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永谋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2/2 9:29:31
选择字号:
人体试验开始了!脑机接口技术应审慎推进

 

1月30日,在社交媒体X上,马斯克宣布旗下公司Neuralink完成首例脑机接口(BCI)设备人体移植手术,又一次引发人们对脑机接口技术的广泛关注。上一次Neuralink引发全球性热议,是2020年8月29日用小猪展示公司最新脑机接口设备,也是马克斯“站台”,带着3只小猪直播。

从“猪体移植”到“人体移植”,Neuralink花了不到4年时间,进展“神速”,激发了公众对脑机接口各种“神奇”的想象。

过去20年来,高新科技尤其是信息与通信技术(ICT)、人工智能(AI)与生物科技等领域的发展,与媒体炒作的结合越来越紧密。

按照技术—商业“双螺旋体”的逻辑,技术本身的新进展重要,但吸引公众的“眼球”更重要,“注意力”等于源源不断的投资。因此,今天的一些科技公司如OpenAI、Neuralink等,都非常重视通过公关宣传吸引流量。它们进行新科技“炒作”至少具有两个突出特征:

第一,企业主亲自为公司产品代言,扮演“科技超级英雄”的角色。在很多人心中,马斯克不再是老板,而是漫威电影中“钢铁侠”本人。在“英雄”的加持下,科技公司被蒙上某种理想主义的“神秘”色彩,似乎它们的根本目标不是盈利,而是不计成本地以科技创造美好世界。

第二,投其所好,制造热点话题,让公众参与其中,欲罢不能。比如,自从AI概念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被提出后,每一波AI热潮中,“AI觉醒”都会被讨论,这已经成为AI文化乃至流行文化的重要话题。AI觉醒了会如何,超级AI到来会如何,超级AI有没有道德、有没有欲望、有没有目标、会不会统治人类……类似的问题具有明显的幻想色彩,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谱,但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推动效果。对此,罗斯扎克在20世纪90年代就指出:“人工智能研究进行下意识的自我吹嘘的原因十分简单:大量的资金注入了这项研究。”

在Neualink发展脑机接口技术的过程中,马斯克一直宣称帮助瘫痪病人并非其终极目标,长远目标是“实现与AI的共生”,即用脑机接口技术让人类与AI融合。他认为,只有如此人类才能不被AI抛在后面。显然,这也是与“AI觉醒”相关的说辞。

从传播学视角看,如今西方跨国公司的新科技“宣传术”非常成功。在马斯克宣布首例脑机接口设备人体移植成功后,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大涨。

然而,类似“脑机接口宣传术”“AI宣传术”可能“带偏”公众注意力,讨论太多“超级AI会不会统治智人”“机器人要不要讲道德”之类的问题,忽视了与新科技相关的现实的、有价值的风险和伦理问题审思,多少有些误入歧途,甚至将严肃问题娱乐化。此外,过度炒作导致大家过度想象,有时会给新科技的发展带来意想不到的阻力。

从技术路线上说,业内很多人对Neuralink选择强侵入的接入方式有异议。脑机接口技术发展了至少四五十年,探索过很多接入方式。非侵入方式无需开颅手术,不损伤人体,风险性小得多。即便是侵入式接入,也有强弱之分,而Neuralink选择的是损伤很大的头骨钻孔植入。

Neuralink为什么如此选择呢?一些人,如萨缪尔(Sigal Samuel)认为,原因是野心太大,而这很危险。马斯克多次说过,脑机接口技术不止是治疗瘫痪的医疗设备,而是AI与人体连接的通道,它的“带宽”即信号交换速度最为重要。因此,Neuralink要选择强侵入式接入方式,因为侵入式接口离大脑更近,信号交换速度更快。

显然,强侵入的脑机接口对人脑有损伤,存在更大的风险和伦理隐患。比如,对大脑信号过于细致的解读,存在着侵犯和滥用个人隐私的风险。再比如,如果恶意拦截和改变传输到大脑的信号,可能出现操纵情绪的情况,此即神经伦理学家所谓的“劫脑”。

在技术加速发展与防范技术风险的权衡中,马斯克选择前者,而忽视后者。这反映出马斯克所信奉的有效加速主义(e/acc)信念,他也公开宣称自己是e/acc的信徒。

在硅谷科技大佬中颇为流行的e/acc思潮,主张尽全力促进技术加速,任何试图控制技术力量的努力,都阻碍真理前进,必须要全部取消;人类福祉不应该成为控制AI发展的理由,人类必须主动适应技术发展,即使最终机器人、赛博格取代人类主导地球。显然,这带有狂热的技术乌托邦色彩。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既能造福社会,也带有不少负面效应。最近20年来,很多大思想家都在关注文明危崖问题,即新科技的不当使用,如核大战、AI战争、气候变化和环境破坏等,可能导致人类文明灭绝或遭受不可挽回的重创。不顾一切地加速技术发展,可能将人类社会带入万劫不覆的境地。

新科技的发展,必须以提高人类福祉为最高目标。传统的“科研无禁区”的观念,在21世纪已经过时。如今许多前沿科技社会冲击力大,负面影响一旦形成就难以挽回。脑机接口技术就属于此类技术,必须审慎推进,最大可能地预防和规避风险。某种发展方向、路线和战略,如果风险巨大,又没有妥善的预防和应对方案,就应该暂缓、停止甚至完全禁止。为此,国家应加强对脑机接口技术发展的监管,社会要加强对其科技风险的监督和关注,引导公众以民主化的方式参与到脑机接口技术发展尤其是相关科技伦理问题的讨论中。

总之,脑机接口技术等高新技术的发展,不能被一些无所顾忌的“科技狂人”和激进科技公司掌控,而应在各方关注之下走上科技向善的正确道路。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金星缺水的原因,找到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