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7/15 22:27:31
选择字号:
陈君石院士解读世卫将阿斯巴甜归于“2B”

 

文 | 《中国科学报》记者 李晨

据世界卫生组织官网7月14日消息,两份关于阿斯巴甜对健康影响的评估报告正式发布。一份报告来自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另一份报告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
其中,IARC援引对人类致癌性的“有限证据”,将阿斯巴甜归为可能对人类致癌之列(第2B组);JECFA则重申阿斯巴甜作为食品添加剂,可以安全使用,其每日允许摄入量为每人每天每公斤体重40毫克。
阿斯巴甜是一种人造(化学)甜味剂,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广泛用于各种食品和饮料制品,包括碳酸饮料、口香糖、冰淇淋、酸奶等乳制品、早餐谷物、牙膏和止咳药水和维生素咀嚼片等。
围绕阿斯巴甜对健康的影响,数十年来争议不断。今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一份关于非糖甜味剂的新指南,建议不要使用阿斯巴甜、安赛蜜、糖精等甜味剂来控制体重或降低非传染性疾病风险。这立刻引发了公众的极大关注。
7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两份报告发布后,《中国科学报》独家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总顾问陈君石。陈君石表示,不要光看2B的“可能对人致癌”,就解释为吃了会致癌。其实,两个报告对于阿斯巴甜致癌性证据的评价是一致的,那就是从人群研究和动物试验以及机理研究得到的证据是有限的(IARC)或不具说服力(JECFA)。JECFA还提出,只要不超过每人每天每公斤体重40毫克的允许摄入量就是安全的。
《中国科学报》:请您介绍一下发布这两份报告的机构。
陈君石:IARC是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一个专业研究机构。另外一个是JECFA,它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建立的一个从事食品添加剂风险评估的国际专家委员会。
《中国科学报》:这两个发布机构的职责和任务是什么?
陈君石:位于法国里昂的IARC是一个科研机构,一个纯业务技术机构,不涉及风险管理。例如,规定食品当中能不能使用阿斯巴甜这种添加剂,与它无关,因为这属于风险管理问题。它只是根据科学信息来评估各种物质致癌的可能性,并按等级来划分,如1A、2B等。这是IARC第一次评估阿斯巴甜。
而JECFA是一个从事食品添加剂风险评估的国际专家委员会,评估食品添加剂用于食品是否安全,以及最多吃多少是安全的和现在人们通过食品和饮料实际吃了多少各种添加剂。
它的评估结果是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CCFA)制定国际食品添加剂标准的主要科学依据。这是它第三次对阿斯巴甜做评估。根据JECFA过去对阿斯巴甜的评估结果,CCFA认为阿斯巴甜是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的,是安全的。同时还规定了允许使用的范围和食品中最大添加量。
《中国科学报》:这两个报告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
陈君石:这两个都是官方的报告。
《中国科学报》:IARC的报告将阿斯巴甜归为可能对人类致癌之列,即第2B组。这意味着什么?
陈君石:在IARC的致癌可能性分级系统里,2就是第二级,也就是从致癌证据方面不是最强的;B就是指可能对人致癌,所以媒体报道的用词是“可能的人类致癌物”,这是准确的。 
那么怎么来看待这个结果,必须跟IARC的任务、职责挂钩。IARC是纯科研机构,没有管理职能。 
我要强调的是,在世界卫生组织今天发布的信息中,是这样说的:“IARC根据人类癌症(特别是对肝细胞癌这种肝癌)方面的有限证据,将阿斯巴甜归类为可能对人类致癌(第2B组)。因为,在人和实验动物中发现的致癌证据有限,与导致癌症的可能机理有关的证据同样有限。”
这里面有三个“有限”,也就是说,阿斯巴甜致癌的证据是有限的。所以,不要光看2B“可能对人致癌”,马上就解释为是致癌物了。实际上,致癌物多得很,即便对动物致癌也并不一定对人致癌。
《中国科学报》:如何理解“有限证据”?
陈君石:首先来看IARC对致癌物分类中的第一类是什么。一类致癌物质是指有充分依据的物质,例如酒精。我们喝的任何酒,包括啤酒、葡萄酒、白酒,在IARC的评估报告里都是1A,即是有充分证据的。
而同样是“有限”的2B类还有什么?包括之前曾经被热炒的红肉。
所以,我们要认识到,这仅仅是一个根据现有证据作出的阿斯巴甜致癌可能性的报告,它并没有说阿斯巴甜用作食品添加剂是安全的还是不安全的。因为这不是IARC的职责。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JECFA的报告内容?
陈君石:这份报告也评估了阿斯巴甜有没有致癌作用。JECFA的结论是:阿斯巴甜对动物和人的致癌性证据不具说服力(not convincing),或者说是不可信的。
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不能脱离剂量。JECFA重申了它在上一次评估报告中提到的安全剂量,没有任何改变,即每人每天每公斤体重吃不超过40毫克阿斯巴甜是安全的,即所谓的ADI,相当于最高允许摄入量,这是一个权威的官方结论。
而且,JECFA特别清楚地说明,从上次评估到这次评估之间,全世界发表了相当一部分科学数据,还有一些没有公开发表的来自企业的研究数据,都被最新的报告采纳了,得到的新结论跟原来的一样。
今天世界卫生组织的新闻稿进一步解释了,这个安全剂量的意思是,假设没有其他方面的食物摄入,以一罐含有200或300毫克阿斯巴甜的饮料为例,一位体重70公斤的成人每天要饮用9~14罐以上才会超过每日允许摄入量。
JECFA报告认为,阿斯巴甜作为食品添加剂,只要不超过这个量就是安全的。
我要重申一下,从来没有一个东西是绝对安全的,可以随便吃。所谓安全和不安全,一定跟量有关,脱离了量来谈安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喝水多了一样可以喝死人。
我必须补充一点,两个报告对于致癌性的结果是一致的,没有矛盾。尽管在文字表述上有所不同。可能有人觉得,一个说是“人的可能致癌物”,另一个说是“不具说服力”,好像看起来矛盾。但其实,说“人的可能致癌物”的依据是有限的,和后者的“不具说服力”没有根本性区别。
《中国科学报》:那么对于这两个报告,管理者该如何采用?
陈君石:IARC跟管理没有关系,没有国家会根据它的报告来规定允许或不允许使用阿斯巴甜。而JECFA的评估结果则是为了给管理部门制定标准用的。
所以,从食品安全的角度出发,两个报告都有参考价值。但是,如果要讨论中国允不允许继续使用阿斯巴甜,应该参考JECFA的报告,尽管也会了解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报告。

另外,世界卫生组织强调,这两个报告的最后都提出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在现有队列中进行更长时间的随访并重复开展饮食问卷调查;需要开展随机对照试验,包括与胰岛素调节、代谢综合征和糖尿病相关的机理途径的研究,特别是与致癌性相关的研究。

(原标题:到底致不致癌?陈君石院士解读世卫将阿斯巴甜归于“2B”)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