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姚易琪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3/4/20 20:55:26
选择字号:
美国FDA或批准摇头丸治疗精神类疾病,专家表示需谨慎

 

当地时间4月19日,《自然》(Nature)杂志发布头条文章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可能会很快批准MDMA(摇头丸)药物,用于治疗精神类疾病。

迷幻研究多学科协会(MAPS)已经完成了相关试验,nature文章称:“据说也产生了积极结果。”MAPS成立于1986年,是一个专门从事研究和教育的非营利组织,该协会致力于将 MDMA 辅助疗法推向市场。可能在今年10月以前,MAPS将向FDA提出药物申请。如果成功获批,这将成为致幻药(hallucinogen,是一类天然或合成的精神活性物质,能引起意识改变,包括摇头丸、鸦片类药物等)的转折点。

2023年2月,澳大利亚就已经批准MDMA可用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治疗。当然,也加诸了很多限制,以防止药物滥用。

不过,MDMA将如何管理以及由谁管理是一大难题。MAPS人员表示,该药物必须与该机构开发的心理治疗方案一起给药,但FDA通常不会对此类治疗进行监管。目前还不清楚MAPS提供的MDMA数据,会对其他药企产生什么影响。MDMA无法获得专利,没有经济激励本来就会影响药物开发积极性。MDMA人员担心如果获批后出现问题,反对情绪可能更会使整个领域发生倒退。

MDMA对大脑的影响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官网文章表示,MDMA是一种合成药物,它在化学成分上与兴奋剂和致幻剂相似,可改变人的情绪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它会增加大脑中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以及血清素三种物质的活性。多巴胺会影响人的情绪,让人产生愉悦感和满足感。而去甲肾上腺素会增加心率和血压;血清素则会影响情绪、食欲、睡眠和其他功能。大量血清素的释放可能会导致使用MDMA的人情绪升高。

NIH同时表示,高剂量的MDMA会影响身体调节温度的能力。这可能导致体温飙升,偶尔会导致肝、肾或心力衰竭,甚至造成死亡。由于MDMA会让人情绪高涨,因此还有可能增加人们感染艾滋等传染性疾病的概率。MDMA上瘾的人可能会产生疲劳、食欲不振等戒断症状。

在治疗价值方面,据NIH消息,MDMA在1970年代首次用作心理治疗的辅助手段,不过,该药物没有得到临床试验(使用人类研究)的支持,也未获得FDA的批准。1985年,美国缉毒局(DEA)将MDMA标记为非法药物,没有公认的药用用途。

2017年8月26日,MAPS在官网宣布,FDA授予MDMA突破性疗法认定,MAPS执行董事Amy Emerson说:“通过突破性指定,我们现在可以与FDA合作,更有效地完成开发过程,以及3期临床试验”。

2021年5月,3期临床结果发表在《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共有91名参与者被确认随机分组(美国77人,加拿大9人,以色列5人),46名接受MDMA联合心理治疗,45名接受安慰剂治疗。

结果显示,MDMA联合心理治疗显著减轻了PTSD症状。接受 MDMA 联合心理治疗的人,从病情中恢复的可能性是只接受安慰剂治疗人的两倍。且联合治疗组和安慰组之间存在显著差异。在联合治疗组中,CAPS-5(临床管理评定量表)评分平均变化值为?24.4(标准差11.6),而在安慰组中则为?13.9(标准差11.5)。同时,在组内治疗效应比较时,发现联合治疗组的治疗效应量为2.1,安慰剂组为1.2,说明使用MDMA联合治疗的效果要更好一些。

在安全性上,在联合治疗组中更为普遍的治疗性不良事件通常是暂时的,包括肌肉紧张、食欲减退、恶心等,未发现与自杀倾向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增加。而在安慰剂组中,共有两名参与者报告了三期严重不良事件,其中一名参与者产生了两次自杀行为,另一名则产生了一次自杀意图。

2020年美国俄勒冈州投票通过了将蘑菇中的活性成分赛洛西宾(psilocybin)合法化;2023年2月,澳大利亚宣布,将于7月1日起,批准MDMA作为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药物,不过,相关部门尚未提供用药规范和细则。

《自然》文章写道:“澳大利亚的举动可能会给FDA带来压力,可能会有更多人要求其批准MDMA,使其打开更大的市场。”风险投资公司Satori Neuro首席投资官Amy Kruse认为,FDA的批准将促进创新。“PTSD的前景相当广泛,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一家独大的环境。”她说。如果MAPS是唯一被允许开发MDMA并进行治疗的公司,它可以激励其他公司开发类似的替代药品并申请专利。

MAPS创始人Rick Doblin对MDMA用药持乐观态度,他花了近40年的时间研究MDMA是否可以帮助PTSD患者恢复健康。他表示:“不会有棘手的问题。”Doblin认为,经典致幻药可以作为治疗各种精神疾病的工具。

但是,隐忧也无处不在。

药效和安全问题

首先在实验设计方面,FDA通常要求至少进行两个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但是在精神疾病试验方面,一些药物具有特殊的作用方式或副作用,因此参与者和治疗师能够据此推断出谁正在接受药物治疗,这可能使得参与者和治疗师无意识地对药物组产生偏向,从而导致实验结果出现偏差。

美国俄勒冈州健康与科学大学(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的精神科医生Erick Turner曾担任FDA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说,如若没有真正的安慰剂对照,精神类药物的试验几乎肯定会产生积极的结果。“患者知道并且相信他们正在用药。”他说,“这会影响到他们的心理。”

此外,不一定只有药物本身会引发安全问题。参加MAPS研究的一名女性曾表示,在2015年MDMA疗法期间,她曾遭到治疗师的侵犯。视频显示她被迫与多名治疗师接吻,并与其中一名发生了性关系,最终该患者选择报警。但治疗师在回应中表示,这种关系是自愿的,后来该案件达成了庭外和解。

事实上对于澳大利亚对MDMA的批准,Doblin也感到吃惊。“我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其所需的培训水平感到紧张,”他说。MAPS计划在2023年晚些时候培训数十名澳大利亚MDMA治疗从业者,但Doblin依然担心还有其他培训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美国心理学会(APA)对致幻药市场持谨慎乐观态度:其在2022年表示,尽管目前的科学证据不足以支持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致幻剂,但“APA支持对致幻剂进行持续的研究和治疗性探索”。然而,该组织也同时警告:治疗应该由监管机构,而不是“通过选举提案或民意投票”的方式被批准。

Doblin设想,使用MDMA的治疗中心会在世界范围内涌现,他预测仅在美国就会出现超过6000个这样的中心,患有PTSD和其他精神疾病的人可以在治疗师的指导下,安全、合法地使用MDMA和其他致幻药。除此之外,他还希望此药能完全合法化。

财经媒体彭博(Bloomberg)此前曾表示,到2028年,致幻药市场可能价值超过80亿美元。

NIH在《摇头丸滥用研究报告》中表示,MDMA可能会增加心率,损害大脑特定神经元,同时长期大量使用MDMA可能会造成认知缺陷,导致记忆力下降等问题。

(原题:《美国FDA或批准摇头丸治疗精神类疾病,多位专家表示需谨慎》)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