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沁涵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4/2/21 8:39:12
选择字号:
韩国医界掀起辞职罢工潮,医学院扩招之争孰是孰非?

 

2月20日,韩国医疗一线陷入混乱,首尔五大医院的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全面罢工,全国百家医院的6400多名医生提交了辞职申请。此外,韩国多所医学院也卷入这场风波,数百名医学生拒绝上课以示抗议。

此轮医界地震的导火索是韩国政府本月初宣布的一项新政——为解决医生短缺问题,将从2025学年高考开始扩招医学院新生,规模从现行的3058人增至5058人。

据新华社报道,韩国医生和医学生集体行动反对政府推行医学院扩招,他们指责政府推出的扩招计划是“草率的单方面决定”,将引发过度医疗并使医保系统资金紧张。他们认为韩国已经有足够的医务人员,解决医生短缺问题不是扩招而是让现有医生得到更高的报酬。

在大韩医师协会的组织下,离岗的医生2月20日中午聚集在首尔的大韩医师协会会馆,召开了紧急会议,选举紧急应对委员会主席,并讨论未来的应对计划。此前,大韩医师协会警告称,如果政府试图对医学生和住院医生的行为扣上违宪的帽子并进行处罚,将面临“医疗大灾难”。

对于医疗界的罢工和辞职潮,韩国总统尹锡悦20日喊话医生:“不能以民众的生命健康为赌注进行集体行动。”他补充说,在过去的27年,政府没能让医学院扩招一个人,增加医生数量对于防止基本医疗服务崩溃至关重要。

由于大量医生离岗,一些医院推迟和取消了部分手术,不少病患和家属在网络上发帖对此表示担忧或抱怨。一名韩国网友称,“我不知道医生和政府谁对谁错,但无论如何至少要让病人得到治疗。”

韩国政府和医疗界的对峙愈演愈烈,这并不是第一次,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韩国医界也因医学院扩招计划而罢工。围绕医改,韩国政府和医疗界各执一词、矛盾难解,在少子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医疗负担将加重,医政博弈或将成为越来越突出的难题。

医学院扩招之困

在韩国,医生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跻身这一群体并不容易,报考医学院竞争激烈。韩国医学院从1998年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过扩招,从2000年至2006年期间,医学院招生名额由3273人缩减至3058人,之后一直保持至今。

根据经合组织(OECD)2023年11月发布的报告,韩国每1000人仅有2.6名医生,不及OECD均值3.7人,在发达国家中排名垫底,而韩国人均门诊就诊次数在OECD成员国中排名第一。由此可见,医生数量相对于就诊需求并不十分充裕。

多年来,韩国政府一直寻求医疗改革,医学院扩招是重要的一项。2020年8月,文在寅政府公布医学院限时扩招方案,遭到医生群体强烈反对,大韩医师协会组织了多轮全国医生罢工。由于当时正值韩国新冠疫情肆虐,政府方面让步,与大韩医师协会签署了一份关于医改政策问题的协议,双方同意在新冠疫情平稳后建立医政磋商机制,才平息了罢工风波。

时隔3年多,尹锡悦政府于今年2月6日宣布,将从2025年高考开始扩招医学院新生。10天后,韩国首都圈五大医院的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决定集体辞职,大韩医师协会“阻止医大扩招紧急对策委员会” 17日举行首次会议并表示,支持实习、住院医生自愿辞职,并称此次将进行医生无限期罢工,只有在政府取消扩招2000人的方针之后,双方才能展开对话。

韩国大学医学院学制为6年,前两年学习预科课程,后四年为本科课程。自大一开始,学生就要开始集中进修解剖、生理、生物化学、病理、感染、免疫等科目,到大三则更加忙碌,学生在上课的同时还要在医院实习以及准备国家资格考试。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获得医师资格证后,即可进入医院参加1年实习医生和3到4年住院医师的临床实践,此后通过相应的考试才可成为专科医生。

据韩媒报道,医疗界认为,医改政策并不能解决医疗人员紧缺、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盲目扩招只会导致竞争加剧,使医生的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对此,尹锡悦反驳称:“首尔大学医学院目前每个年级有135名学生,但在40年前有多达260名学生,根本不缺乏(招收)能力。”同时,他承诺将对医学教育领域进行投资和支持。

尹锡悦进一步指出,每年扩招2000名医学生的规模不大,是最起码的人数。韩国地方基础医疗领域的人力大幅减少,虽然地方医疗体系问题无法通过扩招医学生来解决,但是增加医生数量对于防止部分地区医疗体系崩溃至关重要。

韩国的医疗保健系统高度私有化,90%以上的医院为私立,患者诊疗的大多支出与国民健康保险挂钩,医疗保健普及率在OECD成员国中较高。不过,韩国医疗资源呈现出明显分配不均的情况,城乡医生数量差距悬殊。

韩国国家医疗中心2022年发布的公共卫生报告显示,首尔89.9%的居民能够在30分钟内获得紧急医疗服务,仁川紧随其后为80.9%。但是在江原道、庆尚北道和全罗南道,30分钟内能获得紧急护理的居民占比均不满45%。首尔每1000名居民拥有1.59名医生,是忠清南道和全罗南道的3倍多。

据韩媒报道,大韩医师协会表示,医学院扩招是要“打造古巴式社会主义医疗体系”(公立免费医疗体制),坚决反对。该协会前会长朱秀浩针对地方医疗出现空白的问题称,“地方缺少的不是医生,而是生活水平低”。原州市医师协会会长李钟福认为:“首都圈外缺乏医生,这不是医生数量的问题,而是医疗政策、制度和医生分配的问题。”

对于医学院扩招,韩国民间的支持声音占上风。民调机构盖洛普2月13日至15日在韩国进行民调,结果显示76%的受访者认为该政策“利大于弊”,16%认为“弊大于利”,9%持保留意见。

医政“互刚”

“更多医生意味着更多竞争,以及医生的收入减少,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反对扩招的提议。”首尔大学公共卫生教授权顺万(Soonman Kwon)对媒体说。

据报道,目前韩国医生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医生群体之一。2022年OECD的数据显示,韩国公立医院的专科医生平均年收入近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3.84万元),远超全国平均薪资水平。不过,很多医生抱怨承受极大工作压力,例如在部分医院被要求每周工作40小时,必须在夜间和节假日上班。他们认为,医生数量扩大并不一定会改善工作环境。

韩国保健福祉部副部长朴敏守(Park Min-soo)20日表示,超过6400名医生已递交辞呈,其中约1600人罢工。韩国政府向全国221家医疗机构发布了“诊疗维持令”,向831名离岗医生发出“复工令”。

根据韩国《医疗法》规定,政府可责令医生返岗,违反命令者可被禁止行医一年以下,甚至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以大韩医师协会为首的医生群体并无妥协之意,谴责政府向医生持续施压。

不论是2020年的医生集体罢工,还是此次罢工辞职潮,韩国医生群体都采取集体行动。有分析认为,抱团和论资排辈意识浓厚的集体文化也起到了一定作用。韩国综合医院的一名住院医生对媒体说:“从考进医大到结束实习生及住院医师等实习期,本就长期在一起,之后还要共事几年,所以医生这个圈子的凝聚力和彼此尊重感非常强。如果各科室有一两名住院医生递交辞职书,剩下的人很难不跟随。”

面对医生们“硬刚”,韩国政府没有透露出协商的意图,尹锡悦20日说:“医界斗不过国民。”韩国保健福祉部20日警告,收到“复工令”的医生如果不返回工作岗位,将被吊销行医执照或被立案起诉。

随着越来越多医生加入罢工,多家医院的手术和诊疗安排延迟和取消,比如首尔的江南世福兰斯医院预计从21日起手术将减少一半。韩国政府设立的“医生集体行动损害报告支援中心”表示,截至19日已经收到34起求援报告,包括25起手术和4起诊疗预约取消的报告。

韩国政府已经决定向普通公众开放12家军医院的急诊室,还与消防厅合作,维持应急医疗体系的运转。但是医生集体罢工一旦长期化,医疗体系恐将陷入瘫痪。朴敏守说,政府无法满足医疗界的要求,每次医疗罢工都让病人受苦受难,这样的历史不能再重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科学家发现第一颗拥有永久黑暗面的行星 中国超重元素研究加速器装置刷新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