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雅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5/4 16:21:22
选择字号:
气象观测塔工程师:我在325米高空“问诊”

 

贾京京是一名325米气象观测塔的工程师,他每天腰缠安全带、手握扳手和铁钳,在高空为气象仪器“问诊”。在他的细心维护下,从1979年建成以来,这座气象塔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工作。

塔上作业照片122.jpg

气象塔作业照片(大气物理所供图)

以下是他的自述——

1997年,23周岁的我分配到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上班,负责325米气象观测塔上面的仪器维护工作。至今我已经在气象观测塔工作了20多年,也从当年的毛头小伙成长为一名高级工程师。

这个气象塔我们俗称“铁塔”,它很高,站在上面可以俯瞰大半个北京城。我的工作日常就是对气象塔里面的仪器进行“高空问诊”,让科学家得到的观测数据及时准确。

每次“高空作业”之前,严格细致的准备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戴好安全帽,系牢安全带,穿好工作服,检查随身携带的专用工具。我们的专用电梯升降速度是每分钟40米,大概8分钟可以到达塔顶。

前几天我们刚刚安装了大气化学相关的仪器,电梯空间有限,要把这个150斤左右的“大家伙”放到吊筐里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们得研究怎么放置填充物,保证让仪器固定好的同时,确保高空安全。维护仪器的时候,姿势也是各种各样,蹲着修、探出半个身子修、半躺着修,我都经历过。

同时这项工作对天气也有一定的要求,如果刮了5级以上的风,我们就会停止室外作业。刚工作,我经常能碰到这样的情况:刚刚坐电梯上塔准备检修仪器,突然就来了阵风天气;或者突然飘来一片云彩,噼里啪啦下大雨。这个时候,要么就迅速躲进电梯间等雨停,要么就瞅准时机下撤。

12333.jpg

气象塔作业照片(大气物理所供图)

不过得益于我国气象预报越来越精准,近几年我们高空作业的时机能把握得刚刚好,再也没有这样的“人在囧途”情况发生了。

相比于夏天的高温,对我们来说更难受的是冬天,尤其是零下1~2度的时候,上面滴水成冰,干一会儿手就冻僵了。加上仪器的线路也会因为气温降低变硬,很容易就会碰坏。我就得回到电梯的暖风机里,把手捂热了再去干活。

相比于高空的刺激,地面上的工作更需要持之以恒的耐心。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我已经形成了习惯:把塔上传下来的原始数据转换成文本模式,做至少3份备份处理;每天早中晚三次机房巡视,看看是否有故障发生。

我有2个笔记本,上面是关于仪器的全部原始记录,这个习惯也是从“老人”那里传过来的。这个本子上记录着系统详细的安装调试过程,一份电子版、一份纸质版。本子上最近一次记录是4月22日20点34分,我们发现电脑上仪器的工作窗口突然全部消失,经过排查,推测电脑异常自动重启,4月24日早上9点半恢复了正常。这些细节,全部都要在本子里记录明白。

20多年的工作中,我能感受到,随着气象观测仪器的国产化,我们因为故障上塔的次数减少了,更多的是要安装新的科学仪器。

这么多年通过自己检修的科学仪器数不胜数,从来没有出过大的差错。虽然这份工作辛苦,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经常提醒年轻人,上塔一定要注意人的安全、仪器的安全,这些都是国家的资产,要把这份责任守护好。

工程简介: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325米气象观测塔(简称气象塔)建成于1979年8月,主要服务于首都北京的空气污染研究和大气边界层、大气湍流扩散等研究。在世界众多气象塔中,大气所气象塔具有独特的优势,其高度是世界第三,塔上的观测平台分布较细致。气象塔位于39°58′N,116°22′E,海拔高度49米。在气象塔280米高度南北两个方向设置的两部高清相机24小时运行,每半小时自动拍照,实时监测周边天气状况和地表状况。

气象塔上目前主要有两套观测系统——15层气象梯度观测系统和7层湍流通量观测系统。平均场系统从79年开始进行常规气象要素的观测,包括风速、风向、温度和湿度。湍流系统也已观测多年,内容包括三维风速、水汽、二氧化碳和气压等。两套系统全天24小时不间断运行,平均场20秒记录一组数据,湍流场1秒记录10组数据。积累多年的观测数据在大气科学研究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中国科学报》记者高雅丽采访整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北极变暖速度近4倍于世界其他地方 研究揭示西藏曾是北半球植物交流枢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