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四清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1-25
选择字号:
破解原创性工作发表难问题

 

■秦四清

尽管研究工作在学术会议上、预印本网站上与正式刊物上公布都算发表,但学界通常认为在正式刊物上公布才算正式发表。鉴于此,本文仅对此展开讨论。

曹则贤所著的《一念非凡——科学巨擘是怎样炼成的》一书,聚焦于多位科学巨擘们探索真理过程中灵光乍现的时刻,这是一部值得一读的优秀作品。其中,作者在书的序言中提到,“一部科学史,就是不多的几位巨擘挥洒天才的历史。”巨擘们凭借自己的奇思妙想,做出了重大的原创性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极大地推动了科技的进展,为人类的可持续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纵观科学史,诸多巨擘们的划时代开山之作,在其诞生之初,不仅难以发表在重量级刊物上,更不会得到鲜花和掌声,甚至被同行们认为是“胡说八道”“痴人说梦”。

由此看来,重大原创性工作难以在重量级刊物上发表,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两点入手。

第一,依靠有突出科学鉴赏力的刊物主编支持。大多数刊物主编(包含副主编/责任编辑等,以下简称主编)对稿件命运拥有“生杀大权”。优秀的刊物主编应具有突出的科学鉴赏力,敢于力排众议,一票否决编辑、审稿专家的负面意见,从而在众多的平庸稿件中甄别出优秀的原创性稿件。

比如,时任Annalen der Physik理论编辑的普朗克不仅具有“火眼金睛”的科学洞察力,而且对出乎意料之外的原创性工作相当宽容,这使得爱因斯坦撰写的4篇惊世骇俗的论文得以发表,从而成就了爱因斯坦的“奇迹年”。

科学网博主石磊说,可能大多数读者并不知道,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在Nature发表了那篇关于DNA双螺旋的论文,震惊世界,从此分子生物学时代开启了。其实,这篇划时代的文章并没有经过同行评审,而是经由某诺奖得主推荐,就被主编直接接收发表了,因为主编担心“它可能被拒稿”。

科学网博主周波提到,在李党生任职Cell杂志编辑的两年里,多项年度十大进展都出自他的稿源,而且有些稿源是在他力排众议、无视所有评审人意见之后接收的。引用《琅琊榜》的一句话:“这份胆识,靠的不是无双的智计,又是什么?”

科学网博主王晓钢举例说:芝加哥大学著名天体物理学家E.N. Parker当年提出了太阳风理论,文章提交给ApJ。当时ApJ找的几个审稿人都强烈地反对这个理论,但是ApJ主编本人看了这篇文章之后,决定发表。去年是太阳风理论提出50周年,美国物理学会专门邀请Parker出席作报告。这位老先生回忆起这段往事,不无感慨地告诉听众:写文章不要怕别人反对,往往越是好文章,被反对得越厉害。同样,一个好主编需要具备当年ApJ主编那样的慧眼和勇气,敢于力排众议,发表太阳风理论这样标新立异的文章。

其实,现实中这样的实例还有很多,足见期刊主编的重要性。

第二,依靠有深厚科学素养的“伯乐”推荐。古语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尽管如此,在学界具有深厚科学素养的“伯乐”还是有的。学者有了原创性工作,可利用各种学术交流场合详解自己工作的基本原理和初步证据,以争取某些“伯乐”的支持。稿件写好后,学者可请“伯乐”审查提供修改建议,并请其向重量级刊物推荐,以增加成功发表的几率。在此,笔者建议我国有条件的重量级刊物开设“绿色通道”,只要有几位真才实学的知名专家推荐稿件,则无需审稿专家评审直接发表。

某些学者是原创性工作的启动者,而刊物是这类工作的传播者。原创性工作能极大地推动科学的进展,而这样的工作发表在某刊物上又能极大地提升其影响力,这样双赢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中国科学报》 (2019-11-25 第7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重拾“记忆”:突破小麦D基因组改良瓶颈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