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睿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2/13 16:40:50
选择字号:
世界海拔最高探空站上的观测员:在“生命禁区”放气球

 

中新社西宁2月13日电 题:世界海拔最高探空站上的观测员:在“生命禁区”放气球

中新社记者 孙睿

2月清晨的沱沱河寒风凛冽,气温普遍在零下25摄氏度以下。李承昊和同事们每天清晨六点多钟离开温暖的被窝,裹紧棉衣,进行探空气球充气、调试雷达及数字探空仪等一系列工作,把数字探空仪挂在氢气球上,迎着寒风将气球在7时15分准时放出,待其爆炸后便将把探空数据传至后台,进行全球数据交换。

这是长江源头唐古拉山镇青海省沱沱河气象站里平常的一幕。这里海拔4539米,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探空站”。

唐古拉山在蒙语中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气候恶劣和艰苦是名副其实的,大风、沙尘、暴雪等极端天气会不期而至,也被当地人称为“生命禁区”。由于交通不便,当地物资紧张,蔬菜、新鲜水果都是奢侈品。

青海省沱沱河气象站站长苗培林介绍,长期以来,沱沱河气象站担负着观测基础气象资料,为民航、军队、青藏铁路、政府部门提供气象服务的重任。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获取的气象资料,对于研究整个青藏高原的气候环境,以及全国乃至全球的气候变化,都有非常高的科学价值和研究价值。它是青海主要影响天气系统如高原涡、高原切变线等的观测前哨站,是可可西里广阔无人区的观测空白填补站点,是G109国道和青藏铁路沿线重要的气象站,对做好天气预报和各项气象服务具有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李承昊去年8月刚分配到青海省沱沱河气象站工作,今年春节,他和一起留站值班的7位同事一起坚守岗位。

沱沱河气象站建站之初,气象站的艰苦程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2014年,随着地面高空气象观测业务一体化业务运行,大大减轻了地面观测人员的劳动量,寒冷漆黑的夜,再也不用跑到观测场去观测了。

“如今大部分观测项目都已经自动化,只有探空工作还需要人工进行,比起以前轻松得多喽。”李承昊的师傅张梅芳说。

沱沱河气象站离最近的城市格尔木市要400多公里,开车沿着青藏公路需要开七八个小时,有时遇上堵车,就更麻烦。

“春节前夕,镇上的饭店、小卖部等商户都已经下山回家过年,平日不觉得什么,每到过年,这里看不到万家灯火,只能看到满天的繁星,总觉得有些‘与世隔绝’。”李承昊说,好在春节前,中国气象局和青海省气象局通过各种方式向在站留守的职工送来了慰问金和礼品,站上也派人提前采购年货,让大家在春节期间吃好喝好,开展好业余休闲活动,让大伙心里感到十分温暖。

1999年出生的孟丽君是留守职工里年龄最小的,她对记者说:“这是我第一次不在家过年,还是比较挂念家里人。但今年站上人很多,准备的也很热闹,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是一次不一样的体验。”

正月十五临近,站上已挂起红灯笼,“汤圆吃不了,因为我们这边海拔高,可能煮不熟,站上的职工都年轻,准备吃火锅热闹热闹。”李承昊说。(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