犯罪动机的部分,马加爵仍然说是“打牌”和“争吵”,但争吵的内容马加爵强调“什么都不记得了”。在去云南之前李玫瑾草拟了一份调查问卷传给了办案的同行,在离开云南之前她得到了答卷。“我当时很失望,因为有些问题我不能继续跟进提问,但有一点我已经有了初步判断:马加爵杀人是为了一件不能说的‘某事’。”
 
这件事到底是什么?
 
李玫瑾回京后写出了《马加爵的犯罪心理分析报告》。在报告中提出了马加爵的四个心理问题,但惟独没有涉及犯罪动机的论述。“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马加爵不是因为贫穷而杀人。”
 
事实上,马加爵在案发前的一个学期里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并且寒假没有回家。“在仅剩他一人的宿舍里可以打开任何网页,”李玫瑾推测,在这期间,“马加爵应该看了些平时没有机会接触的东西。他23岁,身体健壮却没有女友,然而内心的欲望却依然存在。这些都是他的个人隐私,可是与他吵架的同学恰恰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么他们会吵什么我们自然也就知道了。”
 
继续的调研和考证,以及一些媒体的报道证实了李玫瑾的推断,即马加爵因为隐私被同学知道,害怕无颜面对他人而杀人灭口。他的心理问题在于自身的人格缺陷,而不能一味归结于社会贫富差距问题。
 
这一结论无异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公众表现出极大的同情时,李玫瑾上万字的分析毫无疑问遭到了很多人的谩骂。但李玫瑾不妥协,“只要我的分析是对的,我就会坚持。”
 
采访结束的次日,李玫瑾在博客中做了更新,回应了肖鹰教授的质疑。最后她转述了王小波的一句话:
 
做思维的精英,而非道德的精英。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