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许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7 10:15:29
选择字号:
安徽工业大学:在温暖中寻找失物

“暖寻”团队在蚂蚁开发者大赛上进行产品的最终演讲和答辨。 

“我们的‘暖寻’现在越过了阶段性瓶颈期,大家很有干劲儿,我们也明确了自己的发展目标。在这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突破,也希望更多平台能够接入‘暖寻’,服务更多人。”

■本报见习记者 许悦

“当找到失物的失主们对我们说着‘谢谢’,当我们的平台被更多人知道的时候,我都感到坚持将这个平台做下来真的很值得!”毕业于安徽工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吴胜斌感叹道。

吴胜斌口中的“平台”是一个温暖的存在,这里汇聚了各种失物信息,为寻找丢失心爱之物的人们带来希望,这就是由安徽工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四名学子吴胜斌(已毕业)、熊刘华(已毕业)、李涛(已毕业)、应万明(在读)共同开发的在线失物招领平台——“暖寻”。

暖寻:寻一份失物,暖一片人心

2014年,还在安徽工业大学读本科的吴胜斌遇到了一件很多大学同学都会遇到的事儿——丢东西。“我当时丢失了一辆自行车,试图去寻找,但是却无从下手。”他回忆道,就在一筹莫展时,身边的同学告诉他,学校有一个失物招领的QQ群,建议他到那里去问问。满怀希望的吴胜斌加入了拥有200多人的QQ群,但他的寻找失物信息发出去后却石沉大海,无人反馈。这件事给吴胜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为他埋下了创建失物招领平台的种子。

而真正刺激“种子”萌发的是不久后吴胜斌在央视官方微博上看到的一条消息。

“那条微博是说全国的车站和失物招领中心积聚了很多失主丢失的身份证、银行卡、钥匙之类的物品,但无人前来认领,总计数量达几百万。当时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很大,但是并没有人对这一问题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吴胜斌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正是这条消息和之前自己丢车的经历,让他下定决心创建一个公益失物招领平台,帮助解决失物寻找和认领问题,让每个拾主和失主都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彼此,让大家感受到世界的友好,内心暖暖的。

作为一个曾经参加过很多创新类比赛,并且喜欢创造的人,吴胜斌说干就干。他立刻召集了自己的伙伴,开始着手平台的创建。当时由于自己是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出身,对于软件编程知之甚少,他还专门邀请了几位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加入团队,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暖心”创造。

“我们学校的一个同学丢了学生卡,被其他人捡到发布在了我们的平台上。正巧他在我们平台上闲逛,看到了他丢的学生卡,于是立刻联系捡到的人,并顺利找回了自己的卡。事后他打电话给我表示感谢,并告诉我‘暖寻’平台很实用,让他感觉身边的人很热心、很温暖。”吴胜斌说,“暖寻”的公益理念就是“寻一份失物,暖一片人心”。

小白:从一穷二白开始的一群“小白”

“我是在大二的时候在计算机设计大赛上遇到吴胜斌的,他向我介绍了创建在线失物招领平台的想法,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加入了这个团队。”与吴胜斌来自同一专业的学弟应万明说。但是应万明加入团队后发现,平台的开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们都是学机械出身,在编程上就是一群‘小白’,什么也不懂。”应万明笑道。

而随着平台开发到一定程度,吴胜斌找来的计算机学院的“救兵”也遇到了瓶颈。“当时我们技术能力有限,产品开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发现技术有难度,我又不太懂技术和开发之类的问题,然后在进行了三个月的项目开发后,我们不得不将其搁置下来。”吴胜斌说。

对于吴胜斌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开始时的激情与冲劲被现实泼了一盆冷水。但是不愿轻易放弃的吴胜斌,觉得很不甘心,于是和熊刘华两人开始自学编程,一个选择前端开发,一个选择后端开发。

“我心里的想法从来没有变过,我想要开发出这个平台,只不过现实使得我不得不分阶段来完成这件事情,这并不是放弃。”在吴胜斌看来,一定的时间内,只可能把一件事情做好,他告诉自己不要急躁。“在自学一段时间后,我就去找了一份跟产品开发相关的实习,边工作边学习软件开发设计更加深入的东西。”吴胜斌说。

经过了一年多的自学和经验积累,2016年年底,吴胜斌终于具备了开发“暖寻”平台的能力。“这个项目搁置了近一年,但原来大家都没想过放弃,不断地学习、丰富自身,因此我继续创建平台的想法一提出,马上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兄弟们的不离不弃让我很感动。”吴胜斌感慨道。

终于,在2017年阿里巴巴云栖大会上,暖寻—在线失物招领平台破茧成蝶。“暖寻”平台从500多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与20支进入决赛的精英团队经历连续36小时有“编程马拉松”之称的蚂蚁开发者大赛后,凭借其优秀的用户体验和“寻一份失物,暖一片人心”的公益理念,获得蚂蚁金服的认可,一举拿下第3名的好成绩,获得蚂蚁金服总价值21万元的奖励,并成功上线“暖寻”支付宝小程序,赛后一周同时上线“暖寻”微信小程序。

基于“暖寻”平台项目,吴胜斌还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望江小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望江’是我们那儿的地名,‘小白’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做‘暖寻’时一穷二白,什么都不懂,所以就叫‘小白’。”吴胜斌笑道:“在蚂蚁开发者大赛后,我们一起去庆祝,喝的也是‘江小白’!”

兄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无论是吴胜斌还是应万明,他们提到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团队,自己的好伙伴、好兄弟。

“吴胜斌学长他们真的很辛苦,为了‘暖寻’在读书时要自学,如今毕业了有了自己稳定的工作,但还是要在晚上熬夜开发、完善‘暖寻’。”应万明说。在蚂蚁开发者大赛上,应万明看见学长们因为程序中的一个问题,喝着咖啡、红牛硬是琢磨到凌晨。“他们第一天早上九点多就开始写程序,一直弄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

但在吴胜斌看来,也正是有应万明他们的存在,自己才能够走到现在。

在大四去实习工作那段时间,吴胜斌基本没有时间,很多事情都靠伙伴们处理。“他们上完课、做完论文,还要跑到国税局、工商局去处理公司后续的事情。但他们从未抱怨,虽然我也从未说过感谢的话,但是我都记在心里。3年多的同甘共苦,我们有了‘一件事你不用说我都知道该做什么’的默契,和我的兄弟们在一起我没有顾虑。”

就像吴胜斌说的那样,在他忙碌的时候,应万明就带着“暖寻”参加了中国手机产业创新之夜——杏坛论道。

如今的“暖寻”正处于一个平稳上升的阶段,这个平台正在“温暖”着更多失主的心。“我们的‘暖寻’现在越过了阶段性瓶颈期,大家很有干劲儿,我们也明确了自己的发展目标。在这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突破,也希望更多平台能够接入‘暖寻’,服务更多人。”吴胜斌说。

《中国科学报》 (2017-11-07 第8版 科创)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平当树实现人工高效繁育 江门中微子实验的“变形金刚塔”建成
利用天然气高选择性制备乙烷和氢气 回收金属,普鲁士蓝的另一种用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