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10/6 15:45:05
选择字号:
一生与水结缘,所得成果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超8亿

 

“中国实际上是水电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这种可再生的绿色能源要适应发展,不断完善,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占主导地位……”

张勇传,1935年3月出生,河南南阳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水电能源专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水电站水库调度》等著作16部,发表论文200余篇,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二、三等奖。他将水库运行基础理论与优化理论、系统工程等进行综合交叉研究和应用,为现代水库运行理论的创立作出突出贡献,并率先提出凸动态规划、数字流域、三维水网等崭新概念,被称为中国水电能源理论的开拓者。

给柘溪水电站“治病” 一“站”成名

“动不动就要算结果,结果全不对,饭也没法吃了,睡到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1979年,彼时是华中工学院老师的张勇传和团队一起为湖南柘溪水电站设计调度方案。他们在机房内不分昼夜,饿了啃饼干,困了躺草席,鼓捣了几天几夜后,却得出错误结论。张勇传说,这就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山顶,却发现山爬错了。

那个时候,湖南柘溪水电站靠天吃饭,有水就发电,水多了就放掉,水少了就限制用电,严重干旱时,下游群众用水困难。当地请来张勇传,希望他找到一个最佳的水库调度方法。

张勇传团队一点点复盘,没日没夜找问题,终于在两个月内拿出了方案。这个方案让柘溪水电站一年之内多发电1.3亿度,成为我国第一个成功实现优化调度的大中型电站。张勇传就这样一“站”成名。此后,很多水电站专门请他上门“诊断”,经他手重新设计调度方案的水电站,发电量都大幅提升,经济、社会效益十分可观。上世纪80年代,张勇传拿出“治好”全国多座水电站获得的几十万元奖励,和同事们在华中工学院校园里建立了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经济运行计算机控制实验中心。

两次特殊洪水经历 改变了他的一生

1953年,张勇传参加高考,第一次领教到水的凶猛。张勇传回忆道,当时连降暴雨导致河水暴涨,洪水淹没了通向考场的路。为了让他能准时赶到,父亲雇了一艘小船。张勇传与撑船的渔民颠簸了一天一夜才到考场。

发着高烧进入考场,张勇传仍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华中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当时,国家急需水电人才,华中工学院是全国第一个开设水电专业的大学。张勇传选择了这个新专业。他说,国家需要,我就学!

大二那年,长江洪水暴发,张勇传和同学们冲上堤坝,抵挡洪水。“要不挖土,要不挑土,增加那个堤的高度,干了一天一夜,弄得一身泥巴。有些土不行,一冲就裂缝了,一直到最后,我们有些院士还在研究如何找这个口,也有人为了堵这个口把自己都塞进去了……”

△年轻时的张勇传人生中经历的两次洪水,让张勇传对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开始琢磨,如何能让水的力量为我所用?1963年,年仅28岁的张勇传出版了《水电站水库调度》一书,这是我国水库调度领域的第一部著作。他将书里的理论运用到湖南柘溪、江西上犹江、柘林等几十个水电站,创造出数以亿计的经济价值。此外,张勇传在国内首次将博弈论、控制论等理论融入水电和水库调度中,并应用在丹江口、三峡等特大水库和水电站中。1997年,张勇传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简表上写着:“所得成果在实际工程应用中获得超过8亿元的直接经济效益”。

桃李满天下 年近九旬仍心系学生

“此生既结缘于水,就甘做其中一滴。无声地润泽土地,望其能滋养桃李。”张勇传曾在自己创作的诗集中写下这几句。培养学生,是他除水电事业外最关心的事。

如今,年近90岁的张勇传虽腿脚不利索,但依然每天8点准时到办公室。学生覃晖说,哪怕没有人搀扶,张勇传也要一点点挪过来。

“华科的整个水电方向专业都是张院士一手张罗起来的,他经常跟我们讲,希望我们这批年轻人未来在专业方向的发展能够持续做得更好。”

一辈子与水结缘,张勇传写得最多的四个字是“上善若水”。书房里,他在桌案前挥毫泼墨,老伴在旁边弹钢琴。即便在这难得的恬静时光,张勇传笔下流淌的还是与水有关的诗句,心里惦记的还是与水有关的事业。

张勇传喜欢的其中一首诗是朱熹创作的: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这个专业跟水有关,要想源头活水来,要不断有新东西,使这个渠永远清如许。”

记者手记

我是记者朱敏。张勇传先生办公楼门前有棵茂密的桂花树,正值丹桂飘香时节,很远就能闻到桂花香。先生经常在树下与学生聊天,海阔天空,无所不谈。先生爱聊家乡,对家乡南阳的名人事迹如数家珍:躬耕于南阳的诸葛亮、发明地动仪又写就《南都赋》的张衡,医圣张仲景……先生说:没有对家乡的热爱,谈何爱国?

先生特别喜欢诗词,古今诗词信手拈来。在采访中,他反复引用毛泽东的经典诗词《沁园春·长沙》。张勇传:“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然后他自己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能提出这种问题,说明他的眼光抱负胸怀不一样。”学生说,相比于他们这样的纯“理工男”,先生文理兼备,博古通今,堪称“大家”。

先生一生与水渊源颇深,于他而言,水是无所不在的。少年时,水是快乐的;恋爱时,水是浪漫的;工作时,水是潜力无限的;教学时,水是滋养桃李的。他期望,水电领域后起之秀如流水般源源不断,国家水电能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原标题:他一辈子与水结缘,所得成果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超8亿!)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