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8/10 11:00:56
选择字号:
当大量材料学等人才涌入医疗机构后……
是加速了科研内卷,还是提升了临床水平?

 

“具有生物材料、纳米材料、药物化学及有机合成的研究经历的优先考虑。”

“已获得或即将获得临床医学、细胞生物学、材料学或生物医药相关专业博士学位优先。”

“本科以上学历,具有无机/金属纳米材料的制备、高分子材料/水凝胶、生物医学等相关背景即可。”

……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医疗机构(专职)科研岗人才招聘动作频出。在招收条件设置上,医院一反常态地“抛弃”了临床医学背景,反倒更为青睐的是那些具有生物材料、纳米材料、生物信息学等研究背景的人才。

过去,这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如今在学科交叉趋势的带动下,“争相”在医疗这片沃土上“播种开花”。

不过,针对此举,有些临床医生颇有微词。他们认为,“这些与医学专业八竿子都打不着一棍子的人才,只会发SCI文章,根本不用操心治病救人,反倒在职称评定上更占据优势。”

当然,也有专家持肯定态度,他们的观点是,医学领域已经成为汇聚多学科前沿研究的“主阵地”,多学科交叉融合能够碰撞出创新的火花,进而能同时提升临床与科研的水平,实现了“一箭双雕”。

《中国科学报》多方采访了解到,这背后聚焦的问题其实是医疗领域的职称评定制度的不合理。

临床工作是医院的根基

“我国医学的发展存在基础研究与临床需求相脱节的现象,大量的基础研究结果很难被临床工作者参考和借鉴。”此前,中国科学院院士陆林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健康事业正面临着严峻挑战,单单依靠临床经验已经不能应对临床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亟待一大批科学家共同努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临床医生从事科学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并不是所有的临床医生都必须从事科研工作。中国科学院院士黄荷凤认为,结合国内的实际情况,就需要一部分人会开刀看病,一部分人善于搞医学教学,当然也需要一批既懂得临床知识,又能进行科学研究,还兼顾教学的人。

不过,长久以来,我国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一直是唯论文、唯奖项、唯学历,甚至出现了 “做千台手术都抵不过一篇SCI文章”的情况。

现实中的确如此,有些临床医生能力虽然得到了业内同行和患者的认可,但因缺乏科研成果和论文数量,很难晋升。反倒一些善于做科研、临床处理能力并不太强的人,能在职称评定上“拔得头筹”。

“大部分临床医生没有时间做研究的,即便是被硬逼着开展科研工作,质量和水平肯定会大打折扣,反而会滋生许多诸如‘论文工厂’之类的学术丑闻。”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赵楠(化名)告诉《中国科学报》说。

近年来,国内多家医疗机构都出现了问题论文被撤稿的事情,也足以说明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早在2009年,武汉大学的一个调查研究显示,我国的论文代写代发市场已达到10亿元以上的规模。

“医院是一个以患者为中心的单位,归根到底临床工作是每个医院的根基,而科研是完成日常临床工作之后,锦上添花的事。”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检验科博士里进直言。

政策频出难落地

其实,早在2016年3月,中央印发的《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就明确提出,要注重凭能力、实绩和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倾向。“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

然而,实际工作中,论文仍是一些单位人才晋升道路上迈不过去的坎儿,不少临床医生为评职称“放下手术刀、走进实验室”。

去年12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聚焦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价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针对性的改革举措,提出要完善评价标准,注重医德医风考核,突出评价业绩水平和实际贡献,实行成果代表作制度,破除唯论文、唯学历、唯奖项、唯“帽子”等倾向。

但是《意见》在具体操作中的实施效果如何,部分临床医生仍持保留态度。他们的理由是,相比简单地数论文数量,算影像因子,量化手术难度、手术质量、治疗效果等指标实操更为困难。

“医院吸引掌握最新科学研究进展的人才是一件好事。”里进认为,生物、材料学相关专业人才涌入医疗机构,不会造成内卷。“因为多数临床专业背景的人更倾向从事临床一线工作,专职科研岗自然需要多学科背景人才的加入。”

不过,如果仅仅为了增加医院或科室SCI文章的产出量,引进不相关专业的人才,进而提升医院的科研水平,里进认为“此举在短期内效果明显,但长期来看,学科的发展还是需要临床-科研-教学,三位一体的紧密互动”。

应有多种评价模式

那么,医疗工作者如何权衡科研与临床的关系?

对此,赵楠认为,我国可以借鉴国外的模式,临床医生业务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有多种选择,如果这个医生对科研感兴趣,也愿意去探索,那么可以“半脱离”临床,比如一周2天临床工作,3天做科研、带学生。

比如,哈佛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杜克大学等著名医学学府附属医院均要求临床医师从事一定的科研工作。

“我们也应该制定和颁布相应的政策,鼓励一部分临床医生从事科研工作,并努力成为医学科学家。”陆林说。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栗占国也认为,不应将科研工作作为硬性制度来要求每一位医生,应鼓励有条件及兴趣的医生做研究,因为兴趣决定了他对科研的关注度。此外,他还提出,科研不应只限于基础研究,临床个案及总结也是临床科学研究。科研的目的是解决临床问题,要培养医生基于临床的科研思维,这样才能有助于改进诊治方法,用于临床。

如果临床医生对科研并不感兴趣,能否允许他们做一个纯粹的临床医生?多数采访对象给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不过,他们共同担心的问题依然是,如何进行职称评定?

赵楠建议,医疗体系实行职称改革,分为教授系列(评价指标为文章、课题、教学等)和主任医师系列(评价指标为临床水平、疑难病例救治、双盲同行评议等)。

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起,首都医科大学率先在全国建立了一个新的体系 —临床教授体系。 临床教授系列人员不需要发论文,只要是好的医生、加上为大学做教学工作,就符合基本资格。

当然,如果短期内医疗体系职称改革不可行的话,业内人士给出的建议是,可考虑增加临床研究型课题,也能有效缓解临床医生的晋升压力。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金”色茉莉花结出“绿”色增塑剂 全球首条稀土磁浮列车如何“悬挂飞驰”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