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廖洋,王冰笛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2/21 12:06:49
选择字号:
八年的答案:王庆刚的十二时辰

 

腊月二十四,周六,6:33,随着D25次列车缓缓驶入青岛火车北站,铁轨上响起了一阵阵轻微而有力的摩擦声,在-1℃的清晨,犹如轻柔的闹钟,划过乘客的耳畔。

中国科学院青岛生物与过程能源研究所(简称“青岛能源所”)催化聚合与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王庆刚走下列车,寒冷的北风刮过他的脸庞,健硕的身体背着那跟随他走南闯北的双肩包,大步流星,风尘仆仆,直奔出租车乘车点。

此时,青岛街头行人零星。来不及回家休息,刚从北京出差回来的王庆刚直奔位于崂山区松岭路的办公室。

王庆刚欣喜展示岳阳生产线的新产品橡胶。受访者供图

王庆刚向记者介绍实验。受访者供图

4天,从岳阳到青岛

7点32分,“哗哗哗”,拧开办公楼卫生间的水龙头,王庆刚囫囵的洗了把冷水脸,洗去了一身4天内辗转3000多公里、通宵坐车8小时的疲累。随后,他一边走进办公室,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抽纸擦干了脸上的水分,一边迅速的给自己换身干净衣服。

8点,王庆刚精神抖擞,准时抵达研究所行政楼211会议室。今天,他要进行一场重要的线上答辩。

“一切顺利!”王庆刚爽快的声音响起。1小时后,先闻其声,《中国科学报》记者在办公室见到了返回的王庆刚,映入眼帘的就是他满是乐观、爽快的笑容。

“周六上午,是我们中心固定的例会时间。”这支年轻的团队在王庆刚的影响下,近几年,纷纷开启了周六全天常态办公的工作状态。

“中心目前有8人在岳阳工厂一线对橡胶生产进行指导。”两天前,王庆刚从岳阳离开,飞往北京参加周五的“循环高分子材料”项目汇报。

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底,王庆刚团队合作中石化湖南石化有限公司,历经5年,终于完成了装置建设并形成了3万吨/年生产能力的橡胶生产线,年产值4-5亿元。2024年1月16日,生产线成功完成试车!

“有一个好消息,第一批200吨橡胶即将生产下线啦!”例会上,王庆刚欣喜地告诉大家,迎来了现场激动的掌声。

溶聚丁苯橡胶是王庆刚的研究内容之一。它既可以提升轮胎抗湿滑性和安全性,还能降低滚动阻力和油耗。但遗憾的是,我国高性能溶聚丁苯橡胶几乎完全依赖进口,被工信部明确列为我国的“卡脖子“技术产品,而半钢子午轮胎胎面胶中70%以上使用溶聚丁苯橡胶。

此种情形下,用八年多的时间,王庆刚带领团队研发出铁系梳枝丁戊橡胶新材料,解决了这个难题。

“2015年,我们开始全国调研,走访了几十家企业,确定了中国橡胶严重依赖进口的状况;2017年,我们确定了‘必须先解决溶聚丁苯橡胶严重依赖进口’的目标;2020年,基于前三年研究,我们敢拍着胸脯说‘这事一定成'。“王庆刚对记者回顾。

2023年,他带领团队完成了7.5万条高性能轮胎的生产示范,铁系梳枝丁戊橡胶轮胎抗湿滑能优异,刹车距离缩短近10%;滚动阻力下降约5%;同时产品成本也得到有效降低,切切实实将成果落地在应用层面。

如今,2024年的2月,他又带领团队向前跨进了一大步,建成了一条真正具备生产能力的生产线。

“走,去实验室看看。“10点16分,开完会,王庆刚站起身,走去实验室。

从白色的实验服里拿出随身携带的记号笔,王庆刚在实验室的透明玻璃上写下一串串化学方程式,又对着研究装置边举例边比划,形象生动。

“化学回收可能是石化行业未来最大的利润增长点之一,我们的C-X高分子解聚循环闭环研究正进入关键时期,预计2024年8月自主完成千吨级产业化装置建设,进行所有开环聚合类高分子的循环闭环工程。“王庆刚充满信心。

窗外阳光融融,灿烂的阳光穿过树枝间的空隙,透过清冷的空气,形成一束束柔和明亮的光柱,把一群专心“听讲”的人儿照得暖洋洋。实验室里,他们聚精会神、若有所思,但又眼神坚定。

王庆刚和团队成员在实验室讨论。受访者供图

王庆刚在办公室布置工作。受访者供图

3载:从“低谷到“国际首次

“王主任,终于见面了。“14点30分,一家从杭州来的橡胶企业代表准时走进王庆刚办公室。

“王老师不出差的时间里,都会接待企业来访,每周至少1-2家。”团队成员王亮乐呵呵的对记者说,“企业多是前来寻求合作研发机会。现在的中心是‘香饽饽'了,但从前可不是这样。”

2015年3月,年轻的王庆刚刚刚结束了在德国马普煤炭研究所的博士后工作,全职回国开启了独立研究的科研生涯,加入青岛能源所并担任研究组组长。

作为团队负责人,作为一个新创建的团队,如何确立研究方向?

王庆刚回想起硕博士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唐勇多次对他的叮嘱,“一定要和国家需求相结合,和研究所规划相结合,做重要且实用的化学,做日常生活与国家需求真正结合的内容”。

基于此,他最终转到高分子材料研究方向,将开展高性能轮胎橡胶新材料的创制和应用作为研究方向与定位。而这还尚属创新性领域,资金不足,经验不够。

“当时研究组科研经费不足,不少成员迫于现实经济压力离职。科研工作也难转化,一时之间难以拿出证明性成果。头三年,我们跑遍了几十家化工企业,却被质疑我们能否自主研发出原创性材料……“提起往事,团队成员赵雯不禁唏嘘。

“第三年是最低谷时期,团队几乎濒临解散。我就是那个时间进入研究组的,工资非常低。”中心博士匡佳苦笑着对记者回忆,“那一年,王老师在所里总结述职时喊话‘我们全组人愿意拿最低工资,但是请允许我们继续干,未来我们一定行' !王老师的精神打动着我们大家,除了拼搏,我们别无选择!”

转折发生在2018年,王庆刚与湖南巴陵石化开始了合作。

2018年冬天,中心团队第一次远赴2000公里之外的湖南石化开展工程化试验。由于实验室追求高活性极致数据,导致聚合物胶料分子量太高,胶料挂壁堵釜严重。

南方的冬天阴冷入骨,王庆刚带着团队成员同工厂的技术人员一起,带着线手套一点点将挂壁搓掉,直至被堵的聚合釜搓成了新釜一样。

“聚合釜里有溶剂,当时搓完回到青岛,我们的手都掉了层皮。”同去参与这场试验的副研究员侯鸿斌伸出双手,在一旁浅笑着补充。也正因如此,巴陵石化时任副总经理彭鸽威深受感动,他感慨“从没见过这样的科研团队”。

是的,“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死也要死在冲锋陷阵的路上!”王庆刚这么想着,他感到一股子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这个科研一定行,未来一定会出大成果!”

与企业日夜奋斗协同攻关1000多天后,铁系梳枝丁戊橡胶工程化试验一次开车成功。团队突破了铁系梳枝丁戊橡胶可控稳定的工程化放大技术,2023年完成了国际首次万吨级产业试生产!

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庆刚和团队在岳阳生产一线。受访者供图

腊月中的岳阳生产线。受访者供图

8年:从“情怀”到“规划”

青岛的腊月,天黑的早,16点47分,王庆刚才送走企业代表一行。此时,夜幕已经开始四合。窗外,有人汇聚进了马路上回家的人流中,而有人却又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办公,王庆刚便是后者。

依然是不吃晚餐,打开电脑,审批各类文件和回复邮件,写申请书……

 19点7分,“咚咚咚”,王庆刚的办公室门再次被敲响,这回走进来的是前来请教毕业发展问题的学生。

“为学生梳理实验过程、分析反应机理是一方面,为学生答疑解惑是一方面,我始终认为学生培养与研究团队的建设一样重要。”王庆刚说到。

在他看来,他自己就是深受国内外两位导师深厚影响的受益人。

“做有情怀的科学家”“国家要培养的是科研工作者,而不是科研民工”,这是导师唐勇的教导,王庆刚一字一句的照做。而他的博士后导师则是202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Prof. Benjamin List。回国时,Benjamin鼓励他一定要“挑战新领域”。

从1到2,可以循着先前的步骤向上叠加。而从0到1,又该如何做呢?

8年多时间里,王庆刚给出了答案。同步进行的科学研究还有很多,他始终以“原创性、系统性、用得上、有影响”来要求自己完成导师们对自己的期望。2023年,Benjamin List欣喜地发邮件给王庆刚,对他目前取得的成果大为肯定。

学生满意而感谢的起身,已是50分钟之后,月亮此时高挂在冬季干枯枝桠上方,墨黑色的天空中,仅几颗星光闪烁,而王庆刚却没有打算回家休息。

 “每天晚上最安静,这段时间能用来发呆和思考,让自己从纷杂的事务中解放出来,最幸福。”在没人打扰的深夜里,王庆刚总是一个人静坐在办公桌前,脑海中描画“战略规划”,纸上疾书。他思索着团队下一步如何走,从宏观到微观,预判“事件”——项目支持、科学研究、关键技术突破等方面需要怎么做?如果继续合作研发,需要配备多少人?如果是一到两年内将这件事情做成,可能会出现哪些具体问题,如何解决?

抬起头,时针已过10这个数字,这是前一晚他踏上D25次列车的时间。2024年的2月,有些人即将踏上归家的路,过一个团圆年;有些人不断离家,足迹越走越远,只为在科研的道路上不断探索……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