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1-11-24 13:32:33
选择字号:
川大周厚隆教授辞世 生命后两年穿尿不湿回讲台

周教授生前为学生补习

 
 
周教授生前为学生讲课(川大锦江学院供图)
 
●“下晚自习后他给我补课,偌大一个教室,即使我一个人,他也站在讲台上给我写板书”
 
●“他讲起课来,总是如行云流水,把数学都变成了故事,让你久久不愿从课堂上抽离”
 
●“他讲课的策略就是一次不懂讲两次,两次不懂讲三次,三次不懂再讲”
 
11月19日上午7点半,四川大学锦江学院统计系教授周厚隆辞世,享年67岁。21日,遗体告别仪式在凌晨3点举行,从四川各地赶回的曾经他教过的学生、友人、同事,近百人挥泪,送他最后一程。
 
有人说,他视教育如生命、视学生如子女;也有人说,他为人宽厚、一生低调……
 
他的决定 最后时间更多留给学生
 
周厚隆会在办公室等着所有冲刺考研的学生去找他问问题,不到凌晨1点决不关灯离开
 
患直肠癌 坚持为学生上课
 
四川大学数学系大一研究生杨春燕现在仍清楚记得,2010年2月2日中午,她接到周厚隆的电话,“我住院了”。
 
3年前,在锦江经济系就读的杨春燕听说统计系系主任周厚隆数学教得很好,于是跨系到办公室请他指导,没想到,周老建议她考数学研究生,还同意给她单独辅导。当时,周厚隆在学校已非常“出名”:他不仅授课“全能”,能同时教授五门数学类课程;还不计报酬,暑假寒假为学生辅导考研。
 
那日下午,当杨春燕赶到医院,见周老师正给老朋友打电话说,“我得直肠癌了”,还满面笑容。女孩顿时难受起来,周老师却说:“我这个学数学的,看得开得很,生病算什么。”
 
当时,周厚隆的老伴儿已给医生、护士打了招呼,“千万不能告诉他癌细胞已扩散到把整个肠子都包裹了起来。”虽然不知道真实病情,但周厚隆已偷偷做了一个决定:把最后的时间更多留给学生。
 
6年前,在退休后被返聘到川大锦江学院,周厚隆就把身心扑在位于彭山的学校,他几乎1个月才回成都和家人团聚一次。得知患病后,他决定周末不回家,寒暑不休,继续免费为本科考研培训班上课,力争让更多学生考研成功。
 
穿尿不湿 深夜12点还上课
 
由于癌细胞的扩散位置问题,周厚隆需要做直肠改道手术,排便需要用管道,回到学校后,他每天都穿着老年尿不湿前来上课,走路、坐下……这给他带来了很大不便,但他从没抱怨过。
 
有时,过度走动或劳累会引起大出血,但周厚隆能忍则忍。戴朝娟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暑假补课期间周厚隆告诫她:“每天早晨8点准时给我电话,如果我出血不严重,就通知大家照常上课,如果出血严重,就推迟点再组织。”戴朝娟记得周厚隆虽说有过嘱咐,但从没缺过课。
 
很长时间里,周厚隆都同时为几个学生单独补习数学。杨春燕知道老师患病后不再去找他,害怕增添麻烦。可在一个晚自习后,她却发现周厚隆站在教室后门看着她,“责备”她怎么不再问问题了,还丢下一句:“你不想考研了?我会每天在办公室等着你来问问题。”
 
从那以后的每晚,周厚隆都会在办公室等到深夜12点过,等着所有冲刺考研的学生去找他问问题,不到1点决不关灯离开。
 
他的执着 为学生补课不收一分钱
 
“他补课不收钱,学校发的经费他自己不用、不给老师用,就用在学生身上”
 
补课时一个人听课也写板书
 
最近一年,周厚隆又查出败血症,癌细胞扩散到胃部。10月23日,周厚隆摔倒在寝室,头部撞击在马桶上失血过多。学生周华萍接到电话冲进寝室时,周厚隆捂着头说:“不要给阿姨打电话。”“他不想要阿姨担心。”周华萍将周老送进彭山医院,当晚就缝了7针。
 
3天出院回到学校后,周厚隆因失血过多,说话有时已不清晰。戴朝娟回忆说:“当时阿姨让他回家,他不走,后来的日子就呆在学校,方便我们去寝室问问题。我是从营销系转到统计系的学生,文科转理科老师费了很多心,下晚自习后他给我补课,偌大一个教室,即使我一个人,他也站在讲台上给我写板书。”
 
课堂上 学生答对题他流下泪
 
到锦江学院教书6年间,周厚隆的“数学大门”对任何专业的每个学生敞开,他还特别培养了7名已升入一本名校的数学研究生。已获得硕博连读资格的学生周磊回忆:“他讲起课来,总是如行云流水,把数学都变成了故事,让你久久不愿从课堂上抽离。”
 
“他讲课的策略就是一次不懂讲两次,两次不懂讲三次,三次不懂再讲。”学生向世兴记得,平时别人觉得不太难的题目,自己就是不会做。一天,周老师在课堂上出了题,这次他在老师引导下答对了。周老师竟流泪了,“他说,我从来不去想我的病,只要学生做得起题,我就真高兴。”学生回忆,“他补课不收钱,学校发的经费他自己不用、不给老师用,就用在学生身上。”
 
他的遗愿 学生考上研究生
 
“希望他们能考上今年的研究生、更多的学生能够考上,可惜的是,我已经看不到了”
 
妻子埋怨 他更像“娶了”数学
 
计算机系的谭斌和周老相熟13年,曾是他在川大的学子,“当年,在大课上他问大家听懂没有,很多人都说懂了,唯独我摇头。他接我到家里去讲课,春节我没钱回家、考研我没钱读书,他和师母就给我钱。”
 
得知周厚隆生病后不仅要回到学校、还要住在寝室周末无休的上课,老伴对谭斌抱怨起来:“一万个人里都找不出一个他那样的人,就连我生孩子时,他的旅行包里不装保养品,装了一袋子书给我摆了一床,不爱惜我不说,他还不爱惜他自己。他娶了数学、他娶了学校。”
 
周老遗憾 学生考研他看不到了
 
戴朝娟在10余天前接到阿姨电话,说周老师想他们了,想几个学生再去看看,她在研究生报名资格审查时专门到肿瘤医院去看望。“见到周老师戴着呼吸器,他问我们复习得怎样了,我们都说好,他却一时间好像生气般,让我们赶快离开。他是怕我们久呆那里,耽误复习时间。”
 
周厚隆的老伴告诉学生们,周老最后的遗言也是关于学生,周老说:“希望他们能考上今年的研究生、更多的学生能够考上,可惜的是,我已经看不到了。”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