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1-4 8:34:01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争议何祚庥

 
何祚庥故居,被称为“晚清第一园”的何园走出不少仁人义士。
 
这个何祚庥先生,有着不一般的较真的精神、积极的态度与新鲜的活力。这一点当然是可爱的。
 
■本报记者 刘丹
 
何祚庥大约是中国千余名院士中知名度最高的人物之一了。
 
在公众印象里,他颠覆了传统、严谨、专注、低调的院士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或天真可爱、或自大无畏的批判者的夸张表情与激烈言辞。
 
多年来,他对伪气功、伪科学、怒江大坝、转基因、中医等等都大放其炮,四面出击。以致树敌无数,有人把他列为“四大恶人”之首,说他是“万能院士”,“什么都懂,就是不懂物理”;也有支持者认为他思想先锋、自由解放,是敢说真话、不庸俗、不世故的老天真。在形形色色的媒体报道中,一个备受争议的批判者与卫道者的形象被树立起来,作为一个时代的参照物,他成为复杂的、符号化的存在。
 
何园百年
 
在真正面对面采访何祚庥先生之前,我尽量多地阅读了一些资料。
 
关于何祚庥的出身,现在见诸报端的几乎只有“出身在上海一个封建知识分子家庭”这样的轻描淡写。很少有人知道,何祚庥出身于晚清显赫的何氏家族,与晚清名臣李鸿章、孙家鼐、张之洞为进退与共的姻亲和同乡。
 
被誉为“晚清第一园”的扬州何园便是何祚庥先生的故居。
 
此后百年,何园走出不少仁人义士。
 
何祚庥的六伯父何世桢、八伯父何世枚都是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律系博士,被称为中国法律界海洋学派的奠基人。这对博士兄弟于1924年在上海创办了持志大学,正是今日举世闻名的复旦大学一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何祚庥的六伯父何世桢曾是国民党中央委员,年轻时是五四运动的急先锋,孙中山是他参加国民党的介绍人。而何祚庥在学生时代就追随马克思主义,“曾认为自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显然,何氏家族内部也曾因不同政见发生过“国共之争”。
 
“革命这两个字在我们家族是不忌讳的。我的六伯父参加国民党,也就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何祚庥告诉《中国科学报》,“你们如果到了何园。那里有一张国共联合召开的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照片。照片上有多位名人,其中有一位是何世桢,还有一位是毛泽东。”
 
解放后何祚庥专程去看望六伯父,这位昔日的国民党中央委员,开始愿意与他讨论共产党的理论。
 
时至今日,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无比微妙的历史巧合。
 
南渡北归
 
何祚庥的一生从理论物理学转到科学哲学,其实从来没有脱离过对马克思主义的崇奉。他说自己选择学物理,也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理想。
 
1945年8月,美国在日本扔了两颗原子弹,这给何祚庥带来了极大的思想震动:“一看名单,都是全世界鼎鼎有名的物理学家。物理太重要了!我一定要干这个!”
 
抗战胜利后,这些青年学子曾激烈地争论过中国将向何处去的问题。可在1947年,谁知道共产党会取胜呢?他们当时估计最大的可能是“南北朝”。北平、天津总是在共产党的区域内。何祚庥喜欢共产党,一看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北平招生,就急急忙忙从上海交通大学转学到清华大学物理系。
 
“在上海交大,关注的是如何报国和寻求出路的问题。等到我考清华、学物理,就多了一重政治的选择,坚决走革命的道路。这就是人生的决策。”
 
新中国成立前夕,何祚庥已是清华大学地下党理学院的支部书记,后任中宣部副部长的龚育之为副书记。
 
1951年底,中宣部单独成立科学卫生处,主管全国的科学战线工作。何祚庥在此工作,主要是搞调研、参与制定政策、做科学家们的思想工作等。
 
到宣传部工作,物理专业当然搁在一边。但何祚庥不是一个纯粹念书的人。在科技界他不是简单地做了一点科学工作,而是在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上起了很多作用,争取了大批科学家站在共产党这一边。
 
何祚庥的表姐王承书,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统计物理学家,我国核同位素分离科学的学术奠基人,也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总设计师,被毛泽东誉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女功臣”。她同先生张文裕的回国便是何祚庥一手促成。
 
后来周光召加入原子弹工作也与何祚庥直接相关。
 
当时周光召虽然也加入了共产党,但其社会关系仍被认为“极其复杂”,这样的出身能够调来搞原子弹吗?
 
就连知人善任的钱三强教授一听到周光召的出身,也犹豫起来。当晚他和核工业部部长刘杰通了长途电话,一旁的何祚庥极力担保周光召政治表现极好,业务能力极强。刘杰部长终于表态,我们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表现”。
 
何祚庥曾对记者说:“如果说我有点什么长处,就是我从不妒忌人。原子弹、氢弹有好几位关键人物都是我推荐的。”
 
“在原子弹、氢弹的理论物理学家中,有些是贡献较大的人士,如周光召院士、于敏院士等。至于何祚庥却只做了小小的工作。但是,由于我是追随着骏马向前飞跑的一只马尾巴上的‘苍蝇’,也就跟上了时代。”1980年,何祚庥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时如此自嘲。
 
时代推进者
 
近20年来,何祚庥以异常旺盛的精力,广泛关注各种社会现实问题的研究,视野遍布科技政策、教育政策、经济政策、文艺理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若干理论问题。从1995年起,又响应党中央和国务院号召,参与揭露各种伪科学、伪气功,揭露法轮功等活动。热情主张发展高清晰度电视、城市新型有轨电车、快速磁悬浮、开发西南地区水电、调雅鲁藏布江水于大西北,发展干净的热核发电技术、和平利用核爆炸技术等,呼吁大力发展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技术等。
 
为什么一个科学技术人士,却每每“不务正业”?他大笔一挥:“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引来无数板砖。
 
历史地分析和评价何祚庥是困难的。何先生是一位年届80的长者,其今日的性情与思想,根植于这个叫做“中国”的土壤之中,并随着80年的时代浮沉经历了太多周折。这些周折如何具体而微地映射到他一个一个人生阶段里去,我们现在是很难一一还原与描摹的。
 
虽然历史地分析是勉强的,我们还是试图原样地呈现何祚庥先生的现在——在院士、公众人物也是争议人物这些标签背后的那个人的言谈举止、嬉笑怒骂。
 
当他一次又一次向记者展示他的小巧的女式电动自行车、太阳能聚光镜,不厌其烦地鼓吹他的能源观点,用激进的甚至口号式的语言批评他的对立者时,我觉得,这个何祚庥先生,有着不一般的较真的精神、积极的态度与新鲜的活力。这一点当然是可爱的。
 
而至于为诸多他的批判者们所质疑的、他所思所说所做的动机的真诚性和功利性,我毋宁相信他在《做人、做事、做学问》一书中特意写到的话:“怎样做人,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认清时代,认清社会发展的动向,做时代的积极推进者。”
 
《中国科学报》 (2013-01-04 第5版 人物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老化的哈勃空间望远镜转向单陀螺仪操作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