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文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2/26 8:39:25
选择字号:
张劲硕:做职业科普人很快乐

张劲硕 

■本报记者 张文静

“做科普时间长了之后,我更感觉到科学传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很多科学问题,公众不了解,但很渴望了解。找到更多有趣的科普方式,影响更多的人,这是我的目标。”

1月21日晚,在国家动物博物馆,一场别开生面的脱口秀“硕毅说吧”首场表演拉开了帷幕,国家动物博物馆科普策划人张劲硕和北京动物园动物饲养管理员杨毅两人身穿大褂,面对台下熙熙攘攘的观众,讲起了相声。这样做科普,对于张劲硕来说,还是平生头一次。没想到,效果奇好。

其实,这种做科普“不走寻常路”的方式,张劲硕早就作过尝试。就在今年元旦前夕,张劲硕参与的北京自然博物馆脱口秀“博士有话说”活动还策划了一次年终特别节目——“博物大咖秀之大话西游”,张劲硕特地剃了一个光头,以一身唐僧打扮登场,一张口却变成了一个满嘴跑拉丁文的动物学话痨,惹得台下一阵阵爆笑。

翻看张劲硕的微信朋友圈,科普是重要的关键词。除了馆里的科普活动外,各类讲座、学校活动、广播电视节目、野外考察的信息让人目不暇接。对于这样的忙碌,张劲硕却乐此不疲。尤其让他自豪的是,职业科普人这份工作,让他自小就萌生的对动物的热爱,得以持续至今。

翻《辞海》的孩子

孩子似乎对动物有种天然的亲切感,张劲硕也不例外。

很小的时候,张劲硕的父母就经常带着他去逛动物园。这个习惯他一直保留至今,即使是现在,一段时间不去动物园看看,他的心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很多孩子喜欢看动画片,但张劲硕却钟爱《动物世界》。他自己用废纸订了厚厚一本笔记,只要节目中或新闻里提到某种动物,他就把名字记下来,随后再去通过别的途径一点一点了解。

父母对张劲硕的爱好大力支持,订阅科普杂志、购买相关图书,一点都不含糊。直到现在,提起童年时代看过的科普图书和杂志,张劲硕依然如数家珍。

“科普书中对我影响很大的有唐锡阳的《自然保护区探胜》和李子玉写的儿童文学《SOS!水怪》等。”张劲硕说道,尤其是《自然保护区探胜》,更是让他萌生了去各个自然保护区考察野生动物的心愿。

到了小学高年级时,张劲硕已经开始涉猎更为专业的动物学著作,比如《安徽兽类志》《中国鹿类动物》等。

上中学后,除了科普杂志之外,张劲硕开始订阅专业的《动物学报》《动物学杂志》《动物学研究》《兽类学报》等期刊。

大量的阅读使张劲硕在动物方面积累了深厚的知识基础。

到现在,张劲硕的藏书已经达到了三四万本,其中与动物相关的占到了60%~70%,其他自然科学,甚至历史、哲学书都不少。在习惯网络购书之前,张劲硕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骑着自行车满北京大街小巷找书店。

从那时候开始,张劲硕也跃跃欲试,想自己写点科普文章。那时的他没事就爱往北京自然博物馆的《大自然》杂志编辑部跑,帮着工作人员装信封、写邮编地址、打包。后来,《大自然》当时的主编、被张劲硕称为“王大大”的王珏给了张劲硕一个机会——帮杂志做校对,他这一做就做到了自己大学毕业。而这个阶段的锻炼对张劲硕以后写科普文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键的一封信

虽然从小喜爱动物,但张劲硕在大学却并没能如愿考到动物相关专业,而是在1998年来到了北京农学院学习园艺。至于后来如何又回到动物科研领域,说起来还有点戏剧性。

大学一年级,张劲硕在《中国科学报》的科普周刊上看到了连续刊登的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树义考察亚马孙野生动物的系列文章,这一看便着了迷。

抱着试试的心态,张劲硕给张树义写了封信,表达了自己对动物的兴趣,问了些问题,告诉了张树义自己长大后也想当一名动物学家的愿望。没想到,很快,张树义有了回信儿,约去见面。让张劲硕更没想到的是,刚见第一面,张树义就把办公室钥匙交给了他,让他常来办公室看书。

于是,大学四年,乘坐小公共来往于北京农学院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成为了张劲硕生活的常态。这个园艺专业的学生开始跟着张树义研究起了蝙蝠。

2002年大学毕业,张劲硕来到了动物研究所做了三年临时工。后来考取了动物所的硕士研究生,至此开始真正“名正言顺地”做起了蝙蝠分类学研究。

2007年,张劲硕与老师张树义等发现了一个蝙蝠新种——北京宽耳蝠,并将相关论文发表在了美国《哺乳动物学杂志》上。

职业科普人的忙碌生活

蝙蝠分类学研究做得风生水起,所以当2010年博士毕业时,对于到底选择继续做科研还是改路做科普,张劲硕是既纠结又茫然。

几经波折之后,张劲硕最终来到了彼时刚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动物博物馆,专门从事科普工作,他的生活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专门的科普工作使得张劲硕不得不从对蝙蝠的专门研究中走出来,开始涉猎更为广泛的知识。读书、看纪录片、搜肠刮肚地琢磨如何以更有趣的形式做科普,成为了他新的生活内容。

他要负责策划和组织馆里的科普活动,比如定期的科普讲堂、读书会、少年博物学论坛,还有强调体验参与的昆虫工作坊、博物馆奇妙夜等。

他走进学校,几乎每周都要去中关村一小、中关村中学等给学生们讲课。他进过社区,也进过各个图书馆、博物馆、图书大厦。

他还经常去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等录制节目,讲解热点新闻事件中的动物知识。有时是刚下了这个直播,马上又得进行另一个直播。他作为嘉宾参与过中央电视台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的直播,也录过《走近科学》《绿色空间》等节目。

他还时不时带着一队人走出去,像科学家一样去野外考察动物。有时,也会带队走出北京,走进广西崇左、云南西双版纳、甘肃莲花山、陕西秦岭等的研究基地和野外活动场所。这两年,张劲硕带队的足迹还到过肯尼亚、坦桑尼亚、塞舌尔和泰国。“今年打算去马达加斯加,也有可能去中美洲、拉丁美洲。”张劲硕说。

带着孩子们进行野外考察让张劲硕感触颇深。“到了野外,其实孩子的观察力、求知欲和好奇心都很强。当时在广西崇左白头叶猴自然保护区,我们让孩子观察一个区域内的昆虫,孩子们甚至能找到工作人员没发现的昆虫。有些孩子展现出来的毅力让我们震惊,一个小女孩跟着我们爬过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连家长都直呼没想到。”

虽然现在,张劲硕仍然对动物分类学研究难以割舍,但科普活动也同样做得开心。微博名称为“国家动物博物馆员工”的他已经有了超过9.6万粉丝,在科普圈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对于曝光率的上升,张劲硕坦言自己也经历了一个调整的过程。“以前觉得,是不是应该低调些。可后来一想,既然你要做科普,就不要扭扭捏捏,就要走出去与公众、与媒体打交道,强迫自己去说,即使不小心说错了被别人骂,也要去说。不仅传播科学知识,也传播科学理念。做科普时间长了之后,我更感觉到科学传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很多科学问题,公众不了解,但很渴望了解。找到更多有趣的科普方式,影响更多的人,这是我的目标。”

《中国科学报》 (2016-02-26 第2版 人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130公里内,“阿耳忒弥斯1号”接近月球 地下水补给显著增加青藏高原西部湖泊水量
2035年起将暂停在时钟中增加闰秒 “子午工程”二期设备完成系统集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