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2-3-5 12:30:55
选择字号:
王永志院士:“竞争低龄化”扼杀童年
 
担任过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的王永志院士,这次把目光从天空拉回了人间。
 
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这位获过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政协委员,带着两份关于“小学生健康快乐成长”的提案来到了会场。
 
一向低调的他郑重其事地对组长秦大河委员说:“我预约一个发言。”
 
他呼吁减轻孩子的负担——这个观点在两会上并不鲜见。去年,中国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郭传杰委员在会上读了北京一名小学生的来信,孩子自称“没有童年”。对面的听众,包括教育部部长。
 
但80岁的王永志这次带来了一个调研报告,关于“竞争低龄化”。
 
去年12月,王永志找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青少年科技活动站,请工作人员帮忙发放调查问卷。他与那些年轻人共同设计了问卷,随后在北京市丰台区9所中小学的2200多名学生、教师、家长中进行了无记名问卷调查。
 
随后,他还邀请了约40名学生、家长和教师与自己座谈。
 
他发现戴眼镜的学生人数随年级增长而“直线上升”。在调查中,自称感到学习有压力和压力大的青少年占到75.4%,且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增加。在家每天学习时间1.5小时以上的占63%。有63%的孩子正在参加奥数、英语、作文等各种辅导班、补习班,每人平均参加四五个,多的达9个。
 
他发现,在一所小学,121名毕业生中,留在本片区中学的仅有20人,101人舍近求远上了其他学校。而在一个人口4万多的街道办事处辖区,分布着50多家培训机构。
 
原因是,家长们“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争着把孩子往名校送,各类比赛证书或奥数成绩成为选拔学生的重要标准,形成了体系外的“小升初”选拔机制。学校里的统考、测试特别是升学考试中,超出教学大纲的现象也不在少数。
 
对此,王永志说,既然教育资源不平衡无法在短期内改变,那么严禁考题超纲、严格执行义务教育国家课程标准,应该是教育主管部门可以做到的。他建议实行问责制,考题超纲的,主管领导问责;擅自将各种考级和竞赛成绩作为招生条件的,校长问责。“止不住超纲风,学生就减不了负。”
 
他还建议建立中小学生人身意外强制保险制度——因为发现,为了防止发生安全事故或人身伤害,部分学校被迫取消了很多体育项目,如跳箱、鞍马、单双杠、足球等。至于野外考察、标本采集、天文观测、社会实践等有益于少年儿童成长的课内外活动,也都是能少则少。
 
这位著名的科学家说,培养创新人才要从长计议,不能急于求成,应遵循青少年身心发育的规律,留给他们动手、动脑、交往、感悟的时间。“真要培养出人才来,就不要用一个模子刻。”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座谈时,有孩子形容自己“受不了了”。也有家长告诉他:“孩子累得都想自杀!”
 
在调研中,他发现,人们的意见是存在分歧的。有人认为学业负担过重,也有人觉得学有余力,需要辅导班。“我调查研究之后的结论是,需要是千差万别的,你不能一刀切。”王永志的意见是:辅导班该办还办,但是教育部门必须釜底抽薪,超纲的内容不允许考试,奥数等的成绩不能与升学挂钩。
 
在会场,他不自觉地拍着桌子说:“必须让教育行政部门下决心。”
 
提起“竞争低龄化”,坐在对面的左铁钏委员和张景安委员忍不住插话。他们感慨,“公务员热”热到了学前班。
 
左铁钏说,如今有的幼儿园小朋友,问他将来想干什么,他说想当官。张景安委员说,自己从一个小孩嘴里得到的答案是:当官容易,还能“腐败”。
 
“我吓了一跳。”张景安说。
 
结果,至少有25位政协委员提笔在王永志的提案上签了字,愿意与他联名。
 
而王永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家里的晚辈并没有小学生,之所以做这件事,是要尽政协委员的“社会义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百兆瓦先进压缩空气储能电站并网发电 在离太阳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电力银行”10月上线 我国成功实施问天实验舱转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