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Water 发布时间:2021/4/2 18:05:13
选择字号:
水资源领域德国洪堡学者: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张永强教授专访 | MDPI Water

期刊链接:https://www.mdpi.com/journal/water

微信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biz=MzI1MzEzNjgxMQ==&mid=2649983560&idx=1&sn=

9ef0a3f0d2066e7d6786290ecc700919&chksm=f1de308cc6a9b99a20dc00803110122

800a42601800f194c2b870a995ab1f81554f1121a1a3b&token=2089851491&lang=zh_CN#rd

Water (ISSN 2073-4441; IF 2.544) 于2009年创办,是MDPI国际性开放获取期刊之一。该期刊专注于发表水科学和技术,包括生态和水资源管理领域的研究成果,刊载研究论文、综述及短讯,鼓励学者发表详细的实验和理论结果。Water采取单盲同行评审,一审周期约为17.9天,文章从接收到发表仅需2.9天。

受访人介绍

张永强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

张永强,内蒙古包头人,德国洪堡学者,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二级研究员。2018年入选为科院海外高层次学术帅才 (A类),全球水循环方向学术带头人,科院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现任7个国际期刊编委,包括Journal of Hydrology和自然指数期刊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Atmospheres副主编,Remote Sensing of Environment期刊编委。主攻方向为遥感水文、生态水文和全球水循环。共发表包括Nature Climate Change、Global Change Biology、Remote Sensing of Environment、Water Resources Research等SCI论文140篇,包括68篇科院一区论文。谷歌学术引用>8700次。ISI Web of Knowledge他引>5200次,h指数为36。获奖12项,包括中国科学院院长特别奖,澳大利亚水利工程委员会GN Alexander奖章,国际模型模拟协会杰出青年科学家奖等。

访谈内容

可以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您实验室的概况以及工作情况吗?

我目前是在中国科学院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工作,陆地水循环及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现有的4个研究室,包括水文研究室、地貌研究室、水资源研究室和生态水文与水环境研究室。目前,实验室的固定职工 (不包括博士) 有75名,其中有两名院士,刘昌明院士、夏军院士。我的团队共有20多人,其中7个博士后、5个国际博士后、2个国内博士后,学生有十余人,博士后占30%左右。

团队主要研究区域与全球水循环机理、过程和模拟,在以下几个主要学术成绩方面形成了系统性研究:陆地蒸散发机理、过程;蒸散发模型研发和全球数据研制;蒸散发在水资源径流模拟和预报中的基础应用研究。2019年建立了二代PML模型“PML_V2”,该模型在Penman-Monteith-Leuning (PML) 模型的基础上,根据气孔导度理论耦合植被蒸腾与总初级生产力 (GPP),使得GPP与植被蒸腾相互制约,从而提高GPP、蒸散发和植被水分利用效率的模拟精度。2020年围绕PML_V2模型和数据在大尺度径流预报和我国北方区域水循环研究取得了阶段性重要研究进展。

作为全球水循环方面的专家,您对水文学与水资源研究的前景有何展望?气候变化相关的研究是否会成为未来的研究重点?

我认为大数据和水文模型的融合可能是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水文领域的发展方向,从做水文学的角度来说就是如何把海量的数据跟先进的技术手段纳入到我们的研究中来。将模型和数据进行融合来提升对大尺度水循环的预测、模拟的能力和精度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就我自己来说,遥感跟水文结合是对传统水文学的发展,从模型角度来说:模型和数据,与模型和遥感相结合,来预报未来的气候变化,包括短期和中长期气候变化对水循环过程的影响,这就要跟大数据,全球地球系统模式,遥感数据等结合起来,提升预测的能力。从观测手段来说,遥感将观测手段完全提升了一个层次,以前观测是基于一个站点观测,做水文是基于流域的观测,而这些数据是有限的,而现在基于网格,可以将每个网格大的遥感数据都纳入研究。机器学习的手段对于水循环过程的模拟能力已经非常强了,希望将传统方法和机器学习的手段更进一步的融合,这也是未来水文领域的发展方向。

今年是Water建刊第12年,相较之前,Water 2019年的IF和CiteScore均有所提升,目前已经成为水资源领域最重要的期刊之一。作为编委,您能评价一下期刊近年来的表现,并对接下来期刊的重点发展方向给出建议吗?

Water在国外水资源研究机构及研究人员中积累了较好的声誉并收获了很多认可,我曾在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 任研究员,该机构对Water的认可度很高,Francis Chiew教授等知名科学家都在Water做过客座编辑,所发特刊也都非常成功。作为编委我认为Water对文章的质量把控做的非常专业和严格,会非常尊重编委的决定,所有文章的接收都会经过严格的同行评审以及编委的检查。

Water的Scope很广,目前基本都覆盖到了,我建议可以考虑把最大的Hydrology and Hydrogeology Section进一步进行划分,可以加几个Subtitle,如hydroclimate、eco-hydrology等。hydroclimate方向有很多知名期刊,如由APS美国气象学会主办Journal of meteorology,可以大力发展一下hydroclimate领域。关乎文章类型,我建议提高区域性的Case Study的文章要求,并且所有文章的讨论部分需要有充分且深入的研究讨论,把控好文章的质量对于期刊的长远发展至关重要。之前我和Water合作的一个特刊非常成功,发表了25篇文章,并出版了特刊书,今年我准备在数据和模型的融合方面再和Water合作一个特刊。

疫情影响下,很多学校和科研工作者的科研工作被迫推迟或暂停。这种不可抗力因素对您的科研工作有何影响?

我今年的产出其实是最高的,大概发表了30篇左右SCI文章。一方面是疫情影响下,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写文章;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团队工作之前积攒下来的比较多。相比于做实验的研究者来说,疫情对我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我的研究内容主要是做模拟。但对于国际博士后的影响比较大,目前国外疫情严重,他们工作起来比较困难,如文献的查阅、下载数据、以及做模型需要的硬件设施。对于国内的博士后影响较小,大家能够顺利继续进行科研工作。因疫情影响,今年的线上会议变多了,使得大家进行线上交流会相对较多,因此与国外学者的交流受到较大的影响。大型的国际会议也因为疫情的影响被取消或改为线上会议,这极大的影响了学者的参会兴趣以及积极性,对国际性学术的交流影响较大。

科研之余,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您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可以有比较多时间陪家人,但是现在国内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平时科研之余就是跟学生打打网球、走路锻炼身体,平时我也会用可升降的办公桌站着办公,避免久坐。

Water期刊编辑部非常感谢张永强教授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访问,在这里我们祝张教授生活及科研路上一切顺利。相信在他的帮助下,Water期刊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崖柏:“活化石”植物重获新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