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姚易琪 于邦坤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7/20 11:49:00
选择字号:
研究发现高风险人群佩戴助听器有助预防痴呆症

 

·“助听器无法干预(健康群体)没有变动的认知能力,然而高风险人群的认知能力下降速度几乎是同龄人的三倍。为了降低痴呆症的风险,政府和个人应该优先考虑听力健康。”

对于高风险人群,佩戴助听器可能有助于预防痴呆症。

当地时间7月17日,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上的一项研究《Hearing intervention versus health education control to reduce cognitive decline in older adults with hearing loss in the USA(ACHIEVE): a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表示,听力干预可能会降低痴呆症高风险老年人的认知能力下降速度,但不会降低低风险老年人的认知能力下降速度。

该研究是目前第一个关于助听器减少老年人长期认知能力下降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在过去的十年里,学界已经确定听力损失是患痴呆症的最大风险因素之一,但不清楚助听器是否会降低风险。“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AIC)首席科学官Maria C. Carrillo博士说,”这项研究中,心脏健康观察性研究(ARIC)亚组的积极结果令人鼓舞,值得进一步研究。”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于2023年3月的简报,痴呆症是一种综合症,可以由多种疾病引起,这些疾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破坏神经细胞,并损害大脑,通常会导致认知功能(即处理思维的能力)退化,其程度超出通常预计的生物衰老结果。目前全球有超过 5500 万人患有痴呆症,每年新增病例近1000万例。痴呆症是全球第七大死亡原因,也是造成全球老年人能力丧失和依赖他人的主要原因之一。

高危人群更应当佩戴助听器

从2017年11月9日到2019年10月25日,老年人衰老和认知健康评估(ACHIEVE)的研究人员对977名年龄在70岁至84岁之间的老年人进行了跟踪调查。其中,四分之一的人是ARIC的受试者;四分之三的人未参与ARIC。平均而言,这些来自ARIC的参与者,比其他参与者患痴呆症的风险因素更多,因为他们年龄较大,收入较低,血压较高,并且更有可能独自生活。

在这次研究开始时,所有参与者普遍都有轻度至中度听力损失,这是老年人的典型症状,但他们没有明显的认知障碍。研究中,所有参与者被随机分配为接受听力学家和助听器治疗的干预组,以及每六个月接受一次慢性病预防咨询的对照组。研究人员每年对这些人进行一次随访,通过一系列认知测试对比他们的延迟单词回忆和逻辑记忆情况。结果显示,三年后,使用助听器的参与者和未使用助听器的参与者,在认知能力下降速度上没有任何显著差异。

然而,当研究人员单独分析被认为患痴呆症风险较高的ARIC受试者时,结果显示,佩戴助听器的ARIC受试者在三年后的认知下降程度比不佩戴助听器的ARIC受试者少48%。研究人员分析认为,上述无明显差异现象可能是因为——志愿者的认知能力没有下降太多。“助听器无法干预(健康群体)没有变动的认知能力,然而高风险人群的认知能力下降速度几乎是同龄人的三倍。”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教授、ACHIEVE的首席研究员Frank Lin说,“为了降低痴呆症的风险,政府和个人应该优先考虑听力健康。”

研究人员同时发现,听力干预能够使大脑更容易倾听并帮助人们保持更多的社交和身体活动,这能够减缓思维和记忆的衰退。“社交活动对保持我们的认知健康非常重要。如果一个人的听力不太好,他就不太可能出去参加社交活动。” Frank Lin说。研究人员推断,听力下降增加患痴呆症几率的病理机制可能有三种。另外两个机制则是功能性的——如果耳蜗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磨损,内耳可能会向大脑发送混乱的信号,大脑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重新分配大脑的能量来理解它所听到的东西。同时听力损失也可能会对大脑产生结构性影响,导致某些部分萎缩得更快。

但助听器对老年人长期认知功能的影响仍然需更多数据验证。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听力学主任Rebecca Lewis认为,这项研究的局限性之一是它的时长不足——比如助听器可能会在更长的一段时间内对健康人群也有益。

她还指出,接受听力损失治疗的小组并不仅仅佩戴助听器,他们还获得了高质量的听力学护理,包括定期就诊和设备调试。“这不仅仅是‘让我们插上一些助听器,然后送你上路’。” Rebecca Lewis说,“如果这群人在没有与听力学家互动的情况下使用非处方助听器,这种方法(佩戴助听器)还会有效吗?我不相信情况会是这样。”

此外,这项研究的另一项局限性是没有考虑安慰剂效应(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Frank Lin说,他们讨论了使用假助听器的可能性,但觉得这会使人们不愿意参加这项研究。

推动处方助听器进入医疗保险体系

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统计,超过3700万美国人(即15%的成年人)患有某种程度的听力损失,但其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使用助听器。长期以来,处方助听器(销售对象是所有年龄组,能够补偿轻度到重度听力损失)的价格高昂,从近2000美元到7000美元不等,并且大多数医疗保险不支付助听器购买费用,只支付诊断测试费用。

2022年8月,FDA根据2017年通过的《非处方助听器法案》(Over-the-Counter Hearing Aid Act)修订了助听器的监管内容,废除了此前助听器只能在美国凭处方获得的销售条件。修改后的法案有助于更多的公司进入助听器市场、促进市场增加竞争和创新,并最终降低非处方助听器的价格。

新规生效后,美国零售商立即开始在网上和实体店销售非处方助听器(销售对象是18岁以上且没有其他复杂耳部疾病的轻度至中度听力损失患者)。美国电子零售商百思买(Best Buy)宣布将出售20款非处方助听器,每款价格从200美元到3000美元不等。美国跨国零售企业沃尔玛(Walmart)的售价从199美元到999美元不等,而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店沃尔格林(Walgreen)开始以799美元的价格出售非处方助听器。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估计,这一变化将使数百万需要助听器的美国人负担得起助听器。

然而,此次FDA修改的助听器监管条例并不包括处方助听器。因此,需要购买处方助听器,以及需要得到听力学家专业指导的人仍然无法从现有的政策中获益。2021年,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出了《重建更好未来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其中包含了更新医疗保险的内容,包括将听力学支持服务以及处方助听器纳入医保当中,但最终美国国会并未通过这一法案。该法案在重新修订过后更名为《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并删除了有关听力学支持服务和处方助听器的内容。

“我希望这项研究能够有助于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支付处方助听器的费用。”Frank Lin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与愿意支持我们的国会政策制定者一起,尝试推动这一医疗保险福利。”

(原标题:认知下降程度少48%,高风险人群佩戴助听器有助预防痴呆症)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网APP推出论文&基金全新活动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