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1/13 8:33:20
选择字号:
新《环保法》开始执行 新政逼排污企业猛醒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编者按

1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开始执行,我国从此进入环境保护的新时代。

新《环境保护法》首次明确规定“保护优先”原则,对于拒不改正的排污企业可“按日连续处罚”,这意味着罚款上不封顶,同时赋予环保部门查封扣押等权力,并对这些新制度配套出台了详细的执行办法,对适用情形进行了明确列举,对重点排污单位作了明确界定。因而,新法被寄予发挥“最强执行力”的厚望。

在新《环境保护法》的促进下,我国的环保产业也迎来一次新的发展机遇。本报特此开设“环保新时代系列报道”,多角度解读我国环保产业能否顺利进入发展新时代。

■本报记者 张楠

在小米、三个爸爸等企业的带领下,空气净化器已经进入互联网和众筹时代。事实上,因雾霾指数居高不下,环境保护部已多次发出警示,“建议儿童、老年人和心脑血管、呼吸道疾病患者等易感人群留在室内,停止户外运动”。千呼万唤中,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于元旦起执行。

对大气污染排放严重的企业来说,新法意味着巨额改造成本,或许它们还在观望新法效力,甚至仍“大赦”抱有幻想,但也会有人从中寻得商机。

然而环境保护与社会经济发展应是辩证统一的两方面,并无根本性矛盾,借环境保护从选择性“罚治”真正转向“法治”之机,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是多位专家不约而同提出的建议。

钢铁、水泥、玻璃行业首当其冲

此前,环保部已相继出台《炼铁工业大气排放标准》《炼钢工业大气排放标准》《电子玻璃工业大气排放标准》和《水泥工业大气排放标准》等系列标准,因而,赛迪顾问战略性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成宇涛认为,在有法可依的条件下,钢铁、水泥和平板玻璃等3个行业将首先受到新法影响。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印证了这一分析:“钢铁是个污染相对严重的行业,势必受到新环保法显著影响,特别是中小企业。”

李新创透露,目前钢铁企业的污染治理成本约100元/吨钢,而要完全达到新法要求的排放标准,每吨钢需250元左右,整个钢铁业的改造成本为900亿~1100亿元。可是2014年前10个月,重点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6.56亿元,但钢铁全行业亏损的基本面并未改变。新环保法或将倒逼钢铁行业大规模洗牌。

2014年,环保部相继出台关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及周边地区和珠三角及周边地区重点行业大气污染限期治理方案,对经济发达地区的钢铁、水泥和平板玻璃这3个行业的烟气脱硝提出治理措施,要求钢铁行业烧结机和球团生产设备、新型干法水泥窑和玻璃熔窑配套建设高效脱硝设施。

事实上,相对于煤炭和金属企业,水泥、钢铁企业因其产品供应更具自律性而更被看好。而如海螺水泥、宝钢等业内翘楚,已耗费大“力气”改造污染排放控制系统,领先于行业标准,反可能成为新法的显著受益者。

催生第三方咨询、设施运维企业

“我们进入了大气污染控制的新阶段,多种被污染物须协同控制,除了工业污染还有机动车污染,除了城市管理还需要区域管理。”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郝吉明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环境管理、咨询公司或许会在这个机遇期应运而生,为决策制定方、污染排放企业提供出更合理、专业的建议和方案。

“第三方污染治理设施运维企业,主要解决污染物排放企业在污染治理设施操作方面的不专业性,提升污染治理设施的运行效果,减少不达标排放情况发生的概率。第三方监测机构,主要为政府机构做好环境质量统计服务,包括环境数据常规监测与统计,以及工业企业污染物排放浓度监测与统计,提高监测数据的准确性。”成宇涛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但要从治理变成管理,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环保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在2014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指出,还需要政策配合才能将需求转变为市场,例如经营性公共服务的特许经营、准经营性公共服务领域的补贴性特许经营或投资政企组合、非经营性公共服务的政府公共服务采购,进而带来交易结构的分化。

显而易见,脱硫、脱硝、除尘设备的供应生产商,将因新法的更高标准迎来他们的春天。

“新环保法对环保产业的各细分领域均产生重大利好,其中真实准确的污染物监测数据是关键。”因此,成宇涛分析,我国环境监测仪器,尤其伴随互联网时代到来,在线监测仪器将获得广泛应用。

由于此前环保执法的不健全,许多重污染企业以公共环境成本换取单个企业的经济效益,客观上损害了包括电子信息企业、新能源企业和高端装备制造企业等在内的轻污染企业的经济效益,降低了轻污染企业的综合竞争力。成宇涛表示,相应的轻污染企业在保证自身环境福利不受损的前提下,能以更大的竞争优势参与社会分工。

大开脑洞 自我造血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并不意味着采矿、冶金、化工、纺织、机械加工制造、火电等环境负担较重、总体技术更新周期较长的传统基础性企业,一律要被淘汰或者关停并转。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最终都以实现人的解放为根本目的,两者之间并无差异。现在,与其被动治理,不如“大开脑洞”探索新道路。

互联网企业已在钢铁业开出了“新花”:“找钢网”已在全国成立了近20家分公司,都建在距离钢铁企业比较近的地方,交通方便,缓解了钢铁物流的难题。

同时,传统老国企也已将触角伸向互联网业务。宝钢财务公司去年推出的“宝融通”业务,截至10月底已累计在线放款3.2亿元。此外,宝钢还推出了电子商务平台“宝付通”,牵头组建了面向全国市场的上海钢铁交易中心,并组建电商金融团队,自我造血功能不断攀升。

“环境为什么这么差?是因为其他行业造成了污染,透支了环境和资源,最后却由环保行业的税收和收入来支付过去的欠账。”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环保产业无疑具有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双重功效,但傅涛打了个比方,“被别人剪了几十年羊毛,能否剪到别人的羊毛?今天环保行业也开始了极致化的发展趋势,这将改变收益结构,为行业带来惊喜。”

而记者1月8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发现,为落实《2014~2015年节能减排低碳发展行动方案》《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和《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联合财政部、工信部等七部委出台了《能效“领跑者”制度实施方案》,以树立同类可比范围内能源利用效率最高的标杆产品、企业或单位,更适时将能效领跑者指标纳入强制性能效、能耗限额国家标准。

显然,建立推动终端用能产品、高耗能行业、公共机构能效水平不断提升的长效机制,形成企业绿色发展的内在驱动力,是政府、产业界和每个个体都应共同思考和推动的。


 

《中国科学报》 (2015-01-13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百兆瓦先进压缩空气储能电站并网发电 在离太阳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电力银行”10月上线 我国成功实施问天实验舱转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