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3/19 20:29:32
选择字号:
50岁副教授实验室自缢,晋升压力大引争议

 

作者|沈春蕾

2月19日傍晚,台湾大学生命科学馆。

几名刚过完寒假返校的学生,结伴到10层张姓副教授的研究室讨论学业问题。结果发现门被反锁,且敲门呼叫皆无人应答。学生从通气窗查看,发现张副教授已经自缢身亡。

据中国台湾当地媒体报道,张副教授留下遗书表示,因教职工作学术升等压力太大,加上身体健康亮红灯,自觉生无可恋。

这里所谓的学术升等,就是指职称晋升。高校教师普遍面临职称晋升的压力,“非升即走”“职称退步”这些词汇背后都写满了焦虑,但以如此激烈方式了结的案例实属极端

此事在台湾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科研人员既为张副教授的命运而悲,也为自己身处其中的学术环境而叹。“近年来,我们面临的升等压力越来越重,比如计划申请控管日、投稿期刊要求、审查标准等。”成功大学教授苏彦勋近日对《中国科学报》表示,“这些压力令人很累,大家都很辛苦。”

那么,台湾高校教师晋升要求到底有多严苛?一旦未按期晋升,又该何去何从?

台湾版“非升即走”

50岁的张副教授单身未婚,与家人同住。在2月16日,也就是传统元宵佳节后的第二天,他离家后就没有再回来。家人对此并未感到异常,以为他是在实验室里忙,一直到被通知噩耗。

据了解,张副教授性格比较内向,但做研究非常认真,升任副教授多年一直没有升教授,最近几年论文发表也不顺利,加上近期身体情况欠佳,在重重压力之下,最终选择了自我了断。

实际上,台湾大学校方对张某的状况有所了解,曾将其列为辅导对象,还是未能避免惨剧的发生。

这场悲剧的发生引发了公众对高校教师职称晋升的关注。

台湾学术界争议的矛头也指向晋升潜规则,比如助理教授6年不达标,必须离职;副教授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升为正教授,就会遭受冷眼。而张副教授很可能遭遇了后者。

台湾生命科学界呼吁,要求台湾大学重视教师自杀一事,并强调,“教授不是用来发顶尖期刊论文的机器,更不该因未达标而成为被凌虐的对象!”

台湾高校对教师晋升有严格的评审制度。来自台湾大学的官方信息显示,拟提升为教授者,应于近7年内至少发表6篇(种)著作,其中至少有两篇刊登在EI、A&HCI、SCI、SSCI所列的期刊,且升为副教授时所提交的著作不得包括在内。

也就是说,当前台湾高校教师晋升的审查,主要以发表论文的数量来评定,教学与服务只是配角。对此,学术界也有不同的声音:论文只是锁在高阁里,对社会没有贡献,高校应该让喜欢研究的老师继续研究,同时重视教学、产学研及大学社会责任。

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也想跳出“唯论文”的评价体系,近年出台了“多元升等”的新制度,就是高校教师在学术论文之外,凭借教学和服务产业的成果也能晋升。

然而,在考评过程中,各校仍保留原先的晋升要求。以台湾大学为例,学校对教师研究论文的要求依然很高。

苏彦勋指出,产学研虽然作为考评一环,但论文产出还是很重要的考核标准。甚至有老师表示,“多元升等”已经成为不同派系运用的资源,即让自己人顺利过关,失去了其出台的意义。

对于性格偏于内向的张副教授来说,既要好好做研究交出顶尖的论文,同时也要教学优秀、交际应酬拓展人脉,挑战之大可想而知。

而对于高校来说,多元升等的问题在于,还是找不到统一、明确的标准,所以各校仍以研究论文为主。

“卷王”台大

张副教授所在的台湾大学素有“台湾第一学府”之称。

苏彦勋表示,这些年来由于整体学术水平的提升,台湾当地大学教师晋升的要求非常严苛,尤其是这些名列前茅的大学。

台湾大学甚至因教授晋升问题,跟教育主管部门发生过一起“拉锯战”。

台湾大学文学院一名副教授就自己教授晋升未通过,先后向台湾教育部门提交了5次申诉,教育部门5次都撤销台湾大学对该副教授不通过的处分。该教师在2021年又提出第6次申诉,创下了台湾大学的申诉纪录。

根据媒体的数据,近3年,台湾大学每年提出晋升的教师约110人,每年有约10人未通过升等,每年有1~2人向教育部门提出申诉。

在收到台湾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提出的第6次申诉后,教育部门认定台湾大学文学院及中文系的规则订定不明,未有明确评量教学及服务项目标准,撤销原处分,并限期重新给出合适的处分

台湾大学并不买账,坚持自身的专业判断。教育部门随后发函至台湾大学称,若再不改善相关升等规定,将废止台湾大学文学院自行审查教授资格的权利。

与此同时,台湾大学另一件医学院教师升等案也陷入胶着,一名医学院教师进行了第二次申诉。教育部门质疑台湾大学医学院教育评论学会(以下简称教评会)“不够专业”。理由是外审通过,校方为什么不让该教师过?

台湾大学校方给出的回复是,教育部门将“外审”视为“至尊天条”,不顾该教师的教学、服务或研究任何一项的不及格,忽视校方教评会不通过该教师升等的专业评估意见,这样的做法不仅架空教评会,还将摧毁大学自治。

官方扯皮背后,苦的是一线教师。在前述台湾生命科学界的文章中总结了教师的困境:高校教师既要做研究,又要教学,还要做社会服务。而教学需要由学生来评价,所以教师还要讨好学生;当前学校学生数量不足,老师做科研需要亲自上阵。台湾高校教师身上背负的压力不容小觑,就像是蜡烛两头烧,早晚精疲力竭。

参考链接:

https://udn.com/news/story/6928/5645694

https://udn.com/news/story/6928/6114644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