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学科学 化学科学 工程材料 信息科学 地球科学 数理科学 管理综合
 
要闻

疫情中云端上的“精神食粮”

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科研任务不能停,学业压力没减轻。如何应对疫情带来的情绪变化?惯于事事谋划在前、未雨绸缪的中科院人在封控之初,就把解决研究人员、学生、职工和家属的思政问题,纾解情绪压力提上了日程。

祁连山青海片区生态保护修复试点观察

由于长期过度开采和放牧,祁连山生态功能曾受到严重威胁。作为全国首批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试点之一,祁连山青海片区实施“连山、通水、育林、肥田、保湖”工程,探路生态系统化治理、一体化保护,守护祁连山水好风光。

全力以“复”的科研加速度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多个科研团队按下复工复产“重启快进键”,及时解决某新型陶瓷基复合材料关键工艺问题,并完成相关构件研制;顺利交付首批4台(12只子模块)强子量能器用塑料闪烁体阵列样机、10万余只GE公司PET用BGO晶体元件……

随着生产生活恢复正常秩序,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在沪16家研究所全面复工复研,全力以赴推进各类重点科研攻关任务进入“加速跑”模式。

吉林珲春:擦亮候鸟迁徙的“星级驿站”

“老百姓确实蒙受损失,候鸟也确实需要好的环境,怎么能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这个问题曾苦苦困扰护鸟队。直到2013年,来这里考察的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专家解焱提出了解决方案:生态种植。

“用人工除草代替农药,用候鸟留下的粪便代替化肥,这样鸟儿可以安心停留,村民可以种出经济价值更高的产品。”解焱说。

上海疫情中,那些“不回家”的科研人

打地铺,钻睡袋,睡行军床,几张凳子拼一拼,甚至直接睡到会议桌上……五花八门的住宿方式,只因为这里有他们放心不下的科学试验、耽误不起的型号任务、不能停下的临床试验。

2022年3月中上旬,眼见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的一批科研人员主动住到了办公室。

这一住就到了6月1日。80多天的坚守,换来了一批科研成果喷涌而出。生活按下暂停键,但科研工作一直在冲锋。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去冲锋!

推动科普公共服务公平普惠

“我的果蝇也能送到天上做实验吗?”新疆乌鲁木齐市第七十中学8年级同学麦迪娜的问题,在“天宫课堂”第二次太空授课中,得到了太空教师——航天员王亚平的肯定回答。

全国各地青少年同上“天宫课堂”,得益于中国科协不断推动现代科技馆体系发展。

从2012年起,10年来,我国建成了一套覆盖全国的科普基础设施体系,包括408座实体科技馆、612套流动科技馆、1251辆科普大篷车、1112所农村中学科技馆和中国数字科技馆。

碳家族添新成员,中国科学家创造!

“构思5年,实验5年,前后10年时间不断探索,我们终于成功创制一种新的碳材料,为庞大的碳材料家族再添一名新成员!”6月16日,在中科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科院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化学所)研究员郑健公布这一好消息时难掩内心喜悦。

当天,《自然》发表了他作为通讯作者的论文。论文报道的工作在常压下通过简单的反应条件,创制了一种新型碳同素异形体单晶——单层聚合C60,具有较高的结晶度和良好的热力学稳定性,为碳材料研究提供了全新思路。

林业工程师毛英:让丁香绽放生命的绚烂

近年来,在一批批像毛英一样的林业工程师研究和繁育下,西宁林科所逐步建成丁香国家林木种质资源库,目前保存有103种丁香,其中可繁育的69种,部分品种已经在兰州、拉萨等城镇落地生根、开花绽放。

作为西宁市市花,西宁每年在大街小巷种植丁香超过百万株,丁香苗木存量超过750万株,占西宁市区花灌木栽植总量的70%。

细嗅花香,静待花开,每天和丁香相处,毛英静心感受着别样的浪漫。“保存好丁香种质,培育好丁香品种,推广好丁香种植,这是建立丁香种质资源库的意义,也是我们林业科技工作者的使命。”毛英说。

“长江缩影”赤水河:长江大保护的先声

在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以下简称水生所)科研人员眼中,赤水河是一个极具科研价值的“长江缩影”:源头都是高原鱼类,上游是急流性的鱼类,中游是普通的流水性的鱼类,下游又和长江干流中的鱼类群落大体一致。这样的生态格局,对于研究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形成和维持机制,是一个非常好的样本。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水生所的研究人员因三峡工程与赤水河结缘,并在此后的30多年时间里深入研究赤水河,不断提出生态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建议,在赤水河率先开始了“十年禁渔”,成为其后长江全流域禁渔的先声。

山东“黄河滩”正变成“幸福滩”

笔直的马路、整洁的街道、热情友善的乡亲们……这里是山东济南市长清区孝里街道的孝兴家园。168栋高层住宅,让3万余名黄河滩区群众居住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住在黄河边上,发大水的时候房子地基都毁了,只能不断地垫台、盖房。我家房子就盖了五六次。”年近八旬的孝兴家园居民于家云说。在黄河滩区生活了大半辈子,他讲起当年的情景不禁心生感慨。

黄河滩区,即黄河主河槽与防汛大堤之间的区域。山东曾有约60万人生活在此,安居难、吃水难、用电难等“滩区八难”如影随形。安居难,是难中之难。

FAST与“520”一眼万年的邂逅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单口径望远镜,FAST在“多科学目标同时巡天(CRAFTS)”优先重大项目支持下,开展快速射电暴搜寻,已经发现至少6例新FRB,为揭示宇宙中这一神秘现象的机制、推进天文学这一全新领域的研究作出独特的贡献。

在中国科学院6月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首FAST过去20多年的建设史,国家天文台FAST运行和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总工程师姜鹏倍感欣慰。他打趣说:“当时的艰辛一度让人对未来产生迷茫。早知道FAST能有这么多收获,我们或许会更加卖力!”

向拓扑量子计算进发:一个“必然的偶然发现”

2021年8月底的一个深夜,北京北四环边,白日的喧嚣已归于平静,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灯仍然亮着,实验室里静得只剩下呼吸声。在一个裹着银色锡纸的仪器边,副研究员李更等待着实验结果。

几乎就在一瞬间,困意彻底远离了他。因为此时的电脑屏幕上,原本应该平整的四方图案出现了竖向的波纹,波纹中还穿插着斜向的条纹。

北京积极打造创新之城、活力之城

一座城市的活力,在很大程度上,与这座城市的创新创业氛围密切相关,其中独角兽企业的多少是一个重要指标。

独角兽企业数量从2015年的40家增至2021年的102家;日增科技企业数量从2015年的110家增至2021年的270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从2012年的0.33万家增至2021年的2.76万家……

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积极建设创新之城、活力之城,向着创新力、竞争力、辐射力全球领先的国际科创中心稳步迈进。

开发蓝海的巨人:探访“深海一号”能源站

从三亚乘直升机飞行大约50分钟,矗立深海的钢铁巨人“深海一号”能源站便呈现眼前,源源不断的海底天然气供应让能源站顶端的火炬熊熊燃烧、昼夜通明。近日记者探访了这处深水气田。

“深海一号”是我国首个自营勘探开发的1500米深水大气田,于2021年6月25日在海南陵水海域正式投产。“深海一号”气田的投产标志着我国海洋油气勘探开发迈向新阶段。

探索正反物质差异有了灵敏探针

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上的北京谱仪III(BESIII)实验实现了一种全新方法,为研究物质和反物质之间的差异提供了极其灵敏的探针。6月2日,相关研究成果刊发于《自然》杂志。

论文所有匿名评审都对这一成果大加赞赏:“创新的测量方法”“很重要”“很新颖”“吸引人”“非常有前景”……到底是什么成果,竟让匿名评审们如此兴奋?

人退鱼鸟归——新济洲的蝶变

俯瞰,是江中一叶绿洲,水中有江豚出没,岛上鸟虫湖草浑然一体……作为长江进入江苏的“第一站”,过去十年间,南京新济洲从一个普通的江中小岛变身生态宝库,折射长江之变。

如今,整个长江南京段正在打造绿色生态带、转型发展带、人文景观带,创造性释放长江生态价值,带来百姓获得感、幸福感不断提升的繁荣景致。

坚持自立自强,航天科技成果丰硕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航天事业不断刷新纪录,进入创新发展“快车道”。“祝融”探火、“羲和”逐日、“天和”遨游星辰,重大工程成就举世瞩目。航天科技实现跨越式发展,航天发射能力显著提升,空间科学、空间技术、空间应用全面突破,航天强国建设迈出坚实步伐。

高等教育改革发展: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

“衡量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主要看两方面:一是高等教育普及水平,二是世界级高水平大学状况。”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总督学顾问瞿振元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在这两个方面取得了令人民满意、世界瞩目的骄人成绩。

陈云霁: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现实路径

日前,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陈云霁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对于这一光荣神圣的称号,他表示,科研人员作为普通劳动者中的一员,跟其他各行各业一样,一方面要苦干,一方面要会干。

《中国科学报》采访发现,自称理想主义者的陈云霁,正是通过将“苦干”和“会干”有机结合,实现了人生理想。

这才是“天团”!那些与量子“纠缠”的青年科学家

1900年,德国。42岁的普朗克首次提出“量子论”,曾经坚不可摧的牛顿力学大厦,被一束来自微观世界的光探出罅隙。

100多年后,中国。“墨子号”“九章”“祖冲之号”……站在“第二次量子革命”的新起点,我国量子科技捷报频传,已成为国际量子科研版图上的重要力量。

这些成绩背后,是一群心怀“国之大者”的青年科学家,他们用青春砥砺报国之志、勇攀科技高峰,成为我国量子研究领域的“天团”。

李灿:于“极冷处”抽提科学课题

8月的大连云淡风轻、碧海蓝天,夹杂着海蛎子味的海风扑面而来。李灿携妻子、女儿结束了国外访学工作,回到了“尘封”3年的家中。一番简单收拾后,当天下午,李灿带着两大箱零部件回到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上班了,启动紫外拉曼光谱的研制工作。

这一年是1996年,国际紫外拉曼光谱应用与催化方面的相关研究刚刚开始,李灿希望尽快在国内开展相关研究,及早在国际催化界占有一席之地。

从紫外拉曼光谱仪器开始,我国催化科学逐渐亮相世界舞台。近40年来,从催化剂到催化反应的光谱表征,中科院院士、大连化物所研究员李灿涉猎催化研究的诸多方向,为我国和世界催化科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从无到有——科研“新星”见证“巡天”成长

怀揣着对航天事业的热爱,王维于2012年进入长春光机所工作。刚一入所,就加入了巡天空间望远镜项目团队。“作为新人,能加入这么重要的团队,感觉很自豪,压力当然也不小。”他说。

当时,美国哈勃望远镜已经在轨运行超过20年,而中国还没有类似项目,在很多关键技术上是一片空白。王维和团队成员从头学起:看一篇篇文献,分析、讨论每一个关键问题,制作最基础元件、计算材料参数,一点点去建模、不断优化……

10年来,王维和同事们不敢懈怠,直至如今巡天空间望远镜已形成初样。其升空后,将具有与哈勃相当的空间分辨能力,但视场面积将是哈勃的300多倍。

挑战“地球第四极”:渔村崛起“深海科技高地”

鹿回头,位于三亚正南端,是经亿万年浪击沙叠形成的“半山半岛”。在这里,一段黎族青年追逐鹿女的爱情神话传了千百年。当科考母船载着“奋斗者”号等装备,由此进入南海、印度洋、太平洋,中国征服深远海的故事也被一一记录和传颂。

从理论到核心技术,从模型到科考利器,从浅海到万米深渊,年轻的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背负着海洋强国的使命,不断摸索突围,昔日小渔村崛起一座深海科技高地。

王家钧:个人成长应同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

近年来,随着电动汽车兴起,电池起火等安全问题备受关注。从2017年回国至今,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青年科学家工作室”负责人王家钧始终在寻找这一难题的破解之路。“我目前的工作是给电池的健康状态做诊断,简单来说相当于给电动汽车使用的锂电池进行‘三维脑部CT’,及时发现不足和隐患,为其修复、改进、完善提供科学精准的参考。”谈起自己的研究领域,王家钧兴奋不已。大家叫他“电池医生”。

深圳:挺进创新“深水区”

从默默无闻的边陲小镇,到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深圳,被寄予率先突围原始创新难关、抢占全球科技高点的殷殷期望。

科创企业持续攀登原始创新“高地”,2021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增加值过万亿元,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过2万家……今日深圳正昂然挺进创新“深水区”。

“藏粮于海”的故事

海洋是高质量发展战略要地。海洋渔业大省山东,近年来以创新之智、转型之心、科技之手,建设海洋牧场,囤实蓝色粮仓,提升海洋科技驱动力,用来自海洋的优质蛋白不断满足国人的“饭碗”。

山东半岛人与海的故事,见证着新时代“藏粮于海”的生动实践。66岁的中国海洋大学教授董双林有个夙愿:在我国的海里规模化养殖三文鱼。

山西煤炭含“绿”量提高了多少?

面对多年罕见的能源紧张,2021年山西原煤产量再创新高,较上年增产1.3亿吨。煤炭产量大幅增加,山西发展的含“绿”量有何变化?轻点屏幕上的“一键启动”,井下采煤机、运输机等设备就相继联动运转。在晋能控股集团塔山煤矿地面调度中心,伴随着各类数据的变化跳动,滚滚“乌金”顺着传送皮带奔向地面。

“井下设备出现故障,视频电话可以从井下直接打给设备商远程诊断,过去一出问题就可能停工数日。”塔山煤矿副总经理张兴说,依托智能化开采设备和技术,采煤工效提升了42%,生产能耗较以往降低了5%以上。

“中国数谷”抢新机 激活“数字生产力”

数字经济是未来发展方向,数据正成为关键生产要素。

地处西南腹地的贵州省贵阳市,近年来,因率先发展大数据,赢得“中国数谷”的美誉。

从长期闭塞落后到抢抓科技风口,这座不沿海的城市找到一片新的“蓝海”。

大数据双创示范基地、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展示中心……来到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林立的高楼贴着鲜明标签。

“清新福建”的新“碳”索

清波粼粼,榕树滴翠。傍晚时分,福州市仓山区流花溪串珠公园内,许多市民来此散步、休闲,大家纷纷慨叹:家门口就有这么漂亮的公园,推窗见绿、出门进园,真是有福气。森林覆盖率高达66.8%,深入实施生态省建设,持续推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加快构建绿色发展考评体系,探索打通“两山”转化通道……从“绿富美”的和谐景象到以“碳”谋改革发展,福建的生态文明建设呈现一派生机活力。

重庆:一山一岛,折射长江之变

重庆中心城区有两大生态“宝贝”——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简称缙云山保护区)和广阳岛。几年前,缙云山保护区私搭乱建突出,广阳岛规划大规模房地产开发,推土机下“岛毁了,鸟儿也没了家”。近年来,重庆市强力整治一山一岛,加快生态保护修复,缙云山和广阳岛生态功能持续增强、绿色发展动能强劲,古老长江焕发新颜。

唤醒雪原,不负青山——林海雪原的时代答卷

一部小说《林海雪原》、一出京剧《智取威虎山》、一位英雄杨子荣,以及巍巍群山与莽莽林海,曾让一代人在脑海中勾画出对黑龙江这片土地的大略印象。如今,从“伐林”“猫冬”,到构筑生态屏障、发展冰雪产业,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黑土地上的人们用勤劳和汗水唤醒冰封的林海雪原,接续书写新时代的“生态答卷”。

守护长三角的“绿心”

2021年,盐城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写入该市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要“实施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切实强化山水林田湖草协同治理”。位于盐城市东台市条子泥湿地的720亩高潮位候鸟栖息地,是盐城落实这一理念、开展生态修复的代表。通过几代人的努力,红色老区盐城正将原本“丑滩薄水”的盐碱地“绿色变现”,在绿色转型、绿色崛起之路上越走越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