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秋月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10/13 20:49:04
选择字号:
84岁顶尖教授被校方解雇,只因学生投诉课程太难?

 

编译|沈秋月

纽约大学化学教授小梅特兰•琼斯(Maitland Jones Jr)近日被解雇了。

今年春季学期开始,他教授的350名学生中,有82人联名上书学校,抗议琼斯带教的“有机化学太难”,导致他们“期末分数难堪”。随后,纽约大学解雇了他。

84岁高龄的琼斯是美国有机化学界的领军人物,发表论文200多篇,其编写的《有机化学》是美国高校通用的教科书,至今已更新至第五版。不夸张地说,化学专业的学生人手一本。

琼斯从耶鲁大学博士毕业后,一直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2007年退休后,他被纽约大学聘请讲授有机化学,任教期间曾因教学方法获得奖项。退而不休,也说明琼斯对于教学的一份热爱。

但是这样一位“明星教授”,竟然遭到了学生的联名投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图片图源:琼斯的社交媒体

学生和教授各执一词

除了认为课程设置太难,学生们列举了琼斯在教学过程中的失当之处:琼斯将期中考试的次数从3次减少至2次,这直接让学生丧失了弥补低分、拉高平均分的机会。而有机化学是之后转系从医的考核基础,如果分数不够,将直接扼杀学生从医的梦想。另外,学生抱怨不能随时回放琼斯在Zoom上的课程。最重要的是,学生指责琼斯语气咄咄逼人,态度严厉,这让他们在接触过程中很不舒服。

请愿书更是诉诸情感,“一个退课率如此之高、给分如此之低的课程,没有把学生的学习和幸福放在首位,这将会给化学系和整个学院带来糟糕的后果。”

纽约大学在接到学生的请愿书之后,解雇了琼斯,尽管学生在请愿书中并没有提出这一要求。校方宣称在秋季学期开始之前,8月份就终止了与琼斯的合同,因为他“没有达到学校对教职工的要求。”

与此同时,化学系主任破例同意学生取消这门课的成绩,以避免他们成绩单上出现挂科记录。

对于学生们的指责,琼斯一一回应。

首先缩减期中考试的次数,是因为学校把考试时间安排得过于密集,原定的第一场和第二场考试之间仅仅间隔了6节课,课程所学内容太少。

其次对于给分过低,琼斯说考虑到疫情影响已经降低了考试难度。但是即便如此,个位数成绩甚至是零分卷仍然屡屡出现。

至于学生吐槽无法回放Zoom网课的问题,琼斯表示为了确保学生在课后学习,他和另外两名教授自掏腰包,花了5000多美元录制了52场有机化学讲座。纽约大学至今仍在使用这些视频。

在琼斯看来,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在新冠疫情肆虐只能上网课的两年中,很多学生不仅没有主动学习,还失去了学习的能力。他们缺席直播课,也不回放学习录播课,考试得分低是必然的。

舆论抨击校方和当事学生

事件爆出后,舆论一片哗然。

纽约大学的部分教师就表示出强烈不满。20名化学系教授给学院领导写信,认为“学校此举或将开创一个完全缺乏正当程序的先例,这可能导致教职人员失去教学自由”。化学教授阿撒尼尔•特拉瑟斯认为,纽约大学的行为可能会阻碍严格的教学。

纽约大学化学教授肯特•科申鲍姆对学校降低课程要求表示担忧,他认为大多数学习有机化学的学生都想成为医生,“除非一个学生能在分子水平上理解这些知识,否则我不认为你能成为一名好医生,我也不指望你治疗好病人。”

曾与琼斯密切合作的化学教授帕拉姆吉特•阿罗拉认为,学校此举是为了提高学生对学校的满意度,由此吸引更多学生来申请,进而提升学校排名。

与此事利益攸关的还有学生背后的家长群体,但他们并没有站在学生一边。

民间组织“父母军”的创始人艾丽西亚•布兰德批评说,今天的学术机构过于专注于“迎合”年轻人。“当支付知名大学的教育费用时,我们应该期望高质量的教授在智力上挑战我们的学生,通过推动他们走出舒适区来帮助他们成长。”

教育宣传团体Parents Unite的联合创始人Ashley Jacobs认为,有机化学课程确实要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能力成为医生,有时你必须做出淘汰。”他还对学生喊话,“他们应该对自己有更高的期望,而不是在事情太难的时候责怪别人”。

社交媒体上的网友则将主要矛头指向涉事学生,批评他们“畏难”。

一位来自明尼阿波利斯的网友表示,“一个不能掌握有机化学的学生不该进入医学院;这就像一个不会微积分的学生不能从事工程一样。这些课程不应该被简化。”

也有网友认为这些学生缺少现实的捶打,他们抱怨成绩没有反映他们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但“在生活中,是根据结果而不是努力来评分的。学生们最好尽快明白这一点。”

出现反转?

在舆论一边倒的批评下,纽约大学和涉事学生都感受到巨大压力。他们选择对媒体披露更多的信息。

图片图源:纽约大学

纽约大学校报《华盛顿广场新闻》(Washington Square News)则发文指出此前的媒体报道过于偏颇,有故意抹黑纽约大学学生的嫌疑,完全忽略了当下大学生的实际情况。同时也给纽约大学造成了不良影响。需要说明的是,该刊物的采编活动是独立的,不受纽约大学监督。

这篇报道的记者在社交媒体上检索到几十条评论,都是警告学生不要上琼斯的课,这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同时,他还查阅了琼斯所教课程的学生评价记录,其中显示他的分数多年来一直很低。

在过去的五年里,同一门课程的其他教授所带班级的学生评价一般在4.0分(满分5分),而琼斯只有平均3.3分。在他任教的最后一个学期,这一分数更是下降到2.4分。纽约大学发言人约翰•贝克曼公开表示,这门课的评估分数不仅在化学系课程中,而且在所有的本科科学课程中,是迄今为止最差的。

这些数字之间的鲜明对比表明,学生们不仅仅是在抱怨课程的难度,这种隐形的不公平直接导致这些学生在竞争中处于劣势。

《华盛顿广场新闻》采访了6名学生,了解他们在琼斯班上的经历。大多数人在匿名的情况下发言,因为他们担心影响自己未来申请医学院。

学生们明确表示,此前的媒体报道,为他们招来了一连串的侮辱。在文章评论区和整个社交媒体上,人们都批评学生懒惰和过度特权,甚至有人写道:“我希望你永远不要被从这个烂摊子里出来的医生治疗。”

琼斯的一名前学生说,媒体报道将很多责任都归到学生身上。这是轻视和贬低,人们不理解学生们在课堂上的挣扎。

《华盛顿广场新闻》也披露出此前未公布的文件,显示琼斯在今年夏天试图正式抗议学校突然终止他的工作合同,但纽约大学的管理人员阻止了他提出上诉的企图。

纽约大学的大多数教职员工都有权因为一些原因提出申诉——包括如果他们的合同被终止。但负责申诉委员会的管理人员甚至拒绝将琼斯的申诉信转交给委员会。也就是说,纽约大学在程序上剥夺了琼斯的申诉权利。

在争议审查过程中担任高级职务的教师海蒂•怀特说,管理人员的决定是错误的,琼斯的申诉应该被允许。

事件发展至此,涉事各方都是输家。

值得思考的是,琼斯在被解雇后,给学生群发了邮件,他向那些在课程中表现出色的学生致歉。“我向那些以无情的100分通过这门课程的人表示道歉,我没有给你们施加压力,因此剥夺了你们在已经很强大的基线上更加优秀的机会。”

琼斯本人对于被解雇并不在乎,今年84岁高龄的他,可以去拥抱退休生活了。他“只是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在其他教师身上”。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