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刚 亚峰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2/5/17 12:57:01
选择字号:
云南哀牢山西黑冠长臂猿科考:新平片区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增长

 

长臂猿是中国仅有的现存类人猿,与猩猩、大猩猩、黑猩猩一起称为四大类人猿。我国国内现存5种野生长臂猿,全部被列入极度濒危等级。其中,又以云南省哀牢山、无量山为主要分布区域的西黑冠长臂猿数量最多,最具有种群恢复的希望。

地处哀牢山中北段的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片区,是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最多、分布最集中的区域,根据2010年前调查结果,新平片区有西黑冠长臂猿124群、500多只,今年年初,保护区管理局又开启了针对西黑冠长臂猿的第二次调查,时隔十多年,我们再来看看这一极濒危物种的种群数量有什么样新的变化。

为了摸清当地珍稀动植物资源“家底”,今年3月份,云南哀牢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联合有关科研机构,在新平片区开启了西黑冠长臂猿种群调查与森林生态系统的综合考察工作。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局长 郭斌:我们从3月2日开始启动,主要分成三个组进山听点调查。

在该次的调查过程中,工作人员明显感觉到西黑冠长臂猿栖息地范围扩大,“偶遇”的频次也增加了。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林国:以前我们在监听的时候,在没有发现西黑冠长臂猿的地方,现在在我们巡护的途中都听到过,最近的距离都见到过。

历经2个多月的深入调查,迄今为止,已采集完除核心区之外所有可到达区域内的长臂猿种群数据。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局长 郭斌:至少是有154群的西黑冠长臂猿,保守估计比原来多了30群。

工作人员介绍,长臂猿习惯以家庭为单位,结成小群分散居住,由于家庭成员数量具有浮动性,154个群的个体数量总共是多少,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根据它的一夫一妻、一夫二妻,后面来总结算一下数据,最少(一群有)三只了,多的就一夫两妻,我们这边最多就发现过(一群)5只。

“闻声识猿”成为独特适用的调查方式

长臂猿科考人员多次用“听”来表述西黑冠长臂猿的调查过程和方式。通常对其他动物进行监测叫作“观测”,而据工作人员介绍,对长臂猿进山监测调查却叫作“听点”。

西黑冠长臂猿长被称为“树冠精灵”,它们有着极强的攀缘能力,极少下地。且它们习惯以家庭为单位,分散栖居在环境险恶的森林深处。通过布设在林中的红外相机,虽然可以偶尔拍摄到它们的活动场面,却无法实现整个种群的数量统计。针对这个问题,巡护人员通过多年与长臂猿为邻的生活经验,摸索出了一套独对长臂猿适用的“闻声识猿”的种群调查方式。

记者:为什么这么早去?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因为我们要赶在西黑冠长臂猿鸣叫的时间点,要早早地去,它在太阳出来之前,它要有一次鸣叫。

跟随着巡护员,记者也听到了长臂猿的啼叫声。森林中传来的猿鸣声欢快而悠长,且极富韵律变化,巡护员介绍,每一只长臂猿都有独有的音色,语调变化表达了不同的情绪,是它们与同类沟通的“语言”。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西黑冠长臂猿它是有领域性的,一种是领域性宣示主权,这个是我的领地它要鸣叫,还有它在叫伴,有的时候它分开睡的话起来要叫一下要归笼一样,第二天早上起来会叫。

据了解,哀牢山森林中的西黑冠长臂猿,作为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灵长类动物,却习惯远离人群,幽居在森林深处。然而,偶尔的相遇,却向巡护员传递了对于人类保护的友善回应。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最近的距离是多少?可能跟我们相处的时间比较长,最近的距离也就一两米。

记者探秘哀牢山原始森林

哀牢山是我国西南部的重要生态屏障和物种基因库,在山林中进行科学考察与巡护工作,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也面临众多的挑战。记者跟随科考人员深入哀牢山原始森林,一睹了这片传说中的神秘丛林的真实面貌。

眼前这片遮天蔽日的山林中,保存了世界同纬度面积最大、人为干扰最少、最完整的亚热带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记者跟随巡护员走进山林,只见高大乔木参天、低矮灌木遮地,除了苔藓蕨草遍附树枝与根底,还有横生的藤萝枝蔓随处缠绕攀爬。在这样一个到处都被雾气和绿色挤满、没有辨识度的空间内,记者很快便失去了方向感;同时失去方向感的,还有巡护队员随身携带的导航设备。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林国:我从事巡山护林工作有14年了,因为哀牢山地形地貌比较复杂,树木比较茂盛,有时候GPS的信号也会失灵,指南针也不准了。

面对着大自然的重重玄机,巡护员们练习出一系列识别方向的方式方法。事实上,在哀牢山森林,经验仍旧是最可靠的通行保障。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林国:都是根据老人留下的经验以及我们十多年的经验,短时间之内还是可以很快找到我们想到的地方。

除了随时迷失方向,还有随时来袭的山雨和毫无征兆的气温变化。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在这个点监听长臂猿要三天,因为天气比较冷,我们就生点火就取暖。

天然险恶,也使得哀牢山森林保留了原始神奇。眼前的是一丛有数百年树龄的高山杜鹃。当然,还有森林中的树冠精灵,西黑冠长臂猿。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管护员 李伟:现在是雄性在鸣叫,我现在听一下,现在是雄性在鸣叫,雌性在答应,我们讲的就是二重唱。你听,它可能是发现什么它就受到惊吓,它就这么叫了。这个就是见到什么了就叫,或者发现什么人,发现有的动物,它也会这种叫,被吓到了那种,受惊吓了。

(总台央视记者 李刚 亚峰 云南台 玉溪台 新平融媒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