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铁桥 原春琳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0-3-8 16:33:03
选择字号:
速成博士充斥官场 高等教育公平如何实现
 
“把文凭搞上去”,对于许多中国官员而言,这是他们经常获得的耳熟能详的“忠告”。
 
“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2009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曾在杭州召开的一个高等教育论坛上直言。
 
而这一点,让全国政协委员、厦门大学教授杨春时看不过去了,在他看来,手握公权力的官员,利用自己的职权,动用公共财政占用高教资源,为自己的前途谋利,“实际上是一种严重的腐败行为”。
 
他甚至认为其恶劣程度“比贪污受贿有过之而无不及”,并由此提交提案,建议整治这一现象,清理官员读博,维护高等教育的纯洁性及公平公正。
 
这一提案获得了教育界别许多委员的认同。但他们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还在于教育领域的去行政化,增强高校的独立性,并制定更为科学合理的官员晋升评价体系。否则,官员读博难以清理。
 
中国最大博士群体在官场
 
中南某省省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表示,他本科毕业后不久考上公务员,发现文凭很重要,于是考了当地某全国重点大学的在职研究生班,“我们班上有很多是公务员,甚至还有地、州、市的市委书记,不过他们基本不来上课”。
 
他说,硕士毕业后,还会考虑读在职博士,“毕竟现在都看重这个”。
 
细心人士发现,近几年来,翻开一些官员的履历,“博士”赫然成为了越来越常见的头衔。但细究取得博士学位的时间,则大多与他们担任行政职务的时间重合。
 
官员读博蔚然成风。杨春时委员偶获信息:某直辖市的区级领导中,有一半在某大学读博。他进一步了解后发现,那些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的大学,几乎都有官员读博,“至今未闻有抵制者”。而官员读博的规律是,“官员级别越高,读博就越容易”。
 
“捞文凭成了官场潜规则。”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石定果直言,文凭成了官员晋升的重要筹码,因此,把自己弄成博士是一些从政者的普遍冲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全国政协委员说,自己在大学任教,所在省经常有处长、副处长半开玩笑地对他说:“要不我投到您的门下做您的弟子吧。”他只能以研究的专业太专、毕业论文不容易通过为由推托。
 
石定果认为,官员之所以一窝蜂读博,是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赢家通吃、名利双收”之举。且不说获得了博士文凭,为自己增添了光彩,更重要的是,从此可以亦官亦学,进退自如。
 
石定果说,博士学位也是晋升的“硬件”之一。“当竞争者条件差不多时,凭什么可以领先一筹?还不是比‘硬件’?”
 
有损教育公平
 
杨春时认为,官员读博假多真少。
 
他说,这些官员不经过正规考试,即使考试也是走过场。而读博后,基本不上课、不读书、不做作业,有的官员甚至让秘书代劳。毕业论文也是或请人代劳或抄袭,“原因很简单,他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写博士论文”。
 
这位年过六旬的中文系教授认为,这种做法,极大地伤害了教育的公平性。“因为那些刚刚硕士毕业的学子在激烈竞争中尚难考上博士,官员却能轻而易举获得录取资格”。
 
与此同时,对于正规的博士生来说,白天黑夜地攻读,尚觉时间紧张、精力不够,许多人还不能按时毕业,而那些领导干部不脱产,白天工作、晚上应酬,最终却也几乎无一例外地顺利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
 
“这既败坏了党风、政风,也败坏了校风、学风。”杨春时在提案中写道。
 
石定果觉得自己在北京大学获得汉语文字学博士的过程像“炼狱”:“我们那时候读博,辛苦得不得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不知道这些官员读博的精力是从哪里来的?”
 
她说,那么多官员能获得博士文凭,大都是因为招生和毕业门槛降低了,这是对高等教育的极不负责。
 
“有些官员,从他们工作的领域和读博专业来看,完全不相干,读博对他们工作并无多少帮助,为什么还要读呢,就为了一个文凭。”石定果说,事实上这是在侵占有限的教育资源。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晓秋委员笑言,在北大,有“一流的本科生,二流的硕士生,三流的博士生”的说法,“说法虽然不见得正确,但至少部分地反映了问题”。
 
他说,博士就应该由对研究工作有兴趣、有志于献身学术的人来读,这么多官员出于功利目的读博,自然会从整体上损害博士声誉。在教育界别的小组发言上,他不无忧虑地提出,在高等教育最高层次博士生的教育上,如果不能消除行政化、功利化的干扰,高校确实没法培养出拔尖人才。
 
委员建议清理官员读博
 
有委员认为,板子不能全打在官员身上,高校也有责任。
 
一位不愿透明姓名的委员是某市副市长,曾有几所高校邀请他读博,有的学校甚至告诉他连考试都不用考就可以直读博士。他断然拒绝。曾经是大学教师出身的这位委员,对学术还存有敬意:自己现在是政府工作人员,首先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读博士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要研究问题。两者如何能够兼顾?再说,要获得丰富的知识,不是只有读博一条路,何必顶着这个虚名呢?
 
在杨春时委员看来,一些高校领导为了谋取部门或个人的利益,屈服于权力,甚至主动拉官员读博的现象并不鲜见。
 
石定果也说,高校里以自己所带学生的行政级别为荣的现象非常普遍。一所高校的做法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所外地高校甚至在北京办起了研究院,异地招生,异地培养,“这样培养出的速成博士、异地博士真是太可笑了,整体质量可想而知”。
 
虽然如此,多年的从教经历也让石定果明白,高校也有苦衷,因为资源都控制在行政官员手中,高校为了争取更多资源,想方设法拉关系,“跑部钱进”的同时,也会拿着文凭向行政权力寻租。
 
这种大学与行政系统纠结扭曲的关系,以及由此引发的官员读博现象,受到杨春时的猛烈抨击:“(官员读博)使大学这一清高之地变得污浊不堪,使博士这一崇高学位变成权力的附庸。可悲的是,从党政官员到学校领导,对这种现象司空见惯,视为正常,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杨春时建议,应将官员读博作为反腐败大事来抓。他建议采取的措施是,责成读博官员作出自查,将自己读博情况公示,如不符合读博条件或者学位资格有假者,必须限期退学或者交出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与此同时,高校展开自查,凡是未经合法程序或者有弄虚作假情节者,一律取消学籍或收回毕业证书、学位证书。
 
他甚至建议禁止官员在职读博,“官员读博必须停职,必须参加统考,违反者严肃处理”。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