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9/24 13:49:25
选择字号:
“天问一号”副总师贾阳:当科学家可以很浪漫

 

一光年有多远?

第一次在科普杂志《太阳系》中看到“光年”这个概念的时候,贾阳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当他知道光年是光走一年的距离时,宇宙的广袤让他年幼的心大为震撼。

如今,当年的懵懂少年已成为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总体部研究员,在我国火星探测计划中担纲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副总设计师。业余时间他写诗歌、做科普,时刻都散发着科学家的浪漫气息。

9月19日,贾阳应邀来2022全国科技活动周轮值主场活动“科学向未来”——腾讯青少年科学小会上给青少年讲中国航天故事。为什么要给青少年讲航天?“航天是驱动物理、气候等领域基础研究的顶级学科。”贾阳觉得,了解中国航天对青少年成长大有裨益:可以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帮助打开视野,进而树立远大理想。

image005.jpg

贾阳在腾讯青少年科学小会上做科普讲演  腾讯供图

科学家的浪漫:攻破重重难题

“龙楼镇外紫贝东/不是将军是书生/百尺箭、万钧弓/云霄欲上第五重……”

这是贾阳在“天问一号”发射前100天赴文昌做最后的准备时写下的古典诗词,用以表达他把这件事做成、做好的决心。

“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理科生都想当陈景润,文科生都想成为顾城。”贾阳说,如果一个少年,在小时候有梦想,在成长道路上有机会、有能力,能够保持好奇心,实现自己心中梦想,此为一大幸事。很庆幸,他就是这样的幸运儿。

还记得在设计火星车时,由于火星距离太阳,比月球距离太阳更远,因此,相对原来的月球车设计,火星车“祝融号”需要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太阳翼,以满足能源供给。开始时,贾阳带领团队把电池板做成像屋顶一样的形状。

后来他们发现这样行不通。因为火箭发射时会有剧烈的振动,太阳翼无法承受。而如果把它压紧,面积就不够,于是就把它变成了4片,向后展开。

问题接踵而至。向后展开的太阳翼在火星车前行时没有问题,但如果“倒车”下坡,后面两个太阳翼就会触地。

怎么办?接着调整!他们把后面两个太阳翼向侧后方调了一定的角度。

在整个设计过程中,贾阳他们对太阳翼的形状一改再改,甚至还曾经设计过类似于蝙蝠翅膀的样子。直到最后收官,他们惊奇地发现:整个火星车很像一只蓝色的闪蝶。

为此,贾阳特意从网上买了一个蝴蝶标本,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挑战无处不在,乐趣也是

贾阳此前也担任过嫦娥三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嫦娥三号上所载的月球车也出自他们之手。

月球车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是,要适应月表高达100摄氏度的温差。为了模拟月表环境,贾阳曾与团队成员一起远赴敦煌西北200公里处的无人区开展实验。

“我们设计航天器,不是画张图纸就能一模一样地造出来的,需要不断模拟、不断接近。”回忆起在敦煌沙漠的实验,贾阳形容说,挑战无处不在,但乐趣也在。

敦煌地面参数与月球接近,干旱、蒸发量大、昼夜温差大,没有植被、更没有电、没有柏油路,有的是风声和狼的脚印。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了许多小故事。

“没有路,我们就用推土机开路,开着卡车把设备带进去;刚刚碾过的干草带,第二天就被风吹到了沙坡上;没有水,我们就开凿地下水,引出水后洒在沙地上,沙地就像水泥一样坚硬;没有石头,我们就去捡石头铺在沙地上,模仿月球月貌开展试验。”贾阳说。

戈壁的风沙见证了他们在这里默默做的一切。离开的时候,贾阳在一颗胡杨树的树梢上写下:此地距月球38万公里。

在各种场合讲述航天探测的事情,贾阳说得最多的,是“我们”。

“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我可能没办法,但‘我们’一定有答案。”贾阳说,尽管自己从事的是攻关型科研,但他并不感觉到多么巨大的压力,也很少陷入焦虑。他觉得,办法总比困难多,相信团队、相信专业,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最喜欢被问“更好的问题”

贾阳爱做科普是出了名的。办讲座、录节目、做直播,贾阳样样都干,而且全都倾情投入。2022年元旦跨年,贾阳参与的首档沉浸式科学秀《多YOUNG科学夜》同步在央视频、抖音、快手、B站等多个平台直播,一口气上了12个热搜。

在大大小小的科普场景中,贾阳总会遇到许多问题。他把问题分两类:一类是“好问题”,一类是“更好的问题”,鼓励踊跃提问的心情不言而喻。不过,他最喜欢被问到“更好的问题”,比如他曾经被问到“火星上能不能种土豆”“人类捡到过地球的陨石吗”诸如这些问题,他觉得提问者有思考、有想法,问题本身也很有意思,值得探讨。

为了让感兴趣的人听了科普之后更感兴趣,贾阳在科普形式的创新上不遗余力。比如,他曾别开生面地扮演“火星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介绍2408年的第129届奥运会如何在火星上举办。用这种形式,贾阳生动形象地向听众介绍了与地球完全不同的火星。

类似的科学小品,“费时费力费脑细胞”,但是贾阳乐在其中。他仍记得曾经有个小姑娘在7年之前听过他的讲演之后,对航空航天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高考录取到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科普的某个节点收到这样的正反馈,让我有很强的动力继续做下去。”贾阳说到。

做科普,靠的就是情怀和一颗奉献的心。围在贾阳身边的青年科研人员,也是一群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科普达人。受贾阳影响,他们也积极热情地参与到科普中来。看到谁取得了更好的成绩,贾阳都会为他们感到骄傲。

他现在最希望的事,是更多的青少年能够对未知的宇宙产生兴趣,长成更多科学家。“我希望同学们永葆好奇心,保持对未知的探索的欲望,努力学习、珍惜时间,一步一个脚印,向着梦想前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成功发射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 “猎户座”飞船拍摄到“新月形”地球
世界最大射电天文台开建 科学家找到调控水稻小麦穗发芽的“开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