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滔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6/22 20:25:41
选择字号:
他,撤稿184篇,“勇夺”世界第一

 

就在6月份,一个新的世界记录诞生了。在《撤稿观察》网站上,德国人约阿希姆·博尔特(Joachim Boldt)以撤稿184篇的“成绩”超过卫冕冠军日本人藤井善隆(Yoshitaka Fujii)的183篇,以微弱“优势”打破了世界撤稿纪录。

实际上,博尔特多年前曾在这个“冠军宝座”停留了1年时间,随后被藤井善隆赶超。巧合的是,两人均为麻醉领域专家。真是同行“冤家”。

图为约阿希姆·博尔特

这次撤稿的期刊为《重症监护医学杂志》(简称ICM),最新的影响因子为41.787,在重症监护医学领域期刊中排名第二。

该刊在6月份撤稿博尔特论文9篇,分别为:6月21日撤稿1篇,原文发表于1995年;6月19日撤稿2篇,原文分别发表于1988年和1996年;6月16日撤稿4篇,原文分别发表于1987年、1992年、1993年和2001年;6月12日撤稿2篇,原文分别发表于1987年和1990年。

以6月19日对题为《右心室功能与心脏手术》研究的撤稿为例。该研究发表于1988年,撤稿声明称:德国吉森大学在一份声明中建议期刊编辑撤回所有以约阿希姆·博尔特为责任作者的文章,即使没有明显的伪造迹象。出于对博尔特研究的担忧,主编不再相信本文报道的工作。出版商没有获得博尔特对于这封撤回信函的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9篇撤稿声明几乎雷同。可见,吉森大学的那份声明起到了关键作用。

图为《重症监护医学杂志》的一份撤稿声明

校长亲自操刀的声明

吉森大学始建于1607年,是欧洲德语区最古老的大学之一。按照2023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该校在德国排名第39位。该校有多位诺奖校友,其中最为著名者是发现伦琴射线的物理学家伦琴。

吉森大学发出的这份声明由该校校长乔伊布拉托·慕克吉(Joybrato Mukherjee)亲自操刀,他是一位英语语言学教授,自2009年12月16日担任吉森大学校长,并自2012年1月1日起担任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副主席。

吉森大学。图片来源:学校网站

声明首先介绍了博尔特与吉森大学的职务关系,随后指出,博尔特离开吉森大学后,他伪造了学生的原始数据,而这些学生最后在吉森大学获得学位,虽然其工作并不属于该校。同时,该校调查发现博尔特在吉森大学任职期间也曾经伪造学生的原始数据。

在声明的结尾,吉森大学校长建议期刊编辑撤销所有博尔特作为责任作者的论文。

来观摩一下来自吉森大学在2018年11月14日发出的声明,以下为声明全文:

约阿希姆·博尔特博士曾于1982年至1996年在吉森大学医学院麻醉与手术重症医学系任职。他于1990年被任命为讲师,并于1993年晋升为特聘教授。1996年,他离开吉森大学,成为德国路德维希港医院的部门主任。然而,他保留了在吉森大学的外部特聘教授职位。2011年2月,吉森大学取消了博尔特博士的教授头衔,原因是他未能履行教学义务。根据吉森大学有关确保良好科学实践的章程,吉森大学进一步确认并宣布博尔特博士存在严重的科学不端行为。

博尔特博士在1996年后进行并发表的研究并非源自吉森大学。然而,在一些研究中,外部研究生在路德维希港部门进行其医学博士论文研究工作后,将其医学博士论文提交给吉森大学,并在那里获得医学博士学位。2011年,吉森大学的良好科学实践保证事务(Assurance of Good Scientific Practice)监察员将5份由博尔特博士在路德维希港指导的医学博士论文与其作为责任作者、相应研究生作为共同作者的出版物进行了对比。其中3篇论文的数据与对照论文中的数据明显不同,例如均值和/或标准差发生了变化,尽管这两项研究明确描述了相同的患者组。变化的类型和情况强烈暗示博尔特博士在未告知研究生的情况下伪造了原始数据。

最近,吉森大学还发现了另外3组博尔特博士和他的博士学生的医学博士论文与出版物存在问题的情况。在这些案例中,实验室工作是于1990年至1996年间在吉森大学进行的。这种变化的类型和情况强烈暗示博尔特博士在未告知研究生的情况下对原始数据进行了伪造。在两组研究中,论文与期刊文章之间再次存在显著差异,而且两种情况下的变化使得期刊文章中的数据看起来更有利且一致,很可能是博尔特博士进行了伪造。在第三种情况中,论文和期刊文章中的数据是一致的,但在论文中,患者队列被描述为回顾性选择,而期刊文章则声明这是一项前瞻性研究。

鉴于这些矛盾以及博尔特博士在科学诚信的许多其他方面的不当行为,吉森大学建议期刊编辑即使没有明显的伪造迹象,也应撤销博尔特博士作为责任作者的所有论文。博尔特博士的所有文章(如果仍然可获取),应该被慎重使用,因为它们可能包含伪造的数据。

吉森大学的声明截图

骗局败露

这位享有国际研究声誉的著名麻醉师的骗局败露,始于2009年12月。

彼时,期刊《麻醉和镇痛》(Anesthesia And Analgesia)发表了一项白蛋白和羟乙基淀粉胶体溶液对术后炎症影响的研究。有读者给《麻醉和镇痛》主编史蒂文·沙弗尔(Steven Shafer)发邮件怀疑该研究的真实性,称对这项研究感到困惑,尤其是纳入患者样本很少的情况下,得到了完美的具有统计显著性的结果,并且对凝血测试和出血的影响在报告中显得过于神奇。之后沙弗尔又收到了另外2封邮件,提出了更多的质疑。

这位《麻醉和镇痛》主编同时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麻醉学教授,接下来他反复联系博尔特却未得到回应。

此时,博尔特所在机构路德维希港医院尚未成立研究伦理委员会,直到沙弗尔主编联系到了当地州级医学协会,后者于2010年开始调查此事。

当年10月,该机构发布调查结果称,博尔特研究没有得到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没有书面知情同意的证据,也没有前瞻性随机分组。基于这些发现,《麻醉和镇痛》撤回了博尔特的这篇文章。

随后的调查得到了更加离谱的发现。

当地州级医学会和医院于当年11月公布进一步调查结果称,博尔特研究缺失患者数据和实验室数据。根据药房的说法,多年来他们并没有将白蛋白给过心脏手术室。委员会的结论是,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该研究开展过。

接下来的调查还发现,博尔特有多篇论文或存在伦理审批缺失,或研究文件不完整,或患者人数和时间点存在虚假陈述。他还伪造了合著者的签名。

早在2011年,就有16家国际期刊撤回了博尔特的论文。沙弗尔对《英国医学期刊》说,在这个事件后,“我认为科学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观念是极其幼稚的。期刊必须有很高的怀疑指数。”

《撤稿观察》排行榜

难以揣摩的动机

博尔特出生于1954年,于1982年获得德国马尔堡大学的博士学位,据其在2009年4月德国外科学会的介绍材料称,博尔特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原创论文200余篇。

他最早的欺诈论文可追溯到1986年,彼时博尔特还没有成为专业的麻醉师,刚开始在吉森大学麻醉和外科重症监护医学科工作。其实,用脚趾头就能猜到博尔特在作假,他在25年间不可能进行超过200项单中心临床试验,并且其中许多试验是在仅有数千患者的城市医院进行的。

博尔特提倡使用羟乙基淀粉胶体溶液,称这样可以增加术后患者的血容量。不过有业内评论指出,博尔特的研究往往是小型试验,更侧重于作用机制,并未对死亡率产生过大的量化影响, 因此当忽略博尔特的研究时,对国际公认循证证据的影响并没有太大。

沙弗尔主编在接受《英国医学期刊》(简称BMJ)采访时称,博尔特非常高产,他平均每月向各种麻醉杂志提交一份手稿,并倾向于发表小型研究。虽然其研究被认为不够重磅,但通常会有有趣的发现,“他所有的论文都是由该领域享有盛誉的人合著,他似乎拥有一支非常高效的团队。”

博尔特造假的动机为何呢?

在接受《英国医学期刊》采访时,当地医学会伦理委员会主席伊格纳兹·韦斯勒(Ignaz Wessler)认为博尔特并没有从骗局中获得经济效益,只是为了发表而发表。而沙弗尔则认为是虚荣心和自我膨胀作祟,博尔特因此可以乘坐头等舱在世界各地的会议上去发言。

博尔特早在2010年就被路德维希港医院解雇。之后江湖上就没有了他的影踪,有传言称他去了捷克担任麻醉师。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人们不会忘记他。

参考资料:

https://ars.els-cdn.com/content/image/1-s2.0-S000709122030163X-mmc3.pdf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journals-retractions/medical-journals-retract-unethical-research-idUSTRE7235J820110304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00134-018-5289-3

https://www.bmj.com/content/346/bmj.f1738.full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