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8/27 8:58:24
选择字号:
算一笔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经济账

 

b型流感嗜血杆菌(Hib)是引起儿童肺炎、脑膜炎和其他严重感染的常见原因之一。疫苗接种是预防Hib疾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并且还是降低Hib等细菌病原体产生抗生素耐药性的有效手段。

早在2013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建议无论当地或国家监测数据是否可得,全球各国家和地区都应将Hib疫苗纳入儿童免疫计划。目前,世界卫生组织194个成员国和地区中,已有193个国家和地区将Hib疫苗纳入到当地的免疫规划。

遗憾的是,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没有将Hib疫苗纳入其国家免疫规划(NIP)的成员国。

“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高质量的卫生经济学评价证据。”北京大学医学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经济学联合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海告诉《中国科学报》,目前,亟需梳理关于中国Hib疫苗接种的经济影响的国家级和省级数据,为扩大Hib疫苗的使用提供决策依据。

可喜的是,最新一期的BMCMedicine刊发了方海团队联合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以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成果显示,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这一举措,在中国大陆的31个省区市中的15个省区市具有经济性,其中西部地区省份受益最大。

缺乏数据,影响政策制订

数据显示,中国在2015年有3400例5岁以下的儿童因为感染b型流感嗜血杆菌死亡,死亡人数在全球的占比排名第三。虽然近年来随着Hib疫苗的普及,全球Hib疾病负担已显著降低,但中国Hib疾病的疾病负担仍相对较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Hib疫苗首次在中国上市是1996年,但只能通过私人市场提供给儿童。但时至今日,我国Hib疫苗的平均接种率依然不高,为33%,并且不同省份Hib疫苗的可及性、覆盖率差异较大。比如,上海、天津等经济发达地区达到50%以上,而西部某些地区接种率不到5%。

“Hib疾病负担的不确定性和Hib疫苗的高昂价格,都阻碍着将Hib疫苗纳入中国NIP的政策出台。”方海表示。

如果说在国家层面上将Hib疫苗纳入免疫规划,需要权衡更多因素,那么各省可否先行一步?

201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早已经给出答案。该法授权了省级公共卫生部门可制定本省的疫苗政策,这无疑给各省提供了在国家将Hib疫苗引入NIP之前,将Hib疫苗纳入当地的免疫规划的机会。

但目前,我国没有任何省份将Hib疫苗纳入当地的免疫规划。

“究其原因,依然是由于缺乏Hib疫苗接种的经济影响的国家级和省级数据。”方海说。

填补空白,具有成本—效果优势

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此项研究评估了与私人市场现状相比,将Hib疫苗纳入中国NIP的国家级和省级成本—效果分析。

据方海介绍,他们通过建立决策树—马尔科夫状态转换模型,估计Hib疫苗接种对中国各省2017年出生人群的疾病负担、质量调整生命年(QALY)和成本的影响。同时,模型还比较了将Hib疫苗纳入NIP和仅在私人市场上提供Hib疫苗的现状,模拟了5岁以下儿童的Hib肺炎、脑膜炎和非肺炎非脑膜炎(NPNM)疾病事件,并估计了人群终生增加的QALY值等。

研究发现,据模型预测将Hib疫苗纳入NIP,预计将在该群体出生后的前5年内避免2700例死亡(减少93%)和235700例Hib疾病(减少92%)。其中,广东和河北是中国人口较多的省份,避免病例数最多。西部地区一些省份Hib疫苗接种率低,病死率相对较高,避免的死亡数最多。

“我们估算将Hib疫苗引入NIP需要花费14亿美元(政府须承担11亿美元),包括疫苗采购、项目成本和间接成本。然而,全国范围内避免的治疗费用和终身生产力的提高能够节省3.77亿美元,将部分抵消疫苗接种方面的成本。”该论文共同第一作者、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生张海军表示,Hib疫苗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成本—效果。

虽然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各地都实施了其他妇幼健康项目和干预措施,但这些项目和措施都不能预防Hib疾病,而且在社会经济欠发达的省份,主要是在西部地区,Hib疾病负担仍然很高,且在私人市场上获得疫苗的机会有限。

“因此,将Hib疫苗引入我国NIP,不仅可以有效地减轻疾病负担,还可以改善社会经济欠发达和疾病负担较重的省份的疫苗可及性,促进卫生公平,对西部地区来说尤为如此。”方海说。

仍需细化,优先考虑西部地区

业内人士认为,该研究提供了一份关于Hib疫苗的高质量卫生经济学证据,有望促进该疫苗早日纳入免疫规划。这不仅将有效减轻疾病负担,加快消除长期被忽视的Hib相关疾病,提高我国儿童健康水平,促进健康中国2030战略的实现;还将改善我国社会经济欠发达和疾病负担较重省份的疫苗可及性,极大促进健康公平,具有重大现实和政策意义。

当然,任何研究都会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方海表示,此项研究缺少每个省医疗服务可及性的可靠数据,也没有医疗机构以外发生的死亡的可靠数据。同时,研究模型没有考虑到在社区中接种疫苗的儿童的分散性。“我们假设覆盖率在全省范围内平均分布,但实际上部分地区可能存在大量未接种疫苗的儿童,部分地区疫苗覆盖率更高,可能存在间接影响”。

此外,分析数据主要来自CHIRA的治疗费用数据,虽然具有全国代表性,但主要来自城市地区,可能不能代表农村人口,导致Hib相关疾病成本的高估,这种偏向城市的偏差可能会导致低估农村人口多的省份的ICER,高估成本效果。

“我们也无法获取省级层面上Hib后遗症的发病率和治疗费用,可能存在低估。”方海说,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研究中进一步细化。

立足当前国情,方海建议,疾病负担重的省份先行将Hib疫苗纳入当地免疫规划,会带来巨大的收益。而这也可能是在2030年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儿童生存目标、在全球范围内加速消除Hib疾病的关键战略。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86/s12916-021-02049-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重拾“记忆”:突破小麦D基因组改良瓶颈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