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浩 李晓晴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3/3/21 8:54:33
选择字号:
陈厚群:为筑就巍峨大坝添砖加瓦

 

陈厚群在参加学术会议。受访者供图

人物名片

陈厚群,1932年5月出生于江苏无锡,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南水北调工程专家委员会主任。作为水利水电工程抗震专家,主编我国第一部水工建筑物抗震设计规范和国家标准,负责研制我国第一台大型三向六自由度宽频域模拟地震振动台,攻克东江、二滩、小浪底、三峡、龙羊峡、小湾等众多大型水利水电工程关键技术。

长江三峡,大坝卧江;南水北调,翻山越岭。这两大工程都留下了陈厚群的奋斗身影。冒着酷暑严寒,攀爬高山峭壁,这位身形消瘦、头发花白的老人,常常戴着安全帽、穿着冲锋衣,开展技术指导、质量验收,为筑就巍峨大坝添砖加瓦。

编制首部水工建筑物抗震设计规范和国家标准,主持了一系列国家重点攻关项目,完成一座座重大水利工程的技术指导……六十多载,陈厚群在我国水工抗震学科孜孜求索。如今,90多岁的他,戴着助听器,聊起大坝,仍然满含热情:“只有义无反顾向前,才能闯出新路子。”

几十年奋战一线,攻克多项水利水电工程关键技术

“只要祖国需要,我随时准备出发。”朴实的话语,为他的人生选择写下注脚。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出陶岔、穿黄河、依太行。从建设穿黄工程,到挖建膨胀土渠道等,一个个难题考验着建设者。

2011年,考卷交到陈厚群手中。随着施工进入攻坚期,陈厚群被任命为第二届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工程之宏大、复杂、艰巨,前所未有,我自知实践经验还有欠缺,只有发挥所长,边学边干,才能不负重托。”陈厚群话语谦逊。

安装直径达4米的超大直径PCCP管道(预应力钢筒混凝土管),国内首创。已80多岁的陈厚群一次次现场踏勘。50厘米的管道检修孔,空间狭窄,他不顾劝阻钻入,一点点向前挪动。6米多高的临时软梯,摇摇晃晃,他抓紧绳索攀爬。“只有亲眼看,用脚踩,工程情况才能了然于胸,决策才能更加科学。”在陈厚群和专家组的共同努力下,一个个难题得到解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顺利建成并一直安全稳定运行。

“哪里需要、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去。”陈厚群的每一次选择,都体现着这样的职业追求。上世纪50年代,陈厚群先求学清华,后出国留学,一回到祖国怀抱,他就在分配志愿上写下“去水电建设一线”。在他的再三申请下,领导把他安排到位于辽宁的桓仁水电站锻炼。

那段日子里,他常常左肩扛着60斤重的风钻,右肩搭着2米长的钢钎,往返于施工现场。艰苦的环境激发斗志。他和同事设计了木制卷扬吊车,大幅减小劳动强度;积极推广湿钻,减少石粉对施工人员健康的损伤。

危险常伴身边。一次赶往爆破试验现场的途中,满载石头的大车从陡坡上滑下。车子猛烈撞上陈厚群的后背,车轱辘从右脚碾过……陈厚群咬着牙说:“尽快进行爆破,不然工期就要滞后了。”他随即摸出口袋中准备发往炸药厂的电报稿,交给同事。

从东北平原到西南群山,溪洛渡、大岗山、锦屏……一道道大坝高耸。从青春年华到青丝染白,陈厚群带领团队攻克了多项水利水电工程关键技术,见证了从新中国成立之初仅有1200多座水库到如今近10万座的巨大变迁,穿越时光的水利报国之梦成为现实。

勇于探索创新,推动水利工程抗震研究

1963年,水利工程研究领域的一扇新大门被推开。业界权威期刊《水利学报》发表《重力坝的动力分析》,全新的思路,让学界开始重视水利工程抗震研究。

“从0到1”的开拓,源自于扎根一线的深入研究。上世纪60年代初,广东省河源县新丰江水库大坝蓄水后发生地震,这为水利专家提出了一道新课题:如何让大坝更牢固、更安全?

陈厚群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参与分析建筑结构、受力情况和抗震加固方案的研究——修建支撑墙,增强坝体横向整体抗震性能。

与此同时,陈厚群接到新任务,筹建水科院抗震组,以新丰江水库大坝为研究对象,边实践边研究,为今后的水利工程建设提供更为系统的理论支撑。

“临危受命,责任重大。”谈起当时的心情,陈厚群记忆犹新,“这是一个涉及水利、土木、地质等多学科的交叉领域,只能从头一点点摸索。”

无限风光在险峰。陈厚群克服一个个困难,取得了丰硕的原创性、开拓性成果——

大型振动台,可模拟各种强度的地震。水利工程模型在振动台上接受一番“地动山摇”的考验,才能检验其坚固性。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大型振动台试验技术受制于国外。陈厚群带领团队,耗时7年,主持研制三向六自由度宽频域模拟地震振动台。在安装关键时期,陈厚群带着被褥住进工程现场,参与解决随时出现的问题。

2008年,陈厚群加入国务院三峡枢纽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彼时,诸多难题摆在他的面前——三峡进入175米试验性蓄水期,施工队伍陆续撤离,质量管理形势严峻;右岸地下电站和升船机续建工程进入关键期,标准严、难度大。

“国之重器不能有丝毫质量瑕疵,我们要以最严的标准来确保三峡质量达标。”陈厚群说。2008年至2018年,检查组共完成现场调研检查36次,形成调研报告18份、检查报告10份,有关专题报告、咨询意见32份。2020年11月,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

抗震理论、应用基础、数值模拟、软件开发……一个个研究课题拼接出水工抗震的学术版图。“路是人走出来的,只有持之以恒、精益求精,才能成功。”陈厚群感慨。

传承严谨学风,培养更多人才投身水利事业

桃李芬芳,绽放在大江大河,一批批优秀学子为我国水工抗震研究打下坚实基础。他们有的活跃在深山工地,参与项目建设;有的站在三尺讲台,成为水工抗震教育的生力军。

26年前,第一次师生见面的场景,让涂劲难以忘怀。“没有过多寒暄,老师就为我们普及拱坝、重力坝等知识,讲起了规划中的溪洛渡、大岗山等水电站。”陈厚群的学术热情,让涂劲深受触动,“那一刻,我坚定了跟随陈老师研究水工抗震的决心。”

毕业后,涂劲来到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工程抗震研究中心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参与了白鹤滩、乌东德等重大水电工程抗震安全研究。“我非常幸运地赶上了水电建设蓬勃发展时期,更见证了我国水工抗震专业不断发展进步的风雨历程。”

一张写满密密麻麻符号和数字的演算纸,让郭胜山记忆深刻。“几十页的报告,陈老师会一一推导里面的公式。严谨的态度,值得我终身学习。”郭胜山说。凌晨时分仍能收到老师回复的邮件;老师深夜从医院回家,第二天依然准时出现在会场……点点滴滴,打动着郭胜山。

如今,陈厚群依然瞄准科学前沿。“我和团队创建了全新的混凝土坝抗震理论体系,研发一整套包括高性能‘云计算’在内的、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系统。”说起研究课题,陈厚群滔滔不绝,“水利工程对数据精度要求高,从前我们只能用稿纸和笔,手算十几个方程,现在我们用计算机,多大的数据量都能快速算出。”

“如今的科研条件和鼓励创新的环境前所未有,希望年轻人踔厉奋发,为我国水利事业添砖加瓦!”陈厚群说。

矢志不渝 永攀高峰(记者手记)

葛洲坝、三峡、乌东德、白鹤滩……一座座大坝在江河间耸立。大坝“个头”越来越高的背后,是像陈厚群这样的科学家不断攀登一座又一座技术高峰的努力。从无到有,从“跟跑”到“领跑”,离不开细致研究、精密计算,更离不开的是敢于挑战的创新精神、埋头苦干的责任担当。

科学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在实现科技高水平自立自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征途上,唯有坚韧不拔、矢志不渝,才能肩负起科技创新重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