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10/17 14:04:31
选择字号:
服务型、重协同、高效率,教育强国建设有哪些新期待

 

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容易陷入建设“排行榜中的一流大学”中,而这些排行榜多来自于国际商业机构。

我国高校的部分科研项目研究的是西方问题,部分课程使用的也是国外教材,却对本国问题甚少涉足。

……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书记黄宝印举例道,从前人们对教育强国的理解,对标的是美国、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但逐渐地,暴露了很多问题。

  ?

会议现场 中国人民大学供图

我国的教育强国之路该怎么走?时代又对它提出了哪些人才培养的新要求?10月13日,作为第60届中国高等教育博览会的主题会议之一,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大会在青岛召开。会上,专家学者们对“教育强国”展开了讨论。

服务型大学的建设要加速

即便是工程教育这样有国际认证的学科体系,也因为其理论是舶来品,实践中有“水土不服”的情况。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工程教育专委会理事长叶民举例道,如我国关心工程教育改革的动力机制,关注教育与产业的匹配,而西方则更多关注少数民族、女性群体的工程教育。

而事实上,“我们要建的不是第二个‘哈佛’,而是第一个‘北大’;不是第二个‘麻省理工学院’,而是第一个‘清华’。”黄宝印说。

重此轻彼,从来都不是教育强国真正的追求。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强国,是时代的呼声。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党委书记刘向兵看来,教育强国包括两方面:教育如何使我强,即教育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作用和贡献度;教育如何比人强,即如何在国际范围内建设具有竞争力和影响力的现代教育体系和制度。具体而言,在于教育满意度好不好、教育贡献大不大、教育质量高不高、教育国际影响力强不强。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表示,教育强国中的“强”是动词,而非形容词,建设的步伐仍在进行中。

通过美国、加拿大等8国的高等教育比较,别敦荣指出,中国高等教育总体指标在上升,但仍然处在相对偏低的位置。

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刘小强认为,“高等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一种经济现象。没有一流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没有一流的产业体系。无论是研究型大学、应用型大学,从根本上说都是服务型大学。但我国高校是否真的‘服务’到位,仍然值得思索。”

高教协同要进一步深入

那么,建设教育强国发力的方向在哪儿?人才培养中又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国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新领域新赛道。技术创新的主体是企业,但高校的科技力量强,助推新赛道的发展,高校的责任要发生变化,从‘帮忙’到‘职责’。”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马陆亭表示。

新兴产业的诞生来自于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根本上来自于科技与人才。面对着“新”,如果再用传统的标准、教学模式培养学生,势必会遇到各种“不适应”。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指出,北京中考将考试范围缩减至6门,物理、化学等已不在必考范围,按“不考等于不学”的逻辑,中考胜出的往往是文科见长的学生,这对后续理工科的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形成了很大的干扰。

工程教育的改革是我国规模最大、最有深度的改革。工程专业学生占我国学生总数的1/3,工科专业占我国总专业1/3,“事实上,没有理科做基础,工科也会后劲不足。而工程教育不强,高等教育很难说强到哪里去。”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姜嘉乐说。

工程教育遇到的问题更加集中。中国工程院院士朱高峰指出,如今,我国教育过多强调理论知识,忽视默会知识。这导致了企业普遍诟病的一个问题,学生毕业之后不能直接上手工作,而是需要培训一段时间。

上海交通大学教务处处长杨颉指出,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导致我国工科教材远远落后于现实,“作为学院主要负责人,我曾遭校友调侃,用过去的知识教现在的学生解决未来的问题,如何求解?”工程需要严谨、扎实的精神,与面向未来的不确定性、大胆创新精神,又该如何协调?信息化对工业产生了巨大冲击,很多工作被人工智能取代,未来人才培养又该如何转变?

显然,中国高校遇到的很多问题,不能照搬美国的路子,也无路可搬。

中国人民大学评价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光礼告诉《中国科学报》,高校与中小学、高校与产业的协同,将是我国高等教育强国之路上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从纵向维度来看,高等教育强国建设需要纵向贯通,加强顶层设计,推动高校与中小学协同。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学制过长,不同学段知识重复现象严重,教育系统的整体效率效益不高。从横向维度看,高等教育教育建设需要横向协同,推进教育、科技、人才一体化建设,实现产教深度融合。”

高等教育体系的效率要提升

“为什么在相同时间内,有些人学得快,有些人学得慢?在国外,学生修了中学的先修课,对应的课程到了大学后可免修,所以国外大学生可以两三年毕业,为什么我国高校做不到?”朱高峰对人才培养的效率提出疑惑。

在他看来,如今我国高校的学习不是加快步伐,而是各方面都在“推迟”,推迟毕业、推迟就业。换句话说,“我们想尽了办法,却是在不断降低效率,而非提高效率”。

一个高效率的高等教育体系意味着什么?

西安交通大学中国西部高等教育评估中心主任陆根书告诉《中国科学报》,一个高效率的高等教育体系,从学生的视角看,应该能够让学生学有所用、学有所成、学有所为、学有所得;

从高校的视角看,应该能够让高校紧贴产业发展需求,解决好学校学科专业设置与劳动力市场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科学研究能够有效促进产业和经济社会发展;

从社会的视角看,应该能够科学平衡政府和市场两种调节手段,鼓励和促进高校内涵发展,特色发展,创新发展。

如何提高高等教育体系的效率,并不是简单地压缩在学时长。

在卢晓东眼中,当下要注意三个动词,一是适应,整个教育系统都存在适不适应、如何适应的问题;二是重新混合,它是新工科、新文科、新农科、新医科背后的哲学基础,对人们的思想观念提出了明确的挑战;三是涌现,“地下水能够涌出来,最重要的特征是流动。国际上的流动、国内高校之间的流动、高校与实践场所之间的流动更应该被强调。”

他进一步指出,如今,部分国内高校大力倡导的本博贯通阻碍了校际、国际流动,需要有区别地加以控制。本科生毕业论文在精英化时代是必修项,如今更该做成选修,并且规定只有学有余力、有重要研究目标的学生才能选择。对应的,本科生毕业论文抽检工作也应尽快叫停。“给教育释放更多的空间,否则促进质变的过程将会相当艰难。”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发现巨大黑洞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