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周亮 曹年润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4/3/18 11:24:02
选择字号:
数据窥见趋势,《自然》: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人患癌?

 

·美国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in Illinois)胃肠病学家索尼娅·库普菲(Sonia Kupfer)说:“如果证据确凿,我们的研究至少会指明一个因素。但导致癌症的似乎是不同因素的组合。”

早发型癌症通常指发病年龄在50岁以下人群的癌症。近年来的医学研究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多种类型的早发型癌症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发表于BMJ Oncology(《英国医学杂志·肿瘤学》)的一项研究显示,2019年全球早发型癌症病例数超过326万,发病率较1990年增加79.1%,死亡率较1990年增加27.7%。

从类型来看,消化系统的癌症发病率增幅最大,例如结直肠癌、胰腺癌和胃癌。在全球范围内,结直肠癌是最常见的癌症之一,往往最受关注。但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发病率也在上升。

当地时间2024年3月13日,《自然》(Nature)杂志发表题为《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患上癌症?数据说明了什么》(Why are so many young people getting cancer? What the data say?)的文章,指出上述趋势。

美国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in Illinois)胃肠病学家索尼娅·库普菲(Sonia Kupfer)说:“如果证据确凿,我们的研究至少会指明一个因素。但导致癌症的似乎是不同因素的组合。”

有研究人员认为,肥胖率上升和摄入大量加工食品的饮食习惯可能是导致早发型癌症发病率上升的罪魁祸首。但新加坡国立大学(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肝病学家丹尼尔·黄(Daniel Huang)认为,这些因素不足以完全解释癌症为什么出现年轻化趋势。

也有研究人员在寻找遗传方面的线索。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病理学家束基·欧吉诺(Shuji Ogino)和他的同事们发现早发型癌症中侵袭性肿瘤的可能特征。例如,侵袭性肿瘤有时特别擅长抑制身体对癌症的免疫反应。但研究人员还没有找到早发型癌症和晚发型癌症之间明确的界限。

微生物也被认为可能与早发型癌症有关。由饮食变化或抗生素引起的微生物组破坏,与炎症和多种疾病的风险增加有关。但目前的研究结果仍然是初步的,收集长期数据面临困难。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Cancer Center)肿瘤学家克里斯特菲·刘(Christopher Lieu)说:“影响微生物组的因素非常广泛,你让人们回忆他们小时候吃了什么,而我几乎不记得我早餐吃了什么。”

扩大研究规模可能会有所帮助。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医学中心肿瘤学家凯西·英格(Cathy Eng)正在研究微生物组组成与在年轻时患癌之间的相关性,她计划将自己的数据与非洲、欧洲和南美洲合作者的数据相结合。美国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青年结直肠癌癌症中心(Young-Onset Colorectal Cancer Center)创始主任Kimmie Ng评论称,在任何一个中心,早发型癌症病例数量仍然较少,这种国际合作对增加统计分析能力非常重要。

另一种方法是仔细研究国家之间的差异。例如,日本和韩国彼此相邻,经济发展状况相似。哈佛大学医学院癌症流行病学家Tomotaka Ugai说,韩国早发性结肠直肠癌增长速度比日本快。Ugai和他的合作者希望确定原因。

但一些国家数据稀缺。美国非营利组织全球结肠癌协会(Global Colon Cancer Association)南非区域主任博图美·罗拉玛索迪(Boitumelo Ramasodi)介绍,南非的癌症数据只从16%的有医疗保险的人口中收集。家庭很少记录死于癌症的人。在这个国家,癌症被认为是白人的疾病。

研究人员认为需要回溯历史,从大规模纵向研究中寻找可能的原因。研究表明,癌症可能在接触致癌物质(如石棉或香烟烟雾)多年后出现。研究人员需要收集来自数千人的40-60年的数据。

美国加州奥克兰市公共卫生研究所(the Public Health Institute in Oakland)流行病学家芭芭拉·科恩(Barbara Cohn)整理了一个很少见的数据和血液样本库,其中的数据和血液样本是从1959年来约20000名孕妇怀孕期间收集的。从那时起,研究人员跟踪了许多最初的参与者及其子女。科恩和休斯敦得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流行病学家凯特琳·墨菲(Caitlin Murphy)已经尝试梳理这些数据,发现早期结直肠癌与产前暴露于特定合成形式的孕酮之间可能存在关联。但这项研究必须在其他队列中重复,以确定二者间的相关性。

寻找从产前阶段到成年的队列研究是一个挑战。欧吉诺说,理想的研究是在几个国家招募数千名孕妇,收集血液、唾液和尿液的数据和样本,然后对其进行几十年的随访。

“目前,重要的是医生分享关于早发型癌症的数据,并在患者完成治疗后进行随访,以了解如何最好地进行治疗,”以色列Rambam Health Care Campus的肿瘤学家艾热·本·哈热(Irit Ben-Aharon)说,一些癌症药物可能会导致心血管问题,甚至在治疗多年后导致继发性癌症,这些风险在年轻人中变得更令人担忧。

因为,年轻人可能在诊断过程中怀孕,或者更关心癌症药物对他们生育能力的影响。他们离退休还很远,更担心癌症治疗是否会导致长期认知损害,阻碍他们的工作能力。

外科医生乔治·巴雷托(George Barreto)的朋友和家人患上了早发型癌症,决心究清原委。他想研究产前压力对早发型癌症风险的影响,如接触酒精、香烟烟雾或营养不良。他联系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但没有一个生物库项目包含他所需要的数据和样本。他表示,如果他和其他人需要的数据现在不可用,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20年后仍然没有数据,这是一种失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