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婧 秦子瑜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5/6/18 14:51:59
选择字号:
专家:暂未看到MERS全球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

    6月16日,韩国首尔民众戴口罩出行,工作人员则穿着防护服进行消毒。韩国保健福祉部当日发布消息说,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患者增至154人,死亡增至19人。CFP供图

    6月16日,韩国首尔民众戴口罩出行,工作人员则穿着防护服进行消毒。韩国保健福祉部当日发布消息说,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患者增至154人,死亡增至19人。CFP供图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在韩国仍在持续。韩国卫生部门6月17日通报称,韩国感染MERS的确诊患者新增8人,总患病人数增至162人,死亡人数上升为20人。

对于韩国的疫情,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艾莉森·克莱门茨-亨特(Alison Clements-Hunt)6月16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看到,韩国的新感染病例正在减少。韩国政府正在实施并加强世卫组织建议的预防感染保障措施,世卫组织和韩国保健福祉部关于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疫情的评估联合小组也正在努力工作。通过这些举措,我们相信疫情会被控制、会结束。”但艾莉森·克莱门茨-亨特同时表示,韩国MERS疫情会在什么时候结束,目前还不可能准确预测。

韩国MERS疫情与2003年SARS疫情有相似之处

作为2003年北京市SARS医疗救治指挥中心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医师蒋荣猛认为,这一次韩国MERS疫情暴发,“有2003年北京SARS疫情暴发的影子”。

蒋荣猛说:“韩国MERS疫情暴发集中在大医院,一些有中央空调的、通风不好的大医院,反而比小规模医院疫情更严重。这与2003年北京SARS暴发时的情况很相似。”

2003年3月1日,北京接收了第一例SARS病例。2003年3月15日,北大附属人民医院急诊科收治了一例疑似患者。由于人们最初对SARS并不了解,医院没有采取相应的严格措施,结果造成该院大量医护人员感染。3月17日,李姓患者被转至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结果在该院又造成大面积感染。

在韩国,也出现了类似情形。蒋荣猛医生介绍说,韩国的第一例MERS患者,在今年5月初从中东回到韩国后,5月11日出现发烧和咳嗽症状,从发病到确认诊断共花费了9天时间,这期间他先后去了4家医疗机构就诊,跨越至少60公里。这位首例患者到过的两家大医院——京畿道平泽圣母医院和三星首尔医院,成为MERS病例暴发的中心。

经历SARS疫情洗礼的中国反应迅速高效

相较于韩国政府此次应对MERS疫情前期措施的不力,中国政府对MERS的反应可谓高效迅速。

今年5月26日,一位韩国MERS疑似病患经香港进入中国广东惠州,成为我国首例MERS输入性确诊患者。蒋荣猛医生说:“5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一疑似病例通知我国相关部门;5月29日凌晨2时,经过不到4个小时的时间,这名疑似患者就被定位并被带到医院进行隔离。这种速度和效率非常高。”

蒋荣猛医生还介绍说,从MERS病毒被发现,到2014年9月,中国已有三个版本的诊疗方案。今年6月12日,我国又出台了第4版诊疗方案,“可以说我国政府对此非常重视”。而韩国在此次疫情暴发前并未有本土的诊疗方案,整体比较懈怠。

“中国政府在疾病防控方面的执行力非常强,效率非常高。比如,中国的发热门诊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筛查系统,它的触角可以延伸到中国基层的乡镇医院,只要有一个可疑病例被发现,立即会上报到国家疾控中心。”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医师卢联合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卢联合认为,中国今天高效的反应和较为完善的防控体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03年SARS的教训对中国而言太深刻了。”

对于中国的防控反应,世卫组织也作出了积极评价。世卫组织发言人艾莉森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中国采取了所有可以采取的预防措施,并采取了正确的措施来应对出现在中国的MERS病例。对于MERS疫情,中国显示出了良好的应对能力,显示了能够控制MERS疫情的能力。

中国在“标准预防”方面仍有提升空间

即便是中国的防控体系已经相对比较完善,但依然有需要改进的空间。蒋荣猛医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惠州这起输入性病例不是以世卫组织通知我国这种方式被发现的,那么,等病人真的发病到医院看病,我们的医院能及时发现发现病因,并处理好吗?”这一提问,让人思考中国的防控体系目前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

在蒋荣猛医生看来,中国在严格执行“标准预防”方面做得还远不够完美。蒋荣猛介绍说,“标准预防”是医院感染控制中最为基本的措施,其核心就是在日常诊疗活动中,要将任何一个患者都视为具有潜在传染危险的对象来进行隔离管理。

“这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问题。依我看,多数亚洲国家都有问题。比如,不管是中国还是韩国,老百姓通常都喜欢去大医院看病,这与欧美国家有很大不同。一旦在医院出现传染病病例,在隔离上就会出问题。”蒋荣猛医生说。

蒋荣猛医生还介绍说,在“标准预防“的具体措施中,“手卫生”是最重要的一环,是预防卫生保健相关病原体传播的最有效方法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倡议,“手卫生”要做到“两前三后”,即接触患者前、进行清洁(无菌)操作前,接触血液、体液后,接触患者后,离开患者周围环境后。而且,戴手套并不能取代“手卫生”,在戴手套前或脱手套后也必须执行“手卫生”。蒋荣猛医生在德国学习时发现,那里的医务人员要经过“手卫生”考核合格后才能上岗。在中国和很多国家,并没有这样严格的规定。

普通人怎样防止感染

对于MERS是否有在中国以及全球暴发的可能性,卢联合医生表示,目前还未看到这种可能性。

蒋荣猛医生认为,不管是应对MERS、SARS、埃博拉,还是应对未来被发现的、不为人所熟悉的病毒,只要做好“标准防护”,许多传染病的感染率都可以降到最低。

“医务人员还有加强对自身和病人、对环境进行双向保护的意识。”蒋荣猛医生举了个例子,在2003年SARS病毒暴发时,北京某家医院配备了当时比较先进的N95口罩和防护服,即便如此,依然有10多位医务人员感染SARS。这种情况的出现,很可能是因为不注意保护环境,使得环境被病毒污染后导致了这种后果。“不要以为戴了口罩、手套,做了防护保护,自己就安全了。事实上,这并不一定安全。”

卢联合医生则指出,对于普通人来说,要防止感染MERS及类似病毒,也应该注意手卫生,注意咳嗽礼仪,比如在打喷嚏时不要直接用手捂嘴,以防病毒通过手再污染其他物体造成病毒传播,而应该用湿巾、纸巾捂住,甚至可以用衣袖和前臂部位挡一挡。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艾莉森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从韩国MERS疫情暴发事件中,各国都应该吸取经验和教训,那就是面对疫情时,要加强防疫监控,要及时采取正确的防恐措施。各国还要保证他们的医疗系统是强大有力的,保证其医疗工作者是训练有素的,让医疗工作者既有能力医治、保护病人,也有能力保护医护人员自身。

本报北京6月17日电(原标题:传染病学专家:暂未看到MERS全球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 经过SARS疫情洗礼,中国应对MERS及时高效但仍有提升空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