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阳阳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0-9-13 9:05:28
选择字号:
四川大学高级职称评定须考核计算机遭质疑

 
第26个教师节刚过不久,查常平在体验身为人师的荣耀时,却也在为自己的职称烦恼。他今年44岁,2004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宗教学专业博士学位后,于2005年在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基督教研究中心任教职。
 
目前,查常平已经出版了4本专著,4本译著(其中两本为“合译”),主编了3套丛书,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00多篇。可5年过去了,他现在职称仍然只是一名讲师。他的研究方向之一是《圣经》,古籍中晦涩难懂的希腊语没有难倒他,计算机考试反而成了他评定职称的“拦路虎”。
 
无奈:两次计算机考核未过
 
对查常平来说,外语不成问题,但计算机考试成了老大难。目前在川大试行的《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申报条件》中,基本条件第二条明确规定:“能够熟练运用外国语进行专业实践和国际交流,能够熟练使用计算机,外语和计算机考试合格,或满足免试条件。”“从学术的评定条件中,我申报副教授完全没有问题,甚至教授都可以,但计算机考核通过的硬性指标,让我现在都还是一名讲师。”在谈到申报条件时,查常平显得有些无奈。
 
2007年底,查常平第一次准备计算机考试。他一边给学生上课,还要一边去听课。尽管手头还有其他任务和工作,但他还是挤出时间,坚持一周两次或三次参加计算机考核的相关培训。但临考前他并没有足够时间去复习,而且考完就要马上去英国参加学术会议,因此虽然学习了三个月,但在2008年年初的考试中,他没能通过。
 
在吸取了上次教训后,查常平在2008年底又参加了新一轮的计算机考核培训课程,他鉚足了劲想这次一下通过,所以也格外下功夫。为了考试,他甚至专门抽出两周,在家认真复习。他向记者展示了教材,上面全是他画的重点。“这是为了对付选择题的,很多内容根本没什么用。但为了通过,只能死记硬背。我们考试的主要内容之一是PHOTOSHOP,我问了排版的专业人员,有些他们都不明白。这些对我们来说考过就忘的内容,有什么意义呢?”
 
现状:机考几家欢喜几家愁
 
相比于查常平的两次未过,成都信息工程学院的李老师就幸运得多。今年初,35岁的他通过了计算机考核,副教授职称评定也顺利通过。但他坦言:“计算机考试的确有难度。”在他考试时,FRONGPAGE2000是必考,是其中最难的模块之一。他利用寒假放弃了休息,放弃了许多休闲娱乐时间,在家认真复习。“就是害怕考不过。我特意买了复习资料和练习软件,就是这样,考的时候也心惊胆战,因为我前面考过一次EXCEL就没过。还好这次全过了。”而对于这些花费的时间,李老师觉得有些浪费,“完全可以花在学术研究上,但这是硬性指标,也没办法。”
 
对于计算机考核的难易,也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于2006年被评为副教授的川大文新学院傅其林说:“我当时计算机要考动画制作和PHOTOSHOP,觉得还挺有趣的,个人觉得不算太难。”但他也提到:“计算机考试的确费了很多精力,花了不少功夫。”
 
而计算机等级考试的内容、标准、免考条件等细则也随着时间和地域有所不同。比如,今年正在申报副教授的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讲师张志安,因其博士毕业还未满四年,所以可免考计算机;清华美院的岛子教授在2001年评为教授时,“当时并没有考计算机。”而2002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洪兵在评为副教授时,“当时只考了OFFICE,学校也组织了相关培训,比较简单。”
 
尽管计算机等级考试由国家人事部统一管理,但人事部只“负责制定考试大纲,确定考试科目,建立考试题库和考试信息管理系统,确定合格标准。”具体规定由各省市自行统一安排,但在相关文件中提到“对不同专业、不同地域和不同年龄结构的专业技术人员要区别对待,并应有切合实际的能力要求”。
 
质疑:理科思维来管理文科?
 
记者就职称评定标准咨询了四川大学人事部,有关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是按照省人事厅的规定执行。从2000年开始,教授与副教授的评级,必须通过计算机A级考核。其中,A级必考Frontpage2000,而在其他项目如FLASH、PHOTOSHOP、WORD、EXCEL、Powerpoint等中任选其四。”省人事厅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处工作人员则介绍了相关规定:“从2000年起,根据国家人事部有关规定,省人事厅制定了有关文件。”当时四川省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于2000年7月18日下发了《四川省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开展全省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详细介绍了考试的相关内容,并于2001年对等级和模块的设置进行了更加细致的规定。
 
“在职称评定的标准中,有教学、科研和主持项目的要求都是合理的,但我觉得强加了计算机考试合格的要求对文科学者来说,有些不合理。”对于现在职称评定的标准,查常平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是以理科方式管理文科。如今,大部分管理者都是理科出身,把理科思维强加给了文科。”查常平向记者分析了深层次的原因。“比如我们做宗教经典研究的人,照片普通的裁剪都没问题,但一些软件里技术性术语则毫无意义和用处。我曾问过英国和美国学者,发现职称中规定计算机考试合格,是中国特有现象。”
 
对于计算机考试,查常平觉得应分别对待:“对理科学者和行政人员,他们是应该学习的。但现在有些行政人员甚至连邮件都不会发。”
 
在2009年和2010年,查常平因为没有时间参加培训课程和复习,也就没有报考计算机等级考试。对于未来,他说:“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考试只能等有时间再说了。”他的语气中有些心灰意冷。“计算机的确要学,但其难易程度和究竟要花多少精力和时间在上面,则需要再改革。对大学教师来说,科研成果和教学是排第一位的,如果花太多时间在这种考试上面,是不正常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