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爱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2-7 8:02:38
选择字号:
杜祥琬院士:科学道德建设要以教育为根基

杜祥琬

 
■本报见习记者 孙爱民
 
“科技共同体需要下大力气构建以自律为核心,教育、制度、文化、法制、监督相结合的科学道德诚信体系,而这个体系的根基是教育。”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在北京电影学院近日举行的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会上表示。
 
杜祥琬向与会的200多名研究生与教师展示了一幅他自制的科学道德诚信体系图:制度、文化、法制、监督等构成了科学道德诚信这棵大树的枝干,大树的根基则是教育。
 
“在科学道德建设中,教育的重要作用是显然的,这个教育不只是一门课、一本教材,而是要从根本上办好中国的教育事业。”杜祥琬表示,学校要远离浮躁的功利主义,回归育人治学的本色,回归宁静与踏实;学校应该不仅是获取知识的平台,更应是提升思想境界、培养人文精神的摇篮,是崇尚真理的圣殿。
 
杜祥琬认为,客观存在的利益诱惑并未改变科学的真谛,也不能成为急功近利的借口。“科技的繁荣需要灵魂的支撑,这个灵魂就是科学精神、科学道德和良好的学风。”
 
杜祥琬解释了科学精神是如何引导科学道德行为准则的:由科学精神派生的科学的理性精神,要求科技工作者以有利社会为原则约束自己的行为;由科学精神派生的科学的实证精神,要求科学研究必须以唯真求实为原则、经得起时间检验。
 
“科学的价值和使命在于追求真理、造福人类,这也是科学精神的真谛。”杜祥琬表示。
 
杜祥琬将每一个学生与教授比作一棵棵树:“与植物界的树木不同的是,人文社会里的树木之间是由社会关系相联系的,在一定意义上,有母树、子树、孙子树之间的关系。”
 
杜祥琬认为在教育界、科技界都存在着母树做师表,子孙来传承和发展。“涉世不深的青年,首先是看着自己的老师、校长是怎么做的。”
 
杜祥琬见过两个违背科学道德的真实案例:一个青年教师为了评副教授职称,在一名老教授的论文里挂上自己的名字,从而凑齐了评职称需要的SCI论文;一个单位的领导将本单位的几个成果“打包”,自己做了第一完成人,并运作成一项国家级的奖项。
 
这让杜祥琬感触很深。“学生固然需要教育,科学道德首先在于教师、领导者、管理者,他们的科学道德教育更为重要。”杜祥琬认为,身为师长者,要为人师表、身体力行、做学生的样板,这样对学生的细润无声的教化和熏陶是长期而深刻的。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所作的“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结果表明:超过六成的科技工作者认为科研道德水平下降,超过五成的研究生认为“青年科技工作者是违背科研道德与诚信最严重的群体”。这些问题的存在和蔓延严重威胁着创新型国家的建设。
 
“这是大环境的问题,是森林中的大气、水和土壤在影响着树木成长。”杜祥琬表示。
 
快速发展的中国,客观上对人才和创新成果有很强的需求。但同时,我国处在社会转型阶段,信仰缺失、诚信缺失、体制性弊端等大环境问题,在教育界、科技界有深刻而普遍的反映。
 
“科学道德教育需着眼建设健康的大环境,建设崇尚学术的价值观和精神文化。”杜祥琬表示。
 
《中国科学报》 (2012-12-07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最大跨度独塔空间缆地锚式悬索桥建设正酣 月亮之上几点了?
对抗土传病害:来杯噬菌体“鸡尾酒” 植物何时开始占领旱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